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缘簪之缘灭篇

第二章 政务处

缘簪之缘灭篇 km·依然 4258 2020-04-20 06:30:00

  俞诺缘回想着前任俞诺缘的记忆开始坐在床上打坐修炼,可才刚刚开始集灵气时却被反噬,俞诺缘想:奇怪了,为什么老是聚集不了灵力,难不成是因为?俞诺缘开始凝神检查自己的身体状况发现自己居然中毒已久,导致她一直无法聚集灵气。这种毒好似天生就有不然也不至于从出生到现在一点灵力都没有,俞诺缘打算出一趟府寻找解药,可在这之前要先去一趟政务处那,把这几年吞掉的银子要回来。这时政务处热闹非凡,其中一个管事嬷嬷大声呦呵着“动作利索点,不知道今天晚上是左丞相府为嫡长子举办的庆功会吗?诶,诶,诶,你小心点不要把这千年血参弄坏了,这可是宰相辛辛苦苦找来给嫡长子突破修炼高期1的,如若你弄坏了你这条贱命搭上去也不够赔”

  这句话恰好被走来政务处的俞诺缘听到,她想:左丞相的嫡长子,不是我的哥哥吗?娘亲把他生下来时被测灵力天赋极强,左丞相府也是很照顾他,他也很爱娘亲,可当他知道自己的娘亲因为生自己的妹妹难产而死,而且自己的妹妹还是一个废柴时,他伤痛欲绝,于是把母亲死都归根于自己的妹妹,对自己的妹妹也是极度讨厌,甚至连管都不管任由她生死。正当俞诺缘想完走进政务处时看见有两个丫鬟叽叽喳喳讨论着什么,听见

  丫鬟甲:“诶,你听说了吗,俞大少爷为当朝皇上砍下了一个魔兽,这个魔兽和四级修炼差不多,一直扰乱边界让皇上头疼,这回俞大少爷可是立了不少功劳,所以左丞相府特意为大少爷举办了庆功会”

  丫鬟乙:“是啊,大少爷可厉害了,如果他拿下了四级修炼魔兽,那这就说明大少爷可以突破修炼高期了,说不定到达四级呢!想想如果我是大少爷的夫人那得被多少人敬畏啊”

  丫鬟甲:“呵,就你还想做大少爷的夫人?做白日梦吧,不过话说大少爷这么厉害为什么他的妹妹却是一个废柴?”

  丫鬟乙:“你不说我都忘记那个脑子坏掉的废柴了,不知道左丞相府还留着她干嘛,也不就是为了应付与将军府的废柴少将军联婚嘛,不过话到说回来废柴配废柴是真的般配”

  丫鬟甲:“可不是嘛”

  ······

  她们两个叽叽喳喳说个没完没了,俞诺缘听完却一脸淡定,大声说到:

  “今天的政务处可真是热闹非凡啊,大家都在干嘛呢?”

  大家听见有人说话于是纷纷转头看向那处,可看见的却是俞诺缘,于是大家又转回头一脸忙自己的事情毫不在乎,感觉就是没有这个人一般,那两个丫鬟看见俞诺缘更是一脸讥笑,压根没有把她放眼里,俞诺缘轻声地呵了一声,一脸轻视地望向刚刚那个大声呦呵的嬷嬷,笑着说

  “嬷嬷,你政务处管理的是真的好呀,连两个小小的丫鬟都敢在背后议论左丞相府嫡长子的事情了”

  嬷嬷平时是不搭理俞诺缘的,觉得和她说话觉得是浪费时间,但是嬷嬷听见左丞相府嫡长子这词时,便扭头看向了俞诺缘,觉得如今的俞诺缘与往常有些不同,不过嬷嬷也没有多想。嬷嬷轻笑着讽刺道

  “废柴二小姐你这话可不能乱说啊,现在的大少爷可是为左丞相府立了大功的啊,你乱给老奴添一个罪名,老奴承受不起啊”

  两个丫鬟也听见了,心里有些慌张于是和嬷嬷应和着说

  “就是就是,俞诺缘你这个废柴可不能随意拿大少爷的名义随意给我们添加罪名呀”

  俞诺缘依旧一脸平静,她开始放出她的杀气,慢步地走到那两丫鬟面前,冷笑了一声,瞬间给那两个丫鬟各个来了一巴掌,大家都惊了,认为这还是那平时的废柴大小姐吗?那两个丫鬟也瞬间大叫到

  “俞诺缘你找死,你一个废柴既然敢打我们”

  可那两丫鬟气愤地看向俞诺缘时她们便呆住了,她们开始后悔看向俞诺缘,因为俞诺缘身后那血红的杀气压着她们喘不过气来,她们开始腿脚发麻,站都站不稳。俞诺缘见她们两这样,轻笑着并且眼里还带着些许鄙视,背对着嬷嬷说

  “嬷嬷原来你就是这样管事情的啊,连两个丫鬟都敢直接称呼左丞相府嫡二大小姐的名字,嬷嬷你想想如若我告知父亲,不知道父亲是看向我这个废柴大小姐还是这几个丫鬟呢?”

