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有你在我便安心

05 你想我怎么报答你

有你在我便安心 蛮蛮得意 2191 2020-05-03 15:01:48

  清晨的阳光穿透窗户,撒在区雪的身躯。

  区雪头痛欲裂,她睁开眼,用手肘撑起了身子。

  扫了扫周围的环境,才发现这里是医院,宽敞的病房里面,摆放着黑色的真皮沙发,面前的白色茶几上,盛放着一一大簇淡雅的康乃馨,沙发挨着的落地窗,阳光明媚。

  要不是她明显躺着一张病床上,区雪还以为这里是在哪家公寓。

  旁边似乎有个黑影,冷不丁被吓了一跳。

  床边的椅子耸立着一副黑雕像,噢,不,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在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看,那深幽的眼神,似乎分分钟会把她的身上搓出洞来。

  区雪抓紧了被角,警惕地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男子不紧不慢地回答,“韩季风,昨晚你晕倒后,我送你过来的。

  你现在好点没?”

  说罢,他修长的手便伸出来,看样子是想摸摸她的额头。

  区雪条件反射似地躲开了他的手。

  韩季风若无其事地收了手,看他面不改色丝毫没有尴尬的样子,似乎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区雪刚从国外回来,自然不知道韩季风这么一号大人物。得知他是昨晚的救命恩人,这会儿倒是为刚才的唐突感到不好意思了,她结结巴巴地说。“那个,谢谢,非常感谢。我叫区雪。”

  “我去给你倒杯水。”韩季风优雅地起身,走向沙发旁边的饮水机。

  区雪才意识到自己一觉醒来真的是口干舌燥,她看着韩季风倒水的侧影,不禁仔细打量起来。

  脸如雕刻版五官分明,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英朗的剑眉下面是无尽的黑眸,逆天的睫毛居然比刷过眼睫毛的女孩子都要长,这均匀修长的身材,估计一米八五以上,天哪,他真帅!

  正在区雪像花痴一样流着口水时,韩季风转过身来,接着便是眼神上的赤裸裸接触。

  区雪脸上的潮红涌了起来,立刻转头望向窗外,企图掩盖刚才的尴尬,说道,“今天的天气真不错啊,哈哈哈。”

  韩季风把水递了过去,说道,“看来精神恢复得不错,早上医生查房说,你已经没什么大碍了,醒来随时可以出院。”

  区雪点了点头,忽然间想起什么,“我的手机呢?”

  昨晚一夜未归,妈妈一定担心坏了吧?

  韩季风说道,“魏晨会给你拿上来。”

  他顿了顿,解释道,“魏晨是我的助理。”

  正在这时候,“咚咚咚。”门打开了,魏晨手上拿了一个香奈儿风琴包和一个保温瓶进了来。

  “韩总,这是区小姐在车上遗落的包包,还有,你要王姨一大早煮的清粥小菜,我也从锦园给你带过来了。”

  魏晨把包包递给区雪,把保温瓶放在茶几上,拿起勺子,盛了两碗粥。

  区雪接过包包,掏出手机一看,果然有几十个未接电话。

  有十个未接来电是区夫人的,五个是曼绮丽的,还有十几个未注名的,区雪扫一眼就知道是谁,那个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

  区夫人只有曼绮丽和段浩淼的电话号码,半夜没见着区雪归来,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她所知道的区雪的朋友联系方式都打了一遍。

  正在此时,手机又响了起来,正是那个未注名的电话。

  区雪接通了电话。

  段浩淼很着急,急迫地问道,“雪儿,你在哪里?”

  曾经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隔了两年之久,再次在耳边回响,即使有些责备,语气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区雪有点茫然,他是在担心自己吗?

  她努力压抑自己的情感,用平静,甚至近乎冷漠的语气回答,“在朋友家里,有事?”

  电话那头的段浩淼愣了一下,继而答道,“你昨晚一夜未归,伯母很担心你。你在哪个朋友家里?怎么一个电话也不回?”

  区雪延续着刚才的冷漠,说道:“你似乎管得有点宽吧,我的事情,我自然会跟我妈解释。没什么事情先挂了。”

  “……”

  挂掉电话的区雪,两手握着手机,望着天花板,久久没有反应。

  “咳咳!”魏晨故意咳咳两声。

  区雪这才回过神来,一转头就看到直盯着她的韩季风,额,他的视线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过她身上。

  她转过身去,给区夫人和曼绮丽各自发了短信报平安。

  魏晨在一旁,提醒着,“韩总,粥快凉了,要不你和区小姐先吃点?”

  “嗯。”韩季风依然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他端起碗,凑近区雪,舀了一勺,喂过去。

  区雪被吓了一跳,她抢过勺子,尬笑着说,“我自己就可以了,不劳烦不劳烦。”

  魏晨在一旁嗔目结舌,这个女的究竟是什么人啊?

  看上去的确有几分姿色,可韩季风是什么人啊。

  跟了他十年,从未见过他跟谁献过殷勤。追他的明星名媛,从云城排到京城,也不见得他跟哪个女的吃过饭。

  这还是他熟悉的那个高冷男神吗?

  再一次被拒绝的韩季风,仍然像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区雪一手端碗,一手舀着粥往嘴里送,想到昨晚的情况,好奇问道,“昨晚你怎么会到哪里呢?那个地方偏僻得很。”

  韩季风面不改色道,“正巧路过。”

  魏晨听到后,一口老血就要喷出来。昨晚是谁派了人跟着区雪,又是谁听到区雪遇到危险的消息,放了市长大人的飞机,一路狂飙车过去救人,一个晚上的鸡飞狗跳,结果就这么四个字轻轻带过了。

  区雪迎上韩季风的目光,真诚地说,“千言万语,总之,真的很感谢你。”

  韩季风又凑了上去,那双极具侵略性的眼光盯着她,开口道,“不如想想怎么报答我?”

  区雪愣了一下,说,“要怎么报答你?看你一身行头,也不是缺钱的。”

  韩季风嘴巴往上扬,缓缓说道,“的确,我不缺钱,我缺的是女人……”

  区雪刚送了一口粥到嘴里,刚要吞下去,听了他的话差点喷了出来。

  韩季风撇了她一眼,继续道:“缺了个女人当我的女伴,这个周末的慈善晚会。”

  区雪这才淡定下来,心里暗自翻白眼,大哥,你说话能不断句嘛?

  “没问题,就这么说定了。”区雪很爽快地答应了。

  “待会儿出了院,我送你回去吧。”韩季风紧接着说。

  区雪摇了摇手,说道,“已经很麻烦你了,我自己开车回去就好。”

  韩季风戏谑地问道,“你确定你现在的情况能开得了车?难不成还要去找代驾?”

  一听到代驾这个词,区雪想到了那个肥头大耳的老男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那就麻烦你了。”区雪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回答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