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的转角风云变化

第二十章 跌宕起伏的一天

爱的转角风云变化 五令先生 6023 2020-04-26 19:05:51

  第二天。

  如往昔一般,宋义的呼喊声早早的透过沉重的木门传了进来。才在黎明破晓前入睡的凉如顶着一双迷蒙的双眼极不情愿的打开门。一开门除了宋义之外,还有付前,两人都拎着早点虎视眈眈的对视着。

  凉如以为自己在做梦,猛地关上门,躲在门后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之后,平定下心情,再次打开门,可是看见的还是刚刚的场景。

  凉如知道这并不是在做梦,她整理好心情,露出周到的微笑,“早上好,你怎么来了”?凉如注视着付前,想从他的表情里得出些许答案。

  只见付前温润一笑,“给你送早饭”。

  “喂,我也在这呢”,站在一旁的宋义不服气的喊起来。

  “看见了,你不是给我买了手机吗,不需要这么早来喊门了”,凉如简直一脸无语的看着宋义。

  “全都是你最喜欢吃的,快去刷牙吃早餐”,说完就大摇大摆的走进房来。

  “今天突然这么体贴,是不是有事要求我”?凉如警惕的看向才走进屋,将早餐放在桌上,随手拿起一个生煎包塞进嘴里的宋义。

  宋义嘴里的生煎包还没咽下去,被凉如这么一问,仿佛被戳中了心事一般,顿时卡在了喉咙里不上不下,“咳咳咳...”猛一阵咳嗽之后,宋义这才将嘴里的事物咽下,然后看向凉如,眼神慌乱,“说啥呢,我啥时候求你办过事,我对你好不求回报,不像有的人,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说这话时不露痕迹的瞧了一眼站在门外的付前。

  凉如知道宋义话里的意思,通过一晚上的思考,她对于自己和付前的这段似是而非的情感也存有疑惑,特别是乔安的出现更是让她无法对自己交付的情感一个满意的答案,在弄清整件事之前她都决定不要再继续与付前纠缠。这么想着,凉如当即看向付前,“付总,就如你所看到的这般,我这里已经有人来送早餐了,所以就不劳付总费心了,付总请回吧”。

  “付总慢走,不送。阿如,快去刷牙吃早餐,不让都凉了”,宋义拉过来凉如,将她推进洗漱间,然后毫不客气的在桌前坐下开吃。

  付前看着大张旗鼓的宋义只是淡然的笑了笑,昨天在听闻凉如的话后,回到家他就命人调查了宋义与凉如的关系,所以,现在宋义的所有举动,对于他来说丝毫不具威胁。他将早点拿进来,放在桌上,然后微笑着拍了拍宋义的肩膀,“吃慢点,别噎着了”,随后就走了出去。

  宋义在听见付前那番话的时候,当即十分不满,直到看见付前走出门之后,才没有发做出来,当即将付前留下的早点扔进垃圾桶,情绪这才些微明媚起来。等到凉如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宋义哼着小曲吃着早点的场景,转过头看看门外,早已经是空无一人。

  “今天不是还有采访吗?赶紧吃,迟到了。”宋义拉过站在一边的凉如坐下,拿了个生煎包塞进她嘴里。

  “现在几点了”?凉如随口问出来。

  “八点半”。

  “怎么这么晚了,来不及了,我先走了,你等好吃完后记得替我打扫干净。”凉如慌乱的拿起包包,拿起一个生煎包就跑了。

  快要跑到别墅的门口位置时,突然从旁边走过来一个人,穿着一身赛车服,带着头盔看不见脸,急速奔跑地凉如一时间没停下来,就这么硬生生地撞了上去。

  “啊“凉如被撞翻在地,一边想着,”这什么人呐是钢铁做的吗,疼死我了“,一边又赶紧起身弯腰道歉,”对不起呀。“

  看着面前低头道歉的凉如,方中庆突然萌发了捉弄她的心思,他突然扶助膝盖,“啊,我的膝盖好像骨折了。“

  听到这里,凉如知道这是被人讹上了,她气不打一处来,怒吼着,“喂,你当时可是稳稳当当地站立在这的,怎么就骨折了?要骨折也该是我才对,我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让你送我去医院做一次全身检查都已经是慈悲为怀了,你现在竟然来讹我,你当老娘是吃素的吗”?骂完人凉如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仿佛把一阵子地糟心事全都给喊出去。

  凉如喊完之后是舒坦了,剩下方中庆在风中凌乱,他可从没如此被人大声叫骂过,自从独自创业之后他就一直是说一不二地存在。

  “说完了?”方中庆取下头盔,盯视着凉如。

  凉如吓得瞪大眼睛,“我,你,怎么会是你”?先前的那番气势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大白天的穿着赛车服在路上瞎晃悠啥”凉如低声嘀咕着。

  “刚从赛车现场赶回来。需要我陪你去医院吗”?

