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春风往来一朝是常颜

声声慢 占早争春11

春风往来一朝是常颜 我是乌龟会飞 2670 2020-04-25 10:36:00

  “这柒雾姑娘果真闻名不如见面。”房哲延感叹道。

  “一见面就误终身了吗?”晴年还以为房哲延是夸赞柒雾姑娘的容颜。

  “她虽是长得好看,但第一美人儿的称呼却谈不上,便是我朝的五溪公主也是比她美上几分的。”房哲延说。

  这时余一武换好衣服过来,“我还不想你竟然还见过五溪公主。”

  “我也是只有一面之缘,还是上次在京城时候。”房哲延解释道,“不过也真是可惜,你都未见着号称第一美人的柒雾姑娘。”

  “你都说了还没有五溪公主漂亮,那也没什么可惜的。”余一武说。

  “对了,晚上有花灯会,二位不如同我们一起去,也好有个伴,若是看着眼生,恐那些商家敲你们竹杠。”

  “好啊。”晴年还未等春野开口,便自己答应了,然后觉得不大对,望着春野。

  “也好,我们一同还算是热闹。”春野开口说。

  “那我们在岸边的江水酒楼见,也是好认。”房哲延提议到。

  晴年看着春野,春野只好点头。

  四人一同出了迎春楼,房哲延要去看一下家中的商铺,余一武跟着去了,春野和晴年又在街道闲逛。

  “刚你没觉得柒雾姑娘有些不对劲吗?”春野问道。

  “怎么不对劲。”晴年想了想,“除了长得差强人意了些,其他还算不错。”

  “你都说了她长得对不上第一美人的称呼,但其他人却觉得称得上。”春野提醒道。

  “但是房哲延没这么觉得啊。”晴年开口道。

  “那是他们离我们比较近,没有被迷惑罢了。”

  “你是说柒雾姑娘并非寻常凡人。”

  “若是没有看错,她应该同你一般是狐族。”

  “狐族,你说她是青丘的狐族。”

  春野敲了晴年的头,“她是狐族,却并非青丘的狐族,又不是只有青丘才出狐狸。”

  “那她为何在这凡间啊,看起来待了许多年。”晴年接着说,“要不我们去看看?”晴年满眼渴求的看着春野。

  这神仙自然是比凡人好上数倍,寻常人想见柒雾姑娘首先得告知林妈妈,少不了一笔钱,然后林妈妈征得柒雾姑娘允许,才能见面,但春野和晴年却是不用,只需小小仙术,便直接进了柒雾姑娘房中。

  柒雾姑娘坐在凳子上,照着镜子,通过镜子看见春野等人,一脸警惕的扭头看向两人,“不知二位是何方神圣,所来何事。”

  晴年走到柒雾姑娘是面前,“你可是狐族。”

  “想来二位也是知晓我身份,我是狐族,但也非狐族。”柒雾姑娘回答道。

  “你为何这般说。”晴年接着问。

  “我生来便在凡间,也曾想过回到族群,只是狐族向来排外,我待不下去罢了。”

  晴年本想接着问,便听见春野说,“那你为何用别人的脸。”

  “仙人知道,我们狐族虽年岁不及仙者,但在凡间却也算不老不死的,我已经待了数百年,还了无数地方,也换了不少年,仙人放心,我虽化作别人的脸,但从未干伤天害理之事。”柒雾连忙解释道。

  春野说,“但你这般,还是会害了他人,我知晓你为何留恋着凡尘,但你身处风尘,来的人自然也是贪图你的美色,以色待人,虽能换来一时真心,却换不来一世真情。”

  “我自然是知晓仙人所言,只是我觉得一时的温暖也就足够了,若是仙人说我化别人的脸会害了别人,那我改了就是。”柒雾说着,就变回本来的容貌。

  春野看了一眼柒雾,便没在说话,拉着晴年就消失了。

  晴年还在呆愣状态,“你干什么啊。”

  “事情都了解了,我们自然是该走了。”

  “了解什么了,我除了知道她是狐族,此前用别人的容颜,还知道了什么?”晴年又接着问,“那她在凡间有何事,她虽不是仙族,但非正常情况,是不能留在凡间的。”

  “你知道,我很少管别的闲事,今日之事,只因她同我的徒弟司予有一段缘。”

  “你是说司予上仙?”

