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十年一梦凉

第六章 不过是药吃多了

十年一梦凉 闵杙 1285 2020-04-25 13:54:15

  过了一会儿,江年端着饭菜进来:“姑娘先吃饭吧。”

  孟凉这才仔细端详起江年来,极其清秀的面庞,举手投足之间雍容儒雅,颇具贵气,眉宇之间还有几分稚气,和当时那个狼狈的少年简直判若两人。

  江年看孟凉只是坐在那也不动筷,尴尬道:“姑娘是不是觉得不合胃口?我也是刚学的下厨,可能还需要再练练。”

  孟凉笑着摇头:“挺好的,我只是在想事,顾公子呢?”

  “哦,公子他在外面煎药,”江年反应过来,笑道,“他已经用过晚饭了,不必担心。”

  孟凉点点头,沉默着低头吃饭。

  天空晚霞幻紫流金,茅草屋外有着砖石搭成的临时小灶,明黄的火焰吞吐着,正烤着那烟黄的药罐,伴着淡淡药草香,散于暮色之中。

  顾予安正坐在一块白石之上,专注的守着药炉。暮色之下,瓷白般的面庞精雕细琢,是毫无挑剔的完美,好看的眸子倒映着火焰的光芒,越发温柔明亮,孟凉一时有些痴住,有温柔的暖意,侵蚀着身心。

  “顾公子。”孟凉唤了他一声,上前挨着他坐在白石上,他身上那药草香立刻串入她鼻尖,格外清新。

  顾予安侧首浅笑着看她,柔声道:“应该快好了。”眸光坦然,仿佛刚刚屋内什么也没发生一般,让孟凉觉得他先前说的“两年”极不真切。

  孟凉撑着头轻笑着看着他:“你医术是不是很好?”

  顾予安笑了笑,透着几分暖意,拨动着柴火。

  药罐里不断翻滚着淡黄的泡沫,泛白的烟气伴随着苦涩的气味,被晚风吹得聚散不定,隐约透出竹子的清香。孟凉就守着那炉子,听顾予安讲那药的火候,讲怎么样才能发挥药的极致。

  顾予安笑容温润,孟凉觉得他的温润有着酒意,让人沉醉的酒意,她居然很喜欢那种沉醉的感觉,想和他一直挨着坐,想听他一直和她说着话。

  也就半盏茶功夫,那药便煎好了,顾予安拿碗将药盛出来,递给孟凉,微笑道:“好了。”

  孟凉立起身来接,只觉得脚有些麻了,一时站不稳。

  顾予安一手端着药,一手扶着她往房内走去。

  再一次肌肤相触依旧使得两人脸颊泛红,可好像又有什么变得不太一样了,这种感觉很微妙,两人都不想太快失去这种美好。

  顾予安扶着孟凉一瘸一拐的走进茅草屋,看她觉得好些了便把药递给她,轻声提醒道:“可能会有些苦。”

  孟凉笑着接过药,一鼓作气喝了下去,根本没尝出是什么味道,只听到耳边传来顾予安的轻笑,孟凉不免侧头瞪着他。

  顾予安眼底的笑意更甚了些,神情中,竟有几分宠溺?

  孟凉只觉得自己的脸又烧了起来,忙侧头缓了缓,岔开话题问道:“我感觉你医术很好,是师从何门啊?”

  “哪有什么师父,不过是药吃多了,久了,自己也就学了些杂七杂八的。”顾予安笑道。

  杂七杂八的学了些?孟凉不满的嗤笑道:“我还真没见过药吃多了便习得一手医术的,当我好糊弄吗?”

  顾予安知孟凉不信,也没多说什么,见孟凉一直注视着他,有些无措的捏紧了腰间的玉佩。

  孟凉好奇的望向他手中紧握的玉佩,白玉无瑕,温润淡雅像极了他的人,那玉面上雕刻着繁琐的花纹,孟凉一时没瞧出那是什么。

  顾予安注意到她好奇的目光,缓了缓,继而道:“挺晚了,孟姑娘还是早些休息吧。”

  顾予安刚要离开就被孟凉叫住了,“你不叫我孟姑娘,我也不叫你公子,可以吗?”

  他略带迟疑的看着孟凉,恳求的目光使他无法拒绝,低低唤了声:“孟凉。”

  孟凉展颜:“顾予安。”心想,又近了一步,慢慢来,不能吓着他。

  顾予安哑然而笑,离开时还不忘为她关上房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