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春风往来一朝是常颜

声声慢 占早争春6

春风往来一朝是常颜 我是乌龟会飞 2462 2020-04-22 10:32:00

  回苍山时,杜衡带着晴年暮朝几个小辈走在最前面,然后是白显容跟蓝芙上神,两人挽着说一些话,单夜神君在旁边遛着,青梧神君和春野走在最后。

  “我家那口子总将你同松伊凑一块,我虽也觉得你与松伊确是无缘,但还是受人之托帮她问问。”青梧神君想了半晌同春野说。“你此前已与松伊说的清楚,但青丘之人就是固执,我知是她一直缠着你,也不好说得什么。”

  “父神羽化时同我说你我之间万不能生疏了,我原是觉得他说话多此一举,你我本就同生,自然是比其他仙友熟络许多。”

  “你为何说这个,难道是与松伊的缘分?若不是因为你我交好,我与容儿,你又怎么会和松伊认识。”青梧不解的问。

  春野轻轻摇头,“我往常也没想明白,直到前些日子,我在上古战场才想明白。”

  “明白什么?”青梧一脸疑惑的看向春野。

  “父神说的是我与晴年。”春野看着最前面晴年的身影,“她一出生便有我救她性命,虽能做到的并非我一人,但却是我的因果,然后这近三万年,她欠我众多。”

  青梧吓得有些慌神,险些摔了一跤,好在春野在旁边扶了他一手,“我是知道她欠你许多,但我、她阿娘还有桐麻都能帮忙还上,而且你我至交,本就是前因,你与晴年也算是半个后果。”

  春野语气十分凝重的说,“你我都是顺应天命,顾及因果的神仙,自是知道她与我之间的缘已是不能轻易分割。”

  “我知道你想同我说与晴年的事,但是春野,你和她中间虽不是隔着四海八荒但也隔着千山万水。”青梧拉住春野的袖子,停下脚步,看着春野说。

  春野停下来,一脸认真的看着青梧神君,“你以往不是曾说,山不就我,我来就山吗?即便隔着千山万水,我也能将山挪走,将水填平。”

  “如果单纯作为晴年的父亲,有你这样的夫婿,法力高强,能力绝佳,在四海八荒也说得上话,能护她一世自然的最好不过,但越是最好不过,有天你若负他,你堂堂上古大神自是能全身而退,晴年却不行,她与你不过两三万年,但你与她确是一生一世,我不是要说你什么,但我是晴年的阿爹,我是希望她好,但不是同你好。”

  “你也知我性子,我既已认定,就不会有辜负这种事,我既已照顾她两三万年,今后的无数万年自然也能能够做到的。”

  “你怎么做到,云初你养得好吗?”青梧神君原是想劝说春野,却不小心说了错话。

  云初也是只狐狸,还是青丘染衣神君的胞弟,那时上古的神仙们大多还没有羽化,现今入世的神仙也还在,大家都是父神的弟子,自然也时常相聚;云初出生时,父母便死在了上古战场,染衣神君去哪儿都带着他;不知为何春野总是招狐狸崽子喜欢,云初阿姐都不要了,就跟在春野的屁股后面,最后父神羽化后,跟着春野回了昆仑虚谷上,一待便是数万年;只是后来在上古战场捡了魔气衍生的佛生,最后二人一同葬送在颜辽神君的剑下,一同魂飞在埋骨之地,这也是染衣神君同颜辽交恶的原因,连着春野也十分不喜。

  “云初跟佛生,是怪我。”春野说了这么一句,便也不再说话,这件事与他无关也有关,他虽不常提起这事,却时时受折磨。

  青梧神君也是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想要安慰却不从开口,若是云初和佛生与春野有关系,那他也少不了有责任。

  总算是到了苍山,两人相别后,青梧神君便跟着白显容进了狐狸洞。

  白显容拿着从未外面收回来的衣服,看青梧神君满脸愁色,心神不宁的坐在床上,“你同春野神君说了什么了,怎么反倒是你郁郁寡欢。”

  “我方才同春野说错话了。”青梧神君坐在床沿边,看着白显容说。

  “我不是让你同他说松伊的事,你说错什么了?”白显容拿着衣服放在床上。

  “我原也是同他说松伊的事,后来他说起同晴年的事,我慌乱中提起了以前的旧事。”

  “晴年又怎么了?不是先前就已经说了晴年的事了吗?”

  白显容说的是春野回苍山时说的晴年的事,春野推演出万年内有仙会历生死劫,但春野周围,也就青梧神君家的几个小辈,暮朝还未飞升上仙,杜衡也还早着的,稍微有点可能的便是晴年,她虽没有仙根仙脉,但原来春野便想着在三万年到来之际,七方三印将会松动,正好给她续上仙根仙脉,说不定正好能飞升上仙,若是仙力雄厚,一跃成为上神也说不一定,但坏就坏在正巧在这万年内,所以春野就同青梧神君说了此事,往后再延万年。

  “不是晴年的事,是说同晴年的事。”

  白显容在床上折着衣服,“他同晴年有什么事?难道想当晴年的干爹?”

  “你看,你也没往那方面去想就知道我怎么在惊讶中说错话了。”

  “你是说春野神君瞧上我们家那狐狸崽子了?”

  “就是这么,刚开始把我吓得险些摔了一跤,后来越想越气,然后说错了话,让我现在后悔死。”

  “你气什么,虽然松伊也喜欢春野神君,但若是咱家晴年有了这门亲事,不也是好事吗?”

  “好什么事,他大了晴年那么多岁。”

  “有什么关系,你不也比我大了好多岁。”

  “坏就坏在春野他在姻缘石上没有名字,并非仙尘中人。”

  “这不是正巧,晴年也没有吗?往年我还想着晴年同杜衡凑成一对,我们就又是夫家又是娘家,两个孩子从小一起长大,但想着杜衡原就有姻缘,算是委屈他了,但现下正好。”

  “我说你平时看着聪聪明明的,怎么现在犯糊涂了,他和晴年根本就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了,我觉得合适得很,原本啊,我没往这方面想,如今看来晴年从小就同春野神君有缘得很,你看小的时候,晴年就不粘你我,就喜欢春野,春野呢,青丘那么多狐狸崽子,暮朝小时多乖,也不见他抱过,他肯定是老早就瞧上我家晴年了。”

  “我都不想同你说了。”青梧神君气鼓鼓的背对着白显容,想了一会儿又转过头说,“那若是晴年和春野吵架,我们该帮谁?”

  “自然是帮晴年,我们青丘向来帮亲不帮理。”

  “那春野还是我数万年的好友,就能如此受委屈。”

  “为何受不得委屈,他本就大我们晴年这么多岁,便是天大的委屈也只能受着。”白显容把衣服叠好,放在旁边的石桌上,“想来我这便同春野神君订下这门亲事。”白显容说着便准备出去。

  青梧神君连忙拉住白显容,“你这么急急忙忙干什么,我刚拒绝了,你就上赶上的嫁闺女,况且晴年还没同意呢。”

  “晴年小孩子家家懂什么,春野神君后面教着便是,反正晴年周围也就那么几个,再晚些懂情情爱爱的,也是首选春野神君。”白显容挣脱了青梧神君的手,准备往外面走,想到也是大晚上了,春野神君也该睡着了,便觉得明日再说也不算晚,就跟着青梧神君休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