  左丞相府虽然不在乎这个废柴嫡女,可是也是要名声的,如若传出去便是给人们笑话,所以这方面还是护着左丞相府的废柴嫡女,嬷嬷想了想于是赔了一个笑脸,说

  “二小姐说的是,老奴的确有些管教不方,还望二小姐大发慈悲谅解一下不要告到宰相那里去”

  俞诺缘转头那轻笑并讽刺的表情居然让嬷嬷有些说不上的恐怖,俞诺缘慢慢地开口

  “居然这样我就大发慈悲好了,不过死罪免了,活罪难逃,把这两个丫鬟拖下去打二十大板,还有嬷嬷你,因为管教不方所以自己领罚”

  嬷嬷听见就有些不乐意了,但为了不被宰相处罚得更惨就只能继续赔笑

  “二小姐,你这就过了吧,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俞诺缘想了想开口说

  “的确有些不太好,罚得有一些轻,那便打三十大板好了,多谢嬷嬷提醒,哦对了嬷嬷你这几年把我吞掉的银子是不是要还回来呀,算一算,也不多也就2万两黄金,我没说错吧?”

  嬷嬷这下不知如何是好,毕竟领罚也要罚银子,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的银子,而且要不是怕她把自己告到宰相那去和今天晚上左丞相府举办庆功会,哪还容得俞诺缘这般放肆,可俞诺缘见嬷嬷迟迟不肯开口,于是便雪上加霜

  “嬷嬷,既然你一直不肯说话要不然把这个千年血参拿来给我得了”

  嬷嬷听了便直接怒了,这可是给大少爷的礼品为的是突破修炼高期1,怎么可能说随便给就随便给,况且还是给一个废柴,而且宰相如若今天晚上见不到千年血参可能直接拔了老奴的皮。于是嬷嬷便怒气冲冲地朝俞诺缘大哄

  “俞诺缘我叫你一声二小姐,不要以为自己真的是谁了,不要太放肆了,你一个废柴也敢和大少爷比?还想要大少爷的千年血参,做你的白日梦去吧!今天我就要好好教训教训你,替你黄泉下的母亲好好管教一番”

  嬷嬷说完便发动灵力,嬷嬷乃是修炼初期2,对付俞诺缘这种废柴绰绰有余。嬷嬷一脸得意,因为她觉得俞诺缘这次肯定要吃硬骨头,可灵力发动还没使出来便与之前那两个丫鬟一模一样地呆住了,同样都是被俞诺缘那血红的杀气怔住了,俞诺缘见嬷嬷这样依旧不肯收手,还加大自己的杀气让政务处四周都布满俞诺缘的杀气,政务处的人也全部都被吓得不轻。这时一位长着倾国倾城男子坐在俞诺缘背后的树上,左脚抬在树枝上并撑着左手,左手撑着脑袋,而脑袋恰巧45度倾斜靠着左手,而右手轻放在右脚上。他有趣地笑着并盯着俞诺缘,过了一会儿才开口

  “几天不见二姐姐便得这么厉害了,居然打得过修炼初期2的人,还把三姐姐吓得不傻”

  俞诺缘一本正经地转过头看向他,有些好奇

  “你怎么来了,苏成?”

  他便是左丞相府上的庶长子,名为俞苏成,14岁。他虽然与俞诺缘不是同母,但是平时对俞诺缘特别好,有时比自己同母的姐姐俞诺佳还好,是左丞相府上对俞诺缘最好的弟弟,也是唯一一个愿意对俞诺缘好的弟弟,因为俞诺缘小时候救过溺水俞苏成,所以俞苏成对俞诺缘特别好,反倒是对自己同母的三姐姐不怎么样。

  “当然是帮你收拾摊子啊,二姐自己闯出了什么货,二姐你自己还不知道吗,况且二姐突然变得这么厉害,却居然没有动用灵力让我有些许吃惊,我还以为二姐你已经可以吸收灵力了”俞苏成惊讶地回答到

  “好好说话,我不过是来拿一些原本就是属于自己的东西罢了”俞诺缘的语气中带着点轻蔑

  “好啦,不逗二姐你了,给两万两黄金,这是那嬷嬷这几年没给的银子都在这了”