  “不错,因锻造之术,我一共收了三个弟子,司予、司吉和司澈,他们同胞所生,司予却是最有天资的一个,五百年前,因缺少熔炼材料,到过凡间。”

  “你是说他在凡间同柒雾姑娘有过一段?”

  “若真是有一段缘,司予向来正直,自然会接她回天宫,只是他们只有一面之缘,怕是想司予提起也是记不得的。”

  “那你为何说柒雾姑娘同他有一段缘。”

  “既然是一段缘,只是缘起在柒雾姑娘这一头,她主动提起,也没有主动去找,只是在原地等候,这缘自然会越来越浅,我先是同情柒雾姑娘身世,后又可惜了这段缘,才想提点一下。”

  “柒雾姑娘有何身世?”

  “她原是狐族与凡人的孩子,只是她那狐族母亲生下她便被狐族带走了,她刚出生是人,后来变成狐狸,把她爹吓死了,亲人们都觉得不吉利,想将她一把火烧死,司予刚巧碰见,便救了她一命,后来她母亲死在狐族之地,是她小姨将她找来,但她同狐族相处得不是很融洽,之后。”

  “之后她便回到凡间。”

  “是。”

  晴年走到路旁,一屁股坐了下去,有些不高兴,“我走不动了。”她看着春野说。

  春野叹了口气,周围人都停下了脚步,时间停止,春野抱起晴年,在附近的一座山巅上停了下来。

  春野坐在山巅的石头上,面前是悬崖,晴年躺在他的腿上,天还没有黑,只见夕阳。

  晴年小声的说,“我想回去了。”

  “你不是想看花灯吗?晚上才有。”

  “春野,我原以为凡人是极其脆弱的,他们不懂仙术,也活得不够久,连走路也觉得十分费劲,我能理解他们为生活所迫,到处骗人,也能理解日常贪婪,但是我如何也想不到为何连亲人也不是亲人。”

  “你很难过。”春野说着,就将手掩在晴年的眼上。

  “我没有。”晴年的声音有些低落。

  春野想了一下说道,“凡人是群居,容不得异类,柒雾姑娘虽是他们的亲人,但还有狐族的血。”

  “容不下赶走就是,为何还要残害性命。”

  “凡人将柒雾这类人视为妖,不管他们是好是坏,只要异于常人,都觉得不是善类。”

  “那他们心胸太狭隘了。”

  “是,是不如我们神仙大度,还有一方面就是我们神仙活得太长,若非生死成仇,没有什么能同别的仙者过不去的坎。”

  “那为何之前有神魔大战,仙族将魔族赶到莫尘渊。”晴年不解的问道。

  “若真是容不下魔族,早已将魔族赶尽杀绝。”春野接着说,“他们被驱赶,也是做了错事,在神魔大战之前,仙族与魔族虽也各居一方,但相安无事。”

  “那就是前人作孽,后人遭殃?”

  “是,天地万物皆有因果,既然生来就是魔族,自然要接受。”

  “如果当初神魔大战,仙族失势了呢。”

  “若是仙族失势,那便没有了我,没有你的父君,自然也没有你,四海八荒将处于一个巨大的浩劫中,我并非说魔族不好,只是魔族释放魔气,那些未有神识的生灵将会被灼烧,而对有神识的生灵却是唤起心中邪念,从此心中善意不复存在。”

  “如果我是魔族,你该如何。”

  “若你是魔族,那我只好散去一身修为,陪你入魔。”

  晴年将春野的手从眼上拿开,看着春野,“我还从未问过,你为何对我这般好,从小就是。”

  春野摸了摸晴年的头发,“想来你是我的童养媳,我是你家的长工还有上门女婿,所以我对你好些。”

  晴年轻笑了声,“你在我家可没做过长工要做的事,连饭都是阿娘烧的。”

  “那小姐心情好点了,要不要去赏花灯,下午还同房公子他们约好。”

  “可是我想回去了。”

  “好,那就回去。”春野柔声的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