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春风往来一朝是常颜

声声慢 占早争春7

春风往来一朝是常颜 我是乌龟会飞 2117 2020-04-23 10:33:00

  苍山的一大早,晴年自是还未醒来,春野也不知所踪,单夜神君便带着暮朝回了昆仑虚,蓝芙上神跟着他们一同离开了苍山。

  白显容等人送走了单夜神君后,转身回了狐狸洞。

  “杜衡,你去叫晴年丫头起床了,我同你父君烧菜煮饭了。”白显容说着就扯着青梧神君往庖厨走。

  “昨夜你说的春野神君同晴年的事,我真是越想越满意,等会吃饭时,春野神君来了,我便同他说说,正巧晴年也在。”

  “晴年还是孩子家家的,说什么说,最早也是她四五万岁的事,让她多当几年姑娘家不行吗?”青梧神君拿着柴往火里放,右手拿着蒲扇打着风。

  锅里煮着热水,白显容在灶头切着菜,旁边放着洗好的大米。

  “那可以多当几年姑娘家啊,我只是说好这门亲事,又不是马上成亲,你就算是想马上成亲,不也得准备好久,哪能这么仓促。”白显容说着看锅里的水开了,将米倒了下去,用勺子搅了几转,又将锅盖盖着。

  “那你就之后再说,晴年这孩子本就晚熟,还亲事,她能弄懂男女有别都不错。”青梧低着头,在捡身边的柴。

  晴年的声音从外面穿进来,“我怎么不知道男女有别了。”杜衡背着晴年走到庖厨门口,“杜衡说阿娘将饭煮好了,这不还在煮吗?”

  “你还说知道男女有别,怎么还在杜衡小子的背上,你是没长脚吗?”青梧神君从灶里露出头来。

  “您不知道我腿摔折了吗?折了。”晴年在杜衡背上,伸出那只受伤的腿,当然,晴年好歹也算半个神仙,自是早好了。

  白显容在一旁拿着菜刀,嫌杜衡两挡事,“去去去,去外面玩去。”

  “得嘞,我们现在就走。”晴年说着扯了扯杜衡的衣服。

  待晴年走后,青梧神君看着白显容说,“你可别说,你昨晚说原是打算让杜衡当女婿的,我今日一看啊,两小个儿,还挺般配,两小无猜,青梅竹马。”

  “杜衡都给你家闺女小子当牛做马当了几万年,就放过他吧,春野神君真的不错。”

  晴年坐在狐狸洞外的石桌上,杜衡坐在她旁边,“你起得晚了,暮朝都跟着单夜神君走了。”

  “那小子也太不地道了,都不同我说一声。”

  “。。。”

  实际上暮朝去找晴年时,她还在睡梦中,半睡半醒还搭了几句话。

  “对了,春野呢,我也没看见他啊,寻常饭点,他最是积极,在昆仑虚谷下却也不做饭,总让我啃草根。”

  杜衡右手靠在石桌上,手掌拖着脑袋,看着晴年说,“那我怎没瞧见你瘦了,昨日还觉得你毛色比在苍山好多了。”

  晴年本想反驳什么,看见桐麻和春野从远方走过来,“诶,桐麻不是说过几日才回来吗?”

  杜衡也看见了,他也还在纳闷,昨日才遣人回来说还有几天,怎就今日便到了。

  桐麻走过来,摸了摸晴年的头,又转头对杜衡说,“我原本是准备晚些再同阿爹阿娘说,此番觉得也是良机,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就回来。”

  桐麻说完就跟着春野进了狐狸洞,留下晴年一脸问号的看着杜衡。

  “桐麻有何事跟爹娘说,我们也去听听吧。”晴年扯着杜衡的衣服,拉着他就往狐狸洞走。

  杜衡将人拽了回来,“坐着,该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急什么。”

  晴年觉得自己的好奇心被吊足了,站起来在石桌面前走来走去。

  “是不是桐麻不想在天宫干了,神职甚是辛苦,但好好同阿爹说,阿爹也是会理解的。”

  “桐麻在天宫当差当得甚好,你别瞎想。”

  “哪是什么?”晴年满脸期许的看着杜衡,想着他肯定知道答案。

  杜衡敲了她的脑袋,“就是不同你说。”

  在晴年冥思苦想时,春野和桐麻一同出来了,桐麻先是同春野拜别,带着杜衡就离开苍山了。

  晴年一脸茫然的看着春野,春野觉得甚是好笑,招了个手让晴年过去。

  晴年一蹦一蹦的跳到春野的身边,“桐麻他是来说什么事的啊,为何就我听不得也不知道。”

  春野摸了摸晴年的头,“他啊,也是来说门亲事的。”

  “亲事,那是好事啊,为何不让我知道,是谁家的崽子姑娘。”

  春野点了点头,“是好事。”嘴边还带着笑意。

  “你还没说是哪家的姑娘。”晴年两只手抓着春野的衣服挠着。

  “自己想。”春野说着便招来扶鸾鸟,拖着晴年一同上去。

  “我们去哪儿啊。”晴年坐在春野身边问道。

  “回家。”春野躺在扶鸾鸟的背上,右脚搭在左腿上。

  “我家就在苍山啊。”晴年回答到。

  “那就回昆仑虚谷下。”

  “可是我还未吃早饭。”

  “回去吃。”

  “阿爹阿娘做了熟食,回去只能啃树根。”

  “我煮给你吃。”

  “可是我还未同阿爹阿娘告别。”

  “我已经说了。”

  “可是我好多东西都没有带,上次睡着就出了门,这次要带好多东西。”

  “我都已经带了,将你狐狸窝里所有东西都带了。”

  “可是带到上古战场也没有放的地方啊。”

  “我也你弄个狐狸洞。”

  晴年皱着眉头,两手环胸,想了半晌也没想明白,“你今日是怎么了。”

  “觉得我特别好说话是吧。”

  晴年伸出手来,摸了摸春野的额头,“你别是烧坏了脑袋,病得不轻。”

  春野拍掉她的手,“你在想什么呢。”

  “我就是想不通啊,道你是干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不对啊,我现在感觉好着呢。”晴年盯着春野看了半天,“难道是我阿爹阿娘羽化了?也不对啊,早时还好好的,也没这么快。”

  “你爹娘听见这话,还不得打你一顿。”春野起身,敲了一下晴年的脑袋,“你娘啊,说你以后都要跟着我过日子了。”

  “可是我不是几千年前就同你一起过了吗?”晴年疑惑的看着春野。

  “那我现在将你领养回去。”

  “我之前是放养吗?”

  “是,不过你一个小狐狸,听我的就是,问这么多干嘛,以后该知道的自然就知道了。”

  晴年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明白,最后放弃了,靠着春野身边,迷迷糊糊的又睡过去了,想是思虑过甚,脑子疲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