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有你在我便安心

002 触目生情

有你在我便安心 蛮蛮得意 2073 2020-04-16 17:41:57

  区雪推开沉重的白色雕花实木门,心中涌过一丝温暖。

  房间一尘不染,格局布置也如初,淡黄色的床被铺得整整齐齐,床头那只半米高毛茸茸的棕色小熊正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床边那张简约化妆台,整整齐齐地放着新买的fresh化妆品。窗那边,偌大的花梨木书桌上,静静地躺着她以前常看的书和她常用的文具。

  她缓缓走到书桌前,推开玻璃窗门,窗外满是桂花树枝叶,一簇簇的白色桂花开的正是灿烂,浓郁的花香浸满了空气,沁人心脾。

  区雪正把手收回来时,碰到了一个印有米奇老鼠的铁盒子,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它打开了。

  放在最上面的是一张纸条,那是上大学那会儿,段浩淼上数学课时偷偷传给她的纸条。打开后,是几副小小的连环画。

  第一幅画,一个女孩倚在男孩的肩膀,坐在山上看星星,“雪儿,你想要什么,我都会想办法给你。”“喏,我要星星,你可以给我吗?”

  第二幅画,男孩摔倒在地,两眼冒金星。

  第三幅,男孩抓住女孩的手,痞笑着,“星星就在我眼睛,你把我给要了吧。”“你无耻…”

  当时的区雪看到纸条后,脸红到脖子根,瞟见段浩淼,他转过头,正像那第三幅画一样,痞笑地对着她,她的头立刻埋了下去,把数学书立起来,假装认真看书,殊不知书本都放倒了……

  纸条下面放着一个蒂凡尼的铂金尾戒,用碎钻点缀成雪花状,精致而璀璨,那是段浩淼去了一趟帝都后买给她的礼物。

  大学毕业前的一个月。

  “雪儿,我经过蒂凡尼门口,一眼就相中这个尾戒了,很适合你。”段浩淼拿起她纤细柔软的手,不由分说就给她戴上了。区雪嫣然一笑,长长的睫毛低垂着,露出贝壳般整齐洁白的牙齿,特别是她那标志性的浅浅梨窝,美得简直触目心惊。段浩淼心头一动,闭上眼,对着区雪娇嫩的嘴唇吻了过去……

  ……

  如今,物还在,人已非,区雪的心拧得难受,不想再触目生情,来不及看其余的物品,便把尾戒和纸条放回盒子,并把盒子用胶带缠得结结实实,塞到床底的最后一格抽屉。

  由于长途跋涉和时差的关系,区雪顿时觉得身子疲乏,于是走去浴室,洗了个热水澡,穿了个浴袍,头发也没来得及吹干,就爬到床上,合上双眼,浑浑沌沌睡了过去。

  当她睁开眼睛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居然睡了整整十二个小时。

  天刚刚拉开序幕,窗外的小鸟叽叽喳喳唱成一片。

  区雪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换上舒适的居家服,往楼下走去。

  厨房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人在做早餐。

  区雪走到门口,看到区夫人穿着围裙,正在煎着鸡蛋,还不时跟身边的王阿姨交代着一些事情。

  “妈妈,你怎么这么早起来了?”

  区夫人看到小雪,放下手中的活,莞尔一笑,“王阿姨是你出国后才过来的,她对你的喜好并不知晓,我跟她交代一下。”

  区夫人似乎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保持着如此温婉大方的形象。

  “你昨天下午回来后,就一直睡觉,我进去你房间好几次想喊你出来吃晚饭,又怕惊扰了你的睡眠。现在一定饿坏了吧?”

  区雪此时才注意,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

  区夫人把早餐端上餐桌,皮蛋瘦肉粥,虾饺,煎荷包蛋和热牛奶,热气腾腾,香气扑鼻,馋得区雪口水都快就出来了,她拿起筷子,大口大口吞咽起来。

  “慢点,小心呛着。”区夫人笑眯眯地看着区雪。

  “吃没吃相,坐没坐相,哪里有点大小姐的形象,这副样子,哪个公子敢要你。”区中恒从楼上走了下来,冷着脸看着区雪。

  “中恒,你就少说两句,雪儿昨晚没吃直到现在。”区夫人连忙解释道,并拉开座椅。

  “你也一起吃吧,豆浆热好了。”

  “不了,公司有个紧急会议,我在公司吃早餐就好。”

  “那路上小心。”区夫人连忙迎了出去。

  区雪似乎没什么也没听到一样,把一个虾饺塞进嘴里,继续她的狼吞虎咽,胃口好得很。

  区夫人回过头来,走到区雪身边,拉开椅子轻轻坐下。

  “你也别怪你父亲,区家单代相传,就留下你父亲一个男丁,他也是着急没有继承香火的儿子。”

  “我们家是有皇位要继承么?”区雪喝了一口粥,嘲讽道。

  区夫人叹了一口气,“就算你父亲自己不在意,也难免落下口舌,那些亲戚像苍蝇一样,在他耳边滋滋嗡嗡的,多坚韧的心也会动摇。”

  区雪不出声了,她怕说得更多,区夫人心里更难过。

  区雪是早产的。

  那是一个****的夜晚,十级台风肆虐地席卷大地,所到之处,树木倒伐,洪水泛滥。

  当时只有八个月身孕的区夫人,站在卧室的窗前,看着疯狂摇摆的树枝,很是担心。突然间,下身一热,似乎有液体流了出来。区夫人用手摸了摸,不好,羊水破了!

  她急忙喊来区中恒,区中恒也慌了,台风天,家里司机和保姆全都回家去了。于是他将车子来到门口,把区夫人抱上后排座位,自己钻进司机座位,踩下油门,一股烟往医院冲去。

  疯狂的台风几近要把车掀起,区中恒青筋暴起,不顾一切地往前冲。躺在后排座位的区夫人,咬紧牙齿,大颗大颗的汗珠从脸上滑落,湿透了秀发,浸透了衣服。

  就离医院还不到一百米时,前方的马路,一根粗壮的树横躺着,完全堵住了道路。

  区中恒冒雨下车,尝试把树挪开。可惜他即便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大树依然纹丝不动。

  他走回车上,拿起手机,想打电话让医护人员出来接,却发现区夫人脸色发白,低声地呻吟着,“中恒,我难受,透不过气来。”

  区中恒当机立断,把区夫人抱出车外,疯狂地往医院跑去。大雨肆意地在两个人脸上乱拍……

  后来,区雪平安降生了,区夫人却产后大出血,切除了子宫,从此无法再生育了。

  区雪知道父亲不喜欢她的原因,恨她不是个男孩,恨她害了母亲无法再生育。

  但区夫人却对她如获至宝,从小到大一直疼着爱着,所以区中恒再大怨气也无可奈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