  “不用不用,我就随口一说。采访时间到了,我们进去吧”凉如只想着赶紧进去,结束这个尴尬的处境。

  “凉小姐,今天原定的采访调整到今天下午了,昨天方总和你说了呀”。一直站在方中庆身边的小安立马出声提醒凉如。

  “调整”?凉如一脸疑惑的看向方中庆。

  “我昨晚去找你,你不在房间”,方中庆面无表情,像在陈述意见与自己丝毫无关的事情。

  “那我明天再来”,凉如心想,不知道打电话说一声吗?让我白跑一趟,尽管心下有千般不愿但脸上依旧是衣服得地的笑容。

  仿佛是看出了凉如的心思,方中庆解释般的补充道,“没有你号码和微信,所以没办法线上通知”。尽管依旧是面无表情,但是小安却立马狐疑的张大眼睛看向方中庆,往日里,方中庆可是从不会向他人解释一件在他看来微不足道的小事,今天的表现实在出乎意料。

  仿佛看出了小安的疑问,方中庆面上些微有些松动,语气却是更加冷漠,“回去吧”,然后不管凉如反应,仰头走进了大楼。

  “什么人嘛,不知道问一下别人吗”,凉如看着快要消失不见的背影嘟囔着。

  “凉小姐,你今天可算是走运了”,小安走到凉如的身边,带着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

  “这还走运?我都觉得自己倒了八辈子霉了”,凉如一脸无奈。

  “你是不知道,可没人敢像你今天这样对方总说话,而且方总更不会像人解释”。

  “本来就是他的问题,他还不解释,你说他怎么这么多毛病”?

  “方总平常工作太忙了,一些小事他压根就不放在心上,即使被人误会,他也觉得没有解释的必要,没想到你今天倒让他破例了”。

  “他今天才让我破例了呢,平常我可是温文尔雅的一个人,每次遇到他都会崩溃”。

  “温文尔雅,这,有点看不出来”,小安看了一眼凉如,偷偷忍着笑。

  “本姑娘优点躲多着呢,以后慢慢就会发现了”,凉如安慰似的拍了拍小安的肩膀,然后转身离开了大楼。

  离下午采访还有些许时间,为了不辜负大好时光,凉如索性拿着相机在瑞士街头走走拍拍,以孩子般好奇的眼光盯着那些新奇的玩意,她热爱充满生气和生活气息的街头市景,只有在这样的时刻她才最放松、最平和。

  走到一条充满当地风情的小巷时,凉如无意间看见了开着车的付前,凉如立马跑进旁边卖手绘明信片的商店里,拿起一叠明信片挡在脸前,只不过仍旧转动眼角,跟随着付前的车。显然此时付前的并没有发觉凉如,他一直用心盯着街面,在路过十字路口时,一名约摸着七八岁的小男孩突然冲出来,付前压根没料到会出现这种场景,立马急刹车,终于在离小男孩不足10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而这名小男孩则突然疯狂的倒在地上大哭大闹,一时间吸引了众多围观人群。

  意识到不妙的凉如,立马丢下明信片跑了过去,果然不出所料,这名小男孩名义上的父亲操着一口不甚流利的中文在向付前索求着赔偿,付前显然知道自己被人算计了,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气急败坏,他走到小男孩面前,温和的看着他,“小朋友,叔叔真的撞到你了吗”?

  “我...”小男孩在付前真诚的注视里犹豫了,此时那名家长立马大声吼出来,“快说,撞了没有”?语气里带着一丝威胁的味道。

  “撞了,你撞到我了”,小男孩说完哇哇大哭起来。

  “乖,别哭,既然撞到了,那我带去医院检查一番”,付前说完准备牵小男孩去往医院。

  男孩父亲立马将小男孩拉到身后,一脸警惕的看向付前,“不用,看你样子应该很忙,医院我们自己去,你给我们些钱就可以了”。

  思索片刻,付前终究是妥协了,他拿出钱包准备,抽出几张纸币准备给到男孩父亲的手上,却被突然出现的凉如一把抓住,“我刚刚就在旁边,这位先生压根没撞到这位小孩,我已经用手机拍了下来,刚刚报了警,等警察来了就都清楚了”,凉如得意的扬了扬手里的手机。

  “你!你等着瞧”,那名男子不服气的拉住小男孩挤过人群,溜了出去。

  “你真的拍了下来”?付前看着凉如一脸笑意。

  “我就随口一说”,凉如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将钱塞进付前的手里,准备离开,却突然被付前一把抓住,“你干什么”?

