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缘簪之缘灭篇

第三章 出府

缘簪之缘灭篇 km·依然 4667 2020-04-27 06:30:00

  俞诺缘虽然是左丞相府上的嫡女二小姐,可她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废柴,就算有左丞相府嫡女这个称号作为背景,可那与普通人也无区别,因为左丞相府也压根不会帮助一个废柴,毕竟只要是这个世界的人都知道废柴压根无法聚集灵力,而且在他们废柴永远只是一个废柴对他们来说压根没有威胁,而不管废柴背景再怎么厉害,他们的背景再怎么往废柴身上努力想办法也只是无济于事,所以俞诺缘打算尽快出府寻找解开自己身上毒的解药。可俞诺缘想到寻找解药也是需要银子的,所以俞诺缘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讨债要回自己原本该有的银子,因为俞诺缘十分清楚:属于自己的终归是会回到自己手中的,不管是讨回,还是他人自己主动上门还回。就算他人迟迟不肯还,也不过是存放在那而已,免费地帮自己保管。可是她现在急需这银子买药材所以不得不去政务处要回它们,不然俞诺缘怕这毒永远解不开,不过好在俞苏成的出手帮助拿回了它们。等一下俞诺缘打算立马出府,她怕在这样拖下去就要天黑,她可不想错过晚上的“庆功会”。可在她出府之前她觉得还需换身衣服,毕竟她自己好歹也是一位左丞相府的嫡女,被认出来可不好,可当俞诺缘仔细看看自己身上穿的她有点不想说话,因为她发现就算不换也没人会发现她是左丞相府上的嫡女,毕竟这粗糙的皮草也只有扫院子的丫鬟才穿吧?哪是一位嫡女穿的,而且还是左丞相府的嫡女,这也说明这个世界都快不分嫡女庶女,只靠实力说话了,不过越是这也俞诺缘也就越喜欢。俞诺缘看了看外面的太阳远已经过头顶了,想:时间不多了,要赶紧出左丞相府,从后面走应该没问题,毕竟晚上举办宴会,大部分后面的侍卫和丫鬟都去前门帮忙了吧。于是俞诺缘出了院子前往后面,在路中她加快了步伐,小碎步地跑到后面一看果然不出所料,后面几乎空空如也什么人都没有,按照平时后面侍卫和丫鬟与前门一样多,如果你私自出府不小心被那些侍卫抓到就算没认出你是左丞相府的二小姐那也很难出府,毕竟左丞相府上的侍卫平时都十分守规矩的。正当俞诺缘激动地跨出门跨时她懵了,她想起来她因为是左丞相府的废柴所以从小到大没人管,也没人带出府过,所以俞诺缘对怎么去长安城最大的市场的路几乎是一脸迷茫,没办法她只好找附近的某个路人为自己带路,这时俞诺缘不经意间看见一位风度翩翩的公子,手中拿着一把扇子,轻轻地扇起落在自己衣领上的散头发,感觉微风随时伴随着他,他的脸十分好看,尤其是那朱唇皓齿的嘴,每个从他身边走过的女子都会回头望一眼。俞诺缘发现这位公子呢这时东张西望好似在找什么东西,俞诺缘见他如此也不好前去问路,可这位公子却刚刚好转头转向俞诺缘的这个方向,发现俞诺缘好似在看他自己于是轻轻地微微一笑,这个笑似如环绕在他身边的微风一样温柔。俞诺缘见这位公子好似对自己笑,她也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上前去,俞诺缘看着那位公子走到他面前,那位公子也是看着俞诺缘走着过来,他们相互对视了一小会儿,俞诺缘为了缓解尴尬,开口问

  “请问公子刚刚是在找什么吗?”

  那位公子听见俞诺缘开口询问,自己也是彬彬有礼地回答

  “并无找什么,倒是姑娘你一脸茫然的样子让人有点担心,可否愿意告诉我姑娘你怎么了?”他的声音也带着些许温柔和优雅,让人莫名其妙地有着安全感

  可俞诺缘却不认为,倒是她觉得听这些话怎么有些耳熟,可她也没有多想什么,毕竟人家都在等待自己,没办法俞诺缘见他这般开门见山也不好在继续绕弯子,答到

  “回公子,小女子迷路了,不知道怎么去这长安城最大的市场”

  那位公子一听立马抬起右手挡着嘴巴“噗”地一笑

  “姑娘可真会逗人,我自小长大从未听说过有人迷路,而且还是不知道怎么去长安城最大市场的路,那可是这最有名的地方,姑娘你是外地来的吧?”