  “你帮她付?”俞诺缘有些惊讶,毕竟这位弟弟平时都是视金钱如命般,居然还会大发慈悲帮别人付钱,怎么样都让俞诺缘不能相信

  “二姐你糊涂了,怎么可能呢?你知道的我这个性格怎么会,这些都是从她的住处找出来的,而且二姐那嬷嬷也不用去领罚了,因为她私吞的事情被父亲知道了”俞苏成嬉皮笑脸地对着俞诺缘说,还略微带着些俏皮

  俞诺缘噗地一笑了,她想:只是可惜这嬷嬷了,要不是因为被自己吓得神志不清,不然我还想知道她知道自己被父亲赶出府的神情。俞诺缘不经意间看到了那千年血参,于是开始打起了主意,当她走向千年血参的同时也慢慢地收回了自己的杀气,这时俞苏成快步朝俞诺佳走去,拦住了俞诺缘,俞诺缘满是好奇

  “为什么拦着我不让我过去看那千年血参?”

  “二姐,并不是不让你看,只是你刚刚那动静太大了,只要是修炼中期2以上的都可以察觉到不对劲,估计父亲已经带人赶过来了”

  俞诺缘听俞苏成这么一说觉得也有些道理,毕竟她现在还不想太过招摇,而且真正杀死前任俞诺缘的凶手还没找到

  “那苏成我还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可否能把他们的记忆删了,还有三妹妹那······”提到俞诺佳,俞诺缘不知道该不该让俞苏成帮忙,毕竟他们是同一个母亲

  “二姐放心吧,我等一下就把他们的记忆删了,就算是三姐那我也会帮二姐你的”俞苏成一脸纯真毫不犹豫地回答到

  “苏成多谢了,你真的是帮了我一个大忙”

  “二姐不是我说,你与往常真的不同,平时你都不会像今天这样的,而且对我也没有客气过”俞苏成有些好奇

  俞诺缘轻轻地笑着回答“苏成,你之后便会明白的”

  “哦,那好吧”俞苏成神似乎情有些失落

  “好啦,不要不开心了,要不然过几天姐姐带你出去玩?”俞诺缘如照顾小孩一样安慰着俞苏成

  俞苏成听见立马一脸笑嘻嘻的,开心地对俞诺缘说

  “好呀,二姐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不许反悔哦”

  “怎么会,我俞诺缘说到做到,绝不会出尔反尔”

  俞苏成满脸笑嘻嘻的,可突然愣了一下好像想到了什么,想到俞诺缘不能在此地带太久,所以俞苏成便催俞诺缘赶快离开,俞诺缘没办法只能先离开,俞苏成看着俞诺缘远去的背影嘴角钩了起来,转头对着政务处的人阴阳怪气地笑着,眯着眼睛

  “哎,干嘛去惹我的二姐呢,活着不好么?”

  说完驱动灵力,俞苏成的灵力是一个钩子,它不仅能删除所有生命的记忆还可以钩中生物的心脏,让他们一击毙命,恰巧这时那位嬷嬷和其他人都恢复了意识,可他们一恢复便见到四少爷驱动灵力和那邪恶诡异的笑,他们本就恐慌的心里不由得更慌了,因为只要是左丞相府上的人都知道如果四少爷露出诡异邪恶的笑并驱动灵力那么一定有人会死,他们谁都不想做这位“幸运儿”,俞苏成随后睁着眼看向那位嬷嬷和那两个丫鬟,这时她们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很快那钩子便直接穿过她们三个人的心脏,只留下三具尸体

  “恶魂·删除”俞苏成轻声呼唤着

  说完钩子穿过政务处每个人的大脑,删去了关于俞诺缘和那嬷嬷打斗的记忆

  俞苏成看向那三具尸体,挥动自己的钩子并且一脸无奈地说

  “我不是说过嘛,不要去惹二姐姐何必呢?乖一点不就好了嘛”

  政务处其余人都已经被删除记忆,正当他们所有人都再次恢复好时看见地上的三具尸体,政务处的每个人又被吓得不傻。刚刚在他们全部恢复好时好宰相来了,看到了三副尸体便好奇地问站在一边的俞苏成怎么回事,俞苏成只是告诉自己的父亲替父亲清理一些脏的东西而已,之后宰相也没有多问。处理好政务处事情的俞苏成在回东椿院(俞苏成姨娘所住之院)的路上自言自语道

  “二姐呀,你的四弟就只能帮你到这里了,祝二姐好运啊,还望之后不要出什么乱子更好。回去还要处理三姐的记忆,哎,三姐真的麻烦”

  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