  “你帮了我这么个大忙,我怎么也得好好谢谢你才是”,眉角含笑的盯着凉如。

  “不用了,我还有事,先走了”,凉如挣脱开来,然后风一般的跑开了去。

  气喘吁吁的跑到方中庆公司楼下的时候,刚好离约定的时间不足半个小时,凉如整理好心情,步履轻快的走进了大楼。

  等凉如走进约定的采访室的时候,方中庆已经气定神闲的坐在了那里,正聚精会神的看着面前的电脑。

  凉如不忍打扰,就轻声走到一边坐下,低着头回想着刚刚遇见付前的场景,过了片刻,腹部就传来一丝难以忍受的疼痛感,凉如只好拿手用力的抵住腹部。

  “开始吧”,方中庆冰冷的声音从那边飘过来,但是深陷回忆的凉如并没有发觉,她依旧低着头、手撑着脸颊,一动不动。

  眼见着凉如没有丝毫动静,站在一边的小安,神色不安的看看方中庆,又看看凉如,然后快步走到凉如跟前,抬手在凉如眼前晃了晃,“凉小姐,可以开始了”。

  “啊,你说什么”?凉如这才惊醒过来。

  “我说可以开始采访了”。

  “好的,我准备好了”。

  “真的准备好了吗”?冰冷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过来,一抬头,方中庆直直的站在眼前。

  “准备好了”,凉如立马坐正身子,忍着剧痛,将手放在腿上,看着方中庆报以最完美的微笑。

  这次的采访,并没有以往那般顺利,期间方中庆多次回答之后,凉如并没有立即反应过来,场面一度很是沉默。终于熬到了采访结束的时间,方中庆黑着脸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凉如之后就走了出去。小安谨小慎微的跟着方中庆走出了门。

  门外,方中庆背对着小安,语气冷漠,“你去问问怎么回事”?

  小安当即以为方中庆不满凉如刚刚的表现,要问责呢,立马替凉如解释道,“我看凉小姐今天有点不太对劲,可能身体不舒服...”解释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厉声喝断,“快去”!

  小安赶紧跑进屋里,此时凉如歪曲的捂着肚子坐在椅子上丝毫不敢动弹,一看见小安进来,立马坐正身子,扬上微笑,“怎么没去陪你家老大”?

  “我,我来看看你怎么了”。

  “我没事呀”。

  “你刚刚变现太反常了,换做以往,你直接就被请出门了”。

  “你们方总这么较真吗?“凉如捂着肚子眉头紧锁。

  “这不是较真,方总一直很看重办事效率,从来不顾及情面,所以他才得了方黑脸这么个称号......”,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小安并没有注意到凉如的变化,背对着凉如自顾自地说着。

  “砰”,凉如突然从座位上倒了下来,巨大的声响直接打断了小安的话,当小安转过身来的时候,只见方中庆利落地抱起躺在地上的凉如朝门外跑去。

  “凉小姐,你怎么了”?小安赶紧跟着后面大声呼喊。

  躺在病床上的凉如脸色已经恢复过来。

  “凉小姐,特殊日子里不宜剧烈跑动,下次注意点”,穿着一身白衣的男医生看着凉如说完后,转过身看向方中庆,补充道,”方总,凉小姐已经没有大碍,这些天多注意休息就可以了,我先出去了”

  “小安,送医生”,依旧是没有感情的语调。

  空气陷入了沉默,为了打破这种不舒服的尴尬处境,凉如找起话题,“没想到这里还有医护室”。

  方中庆看着一脸人畜无害模样的凉如,最初的那丝责怪的情绪也逃匿的没了踪影,最终只吐出“既然你没事,我先走了”。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病房,在门口碰到小安之后,又不放心的交代了几句,“照顾好她,没事别让她到处乱跑”。这才安心的离开了医院。

  “下次身体不舒服要及时说出来”,方中庆离开之后,小安立马从警戒状态恢复正常,随意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二十出头的小男人尽管被方中庆百般磨砺,但是骨子里的那股子稚气是怎么也脱不尽的。