  俞诺缘听了有点不知怎么说,因为她不可能直接告诉那位公子自己是左丞相府的二小姐,是一位废柴,从小没出府过所以不知道怎么去,这岂不是不只是丢左丞相府的脸,也是丢自己的,不划算,于是俞诺缘想了想,想到了一个办法,回答到

  “公子你有所不知,我是左丞相府中的贴身丫鬟,从小跟着小姐就没出府过,而且就算小姐出府,之前也都是命令我待府中,让其他专门跟出府的丫鬟跟随”

  那位公子看起来似乎有点吃惊

  “你居然是左丞相府上的丫鬟,这点我倒是没想到,只是见你从左丞相府出来,不过话说回来左丞相府的规矩的确挺严格的,可是按理来说更不应该啊,左丞相府今天晚上不是还举办宴会么你怎么还出府来了,你不是更应该待府上帮忙的吗?”

  俞诺缘临时随便想的借口实在是太多的疑点,让公子十分怀疑,可俞诺缘却是一副毫不慌张的样子,像是早料到了他会这么说似的,于是一下子便脱口而出,说到

  “就是因为今晚举办宴会人手不够,府上的药材缺少,所以嬷嬷才让我帮忙出府去市场买药材的。”

  这位公子虽然觉得俞诺缘的说法有点合情合理,可是他依旧半信半疑,毕竟不让那些专门出府的丫鬟去市场买东西,还让一个不会认路的出府,这样岂不是更慢?不过他再想了想最后还是选择带俞诺缘去市场,因为他想:觉得这位姑娘没有理由要骗他,而且万一左丞相府真的药材缺少,自己不肯为她带路,岂不是要耽误左丞相府晚上的宴会那不是更不好?况且晚上自己也打算去凑个热闹。随后便对俞诺缘说

  “姑娘说的的确有理,既然如此,那劳烦姑娘你跟紧我,我带姑娘你去市场”

  俞诺缘听了心里有些波动,些许高兴,不过更多的是激动。但是她脸上看起来却是是毫无情绪的,她还装作一本正经的并且有礼貌地微微笑了笑,在笑的同时也微微地倾斜了一下头,看起来有些温柔贤惠,随后她便张开嘴口说到

  “好,那便有劳公子你了”

  那位公子看见了俞诺缘这样的笑不知为何突然脸红了一下,觉得这世间好似变得温馨美好点,觉得她好像是如传说中的那位美若天仙可以挽救生命的女天神,一笑便可以治愈所有人。他看得入神,可过了一会儿他便下意识地晃了晃脑立马回了神,他总觉得这位女子与其他的女子不太一样,但是哪里不一样他自己也说不太出口······

  随后那位公子便带俞诺缘去市场,在去市场的路上那位公子开口问了一个问题

  “聊了这么久,却还不知姑娘你的芳名”

  俞诺缘被这么一说倒是想起来了,在外面最好不要用真实名字,免得日后有麻烦,所以她随便地想了想,扭头看了看那位公子,那位公子见俞诺缘看向自己觉得有些奇怪便往自己身上仔细地瞧了瞧,可是怎么也发现不了哪里出了问题,于是张开口问向俞诺缘

  “姑娘,是我身上有什么吗?”

  “啊,不······不···不”这时俞诺缘才反应过来,刚刚想着取名字想入迷,却忘记盯着他人看了许久,于是俞诺缘只能脱口而出随便编造一个理由

  “只是刚刚小女子想到了自己名字与公子你有些相似,小女子名为风铃。记得小女子初见公子你的时候你身边刚刚好起风了呢”说完俞诺缘勉强地挤出那么一抹微笑,虽然是挤出来的一抹微笑,可是看起来却依旧那么温馨美好。公子见俞诺缘再次一笑,他眼神躲闪最后落到附近的随便一家的门牌上,他故作思想,之后才回答到

  “哦,是吗,姑娘你这么一说我想了想的确是有点像”

  “那可否公子你告诉小女子我你的尊姓大名?”既然俞诺缘都说了自己的名字(虽然是假的),自然也是想知道他人的名字的,于是忍不住好奇问了一下

  那位公子听俞诺缘这么一问顿了一下,有些惊呆地看着俞诺缘,俞诺缘见他这样吃惊,自己满脸疑问,那位公子盯着俞诺缘疑惑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

  “风铃姑娘你这样问属实让我有点吃惊,毕竟我以为全长安城都知道我这个花花公子,林乾元了呢,没想到风铃姑娘你居然不知”

  “花···花花公子······”俞诺缘瞬间陷入了沉思:难怪刚才觉得他的声音有点耳熟,原来是有名的花花公子,毕竟这种纯正的渣男声音在现代听惯了,因为自己在现代不仅仅是一位杀手,还是拥有千万粉丝的热点女星是俞诺缘的第二个身份,所以演一些表情或者性格对她来说都很简单,而且平时的她也是有两个人格,一个是杀残,拥有着嗜血,代表着杀手身份;另外一个就是和刚刚林乾元见到的一样,是理智,拥有着温柔,代表影后身份。这两人格刚刚好互补,而且平时俞诺缘用的就是理智这个人格,一般情况下是不用杀残。这种渣男撩妹的套路我都不知道听了几百回了,只不过可惜了他这副皮囊和才华,哎。林乾元见俞诺缘有点寂寞无神(她只是在想事情),于是他想到一个民间流传很久的故事打算讲给俞诺缘听,便开口问道

  “风铃姑娘,我见你似乎有些无聊,那请姑娘你可否愿意听一下林某讲些趣事?”

  俞诺缘仔细想了想,觉得这路上的确有些无聊,既然有免费说书的不听白不听。俞诺缘缓缓开口答道

  “enmmmmm,那有劳林公子了,肯为小女子讲一些明间趣事”

  “风铃姑娘你这是哪里话,这个故事民间的人们都知道,只要风铃姑娘你不嫌弃就好,既然如此我便讲了”林乾元打开手中的扇子,有模有样地装起说书样子,“这个是一个修仙的时代,也是一个弱落强食的时代,修炼等级越低就越被欺负,自然越高越被人们尊重,听说突破十级便可以成神。听传闻有那么一位天才才用了短短几年便突破了十级,那便是被人们称之为‘生命之女’的女天神,她与普通的高手不同,在那些高手眼里修炼五级不到的便是尘埃,他们压根毫不畏惧这些连修炼五级都没过的‘平民’,可是‘生命之女’的女天神就不同了,她不会视那些修炼没过五级的修炼者为尘埃,她甚至还亲手帮过废柴突破修炼基础三级(修炼初级,修炼中级,修炼高级这三级为初级),这让那些废柴似乎看见了一线生存下去的希望。在高手眼里不管走到哪里残杀无数,可是‘生命之女’的女天神却是为世间带来生机,可以让死去的生物再而复生,所以她才被世人们称之为‘生命之女’。而且在这个修仙大陆上据说还有一个规定,就是谁的修炼级最高谁便可以统治这里。据说在那个被‘生命之女’的女天神统治的时代没有战乱,也无内斗,因为她曾经说过‘只要有人修炼级数超过她,她不会为了害怕失去皇位把他杀了,而是把这个皇位让出,让皇位物归原主。’因为之前统计的那些皇位的人,大部分因为害怕有人修炼级数比自己高或者威胁到自己的皇位,那么他们自己便会想尽一切办法帮个人杀了,在他们的世界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可‘生命之女’的女天神真的不管那些新的修炼者在多么厉害,在怎么威胁到她的皇位她都没有把他们杀了,而是巧妙地利用他们的才华,让这个‘周’朝有一个繁荣昌盛的时代,而那些平民们终于以为可以过上太平的日子了。可是好景不长,‘生命之女’的女天神因为过了突破了十级,在人们眼中这个级别可以称得上是神了,所以至今没有一个修炼者可以达到,于是他们起了杀心决定围攻把‘生命之女’的女天神的‘翅膀’拔下来,就是让‘生命之女’的女天神不在是神,把她杀了。正当他们以为准备得万无一失时地去攻打‘生命之女’的女天神,希望把她从神的位置扯下来时,他们不知道怎么回事无缘无故地内斗起来,好似一定要对方死似的。那场面腥风血雨他们犹如疯了一般厮杀起来,太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血红色,这时的‘生命之女’的女天神腾在空中站在血红的太阳前,这是‘生命之女’的女天神有史以来第一次俯视那些腥风血雨的战场,也是她有史以来第一次见战争开始了却在一旁观战,坐视不理。经过了三天三夜,本以为那些高手之间的战争可以停歇了,没想到就在这时的‘生命之女’的女天神却突然消失不见了,也就是意味着皇位空出来了,他们那些高手知道后再次兴奋不已,他们红了眼再一次拼命地厮杀,而明间的百姓们也是痛不欲生,他们高手之间的战争持太久为了恢复灵力一直抢平民的财务,导致平民们没钱吃饭。平民也不知为何这次的大闹战争,而那位被平民们无比信任称之为‘生命之女’的女天神却不再出现了,自此以后被称之为‘生命之女’的女天神不在出现过,也没人突破过十级,至今最厉害的修炼者也不过修炼十级2,便无法再突破。

  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