  小安是方中庆姨娘家的孩子,二十出头的年纪,打小就不爱读书,身边总是围绕这一群同样厌烦学习,打架斗殴的朋友,后来高中没毕业才十几岁就跑出来混社会,在进入社会不多时,有一次被朋友喊去打群架,在那次斗殴中不小心打伤了一个人,由于害怕被警察抓去,方中庆姨娘就跑来找方中庆帮忙,那时候方中庆正是才开始创业的时候,为了解决这件事搭上不少钱财,这才大事化小,私了了下来,为了感激方中庆,此后小安就收了性子一直跟在方中庆身边,做方中庆的助理兼司机。

  “小安,我怎么看你好像很怕方总”。

  “岂止是我,所有人都怕他”。

  “这有什么好怕的,他不过也是两只眼睛一张嘴。”

  “他不用嘴,直接拿眼睛就能瞪死你。”

  “哈哈哈,他那双眼睛瞪起来确实挺吓人的。我几乎就没见他笑过,方黑脸确实不假。“

  “你可别说是我告诉你的”。

  “知道了,不说是小安说的”,凉如开心的看着这个依旧单纯的大男孩。

  “方总其实为人还是很好的,至少他从来不亏待员工,福利待遇是所有公司里面最丰厚的,只要你有能力即使你想座上他的位置他都让给你……”,小安突然打抱不平一般的喃喃自语起来,可凉如早已经精疲力尽而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睡梦中还念叨着方黑脸这个名号。

  等凉如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这期间方中庆过来看过他一次,还特地带来了红糖姜茶。

  “方总,凉小姐睡着了“小安看见方中庆走进来,立马机警的站起来。

  “嘘”,方中庆用手做了个禁止出声的动作后,放下红糖姜茶,示意小安出来。

  “等会她醒了之后让她把那个喝了”。

  “哦”,小安后知后觉的点点头。

  “还有,不用说我过来过”。

  “那姜茶呢”?

  “就说你准备的,这几天你就在病房照顾她,等她好了之后再让她出去”说完,不顾小安一脸疑惑,径直走了出去。

  小安刚刚走进病房,就看见凉如睁着朦胧的睡眼,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小安心虚的低下头,拿起桌上的姜茶泡进杯子里。

  “小安,刚刚有人来过吗”?

  “没呢,就我一人”。

  “哦”,凉如失落的低下头,看着面前忙碌的小安。

  “赶紧趁热喝了吧”,小安将泡好的红糖水端给凉如。

  喝完红糖姜茶的凉如看着依旧立在病房的小安,笑着说,“小安,我没事了,你去忙自己的事吧。”

  “我不忙”。

  “你不用守在我这里的,你可以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

  “我就想守在这”。

  凉如听完一脸无语。她赶紧起身,准备出去。

  “你不能走!。”小安拦着凉如不让她出去。

  “我睡得太久了,需要出去走走活动一下筋骨。”

  “不行,医生说了不能剧烈运动。”

  “我就是散散步不算剧烈运动”。

  “不行!”。

  解说无效的凉如,装作听进小安的话,回转身子朝病床走去,突然又一个转身准备趁小安不注意偷跑出去,结果还是被拦下了。如此三番,两人都是累得气喘吁吁。

  “小安,你再这样我告诉你老大了”!

  “就是老大特地交代的”,自知说错话的小安,突然捂住嘴巴。

  “哦,我就说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呢,原来就是他在搞鬼”,凉如生气的嘟着嘴,心里面在想着之后怎么“报答”方中庆额外的照顾。

  此后的几天,在别墅里经常可以看到凉如的身后跟着一个影子般的男人,一旦凉如做出稍微一点剧烈的动作他就会跑上前来及时制止。这期间,宋义一直在到处找凉如,也曾经来过这里,但都被门卫以“她正与对方总进行采访”为由而拒绝他入内。打过无数个电话,但是,凉如的手机落在了酒店,每每在空荡的房间里回应无人应答。

  付前也去酒店找过几次凉如,但回应他的依旧是冷冰冰的木门以及偶有几次遇见宋义嘲弄的口吻。尽管心里有着些许担忧,但在他看来凉如的故意避而不见反而印证了她的心里依旧有着自己的位置,所以一边焦急的徘徊在酒店跟前,一边又在甜蜜的憧憬。

  而生活在方中庆别墅里的凉如每天都会收到小安端来的红糖姜茶,依旧毫无厌倦的和小安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不过奇怪的是,这期间一直没有见过方中庆,原定的采访也延后了一星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