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飞过乌溪河的萤火虫

第11节

飞过乌溪河的萤火虫 未怀 5464 2020-04-20 23:38:21

  11

  林常青左手前臂骨折在矿山医院经X光照片复诊发现,骨折处的对位愈合不太好,今后可能会影响手指的功能,医生建议他去地区上级医院接受进一步的诊断和治疗。于是他在弟弟林常春的陪同下去到了地区骨科医院住院。

  林常青走后不久,俞婷婷发现自己平素一直很准时的每月一次的月经竟然过了预定的时间十多天还没来,同时她感觉到自己近一段时间总想睡觉,身体也是乏力得很。

  难道自己是怀孕了?俞婷婷在心里想到。

  俞婷婷有点紧张地找到了张丽媛。张丽媛一听俞婷婷自己描述的症状,于是让她留了尿样偷偷拿到医院化验科做了检查,结果出来俞婷婷果然是怀孕了。

  确认自己是怀孕了,俞婷婷先前的紧张情绪反而没有了。她很坦然地告诉张丽媛,孩子是林常青的,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要把孩子生下来。不过,她并不打算在腾璧山铁矿生孩子,她要离开这里,回老家或是到外地去生。

  “要不要告诉常青哥呀?”张丽媛有点担心地问。

  “我现在还不想马上告诉他。他妈妈到现在都不同意我俩的事,他也感到很苦恼。我怕怀孕的事情传到常青他妈妈的耳朵里,她会来找我,没准还会要我去做流产。我一定要保住孩子,所以也请你暂时别和其他任何人说,包括常青。”

  “那你已经打算好了要离开这里吗?什么时候走?”

  “年前我就必须要离开这里。我已经写好辞职信了,明天就交上去。”

  “你父母亲不会反对吗?这可是关系到你一生的大事呢!”虽然张丽媛曾经鼓励俞婷婷,一旦她和常青的婚事得不到常青父母的同意,建议他们一起离开腾璧山铁矿。但是看到俞婷婷如今真的打算好了要走这一步,张丽媛不免又替俞婷婷担心起来。

  “你不用担心,我会有办法的!”俞婷婷冲自己的好友笑了笑说道。

  半个月前俞婷婷就收到了父亲从深圳给她写来的信。在信里爸爸告诉女儿,深圳是个大有希望的地方,包括香港和国外的许多大公司都已经去到那里选址建厂。现在每天都有从内地来的成百上千的人到深圳找事情做。通过他的了解,现在在深圳急需要托儿所,因为来深圳找工作的人里面有许多人是拖家带口一起来的,小孩的托管成了很大一个问题。再就是目前的深圳文化教育比较落后,许多年轻人下了班晚上无所事事,只能几个人凑在一起聊天、打扑克消磨时间。如果能在年轻人多的地方开一个读书阅览室,相信一定会大受欢迎的。最后爸爸在信里写到,如果因为他的原因让女儿在矿山工作不顺心,可以考虑辞掉工作选择来深圳发展,父亲一定会给于她大力支持。

  如果说俞婷婷此前对于离开腾璧山铁矿去深圳找工作还有顾虑,但自从收到父亲的来信后这些顾虑就完全消失了。她已经想明白了,要通过自己的努力与奋斗把握人生的幸福,为了自己也为了自己割舍不下的心爱男人。此时的俞婷婷内心里产生出了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张丽媛感觉到在俞婷婷的笑容里表现出来一种久违的自信,她可以放心了。

  俞婷婷很快办好了辞职回乡手续,也没等林常青从地区医院回来,自己一人便踏上了返乡之路。等到林常青回到矿山,俞婷婷离开腾璧山铁矿已经有一周的时间了。

  听到俞婷婷辞职回了老家的消息,那一刻对林常青来说简直就像是晴天霹雳,身边的一切好像都变了,变得连他自己都辨识不清。他难以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更不明白俞婷婷为什么会这样做。他想到了张丽媛,认为她可能会知道俞婷婷辞职归乡的原因。于是林常青来到矿山医院找到了张丽媛。当张丽媛如实地把俞婷婷怀孕后的事告诉他时,那一刻,他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悲伤,竟然看着张丽媛半天说不出话来。

  林常青从医院回到家里,立即就开始收拾起自己的行李来。

  “你这是在干啥呀?”林妈妈看到儿子的举动,很是不解地问。

  “我不想在矿山工作了,要辞职。我要去找婷婷,跟她结婚。”林常青头也不抬,一字一句地跟自己的妈妈说道。

  林常青在从医院返家的路上,一直在想俞婷婷辞职回乡的原因,他甚至想象出俞婷婷离开腾璧山铁矿时可能具有的那种无奈又黯然神伤的表情。他认为是因为母亲不愿意接受俞婷婷和他结婚,所以当俞婷婷得知自己怀孕后,害怕无法在矿山待下去,所以才会做出这种无可奈何的选择,责任既在自己的母亲,也在他自己。是他在俞婷婷遭遇到人生如此困难的时候自己却不在她的身边,没有把她照顾好、安慰好,他必须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现在他能够做的只有像俞婷婷一样辞掉矿山的工作,并去俞婷婷的老家找到她与她结婚。只要能与俞婷婷结婚,在哪里生活他觉得都无所谓,那怕是去种地当农民。

  “你知道你在说啥吗?你疯了吧?”听到儿子说要辞职,林妈妈起先以为他是在说气话。但后来看儿子说话不是在开玩笑,于是大声地呵斥儿子。

  “我没有疯,妈妈!我是在负一个男人的责任,做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正在收拾东西的林常青这时转过身来对着妈妈,仍然是一字一句地对她说道。

  “这到底是为什么?你要这样做?”林妈妈不明白儿子说这句话的意思,满眼疑问地说到。

  “婷婷怀了我的孩子,妈妈!因为您不同意我和她结婚,所以她在十几天前已经辞去矿山的工作回农村老家了。是我才使得婷婷选择走了这一步,难道我不应该对她负责吗?”

  林妈妈听儿子这么一说,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突然击中了一样,一时竟站在那里,看着林常青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这是听谁说的?是婷婷对你说的吗?”过了一会儿,林妈妈似乎是缓过神来了,于是向儿子问到。

  “婷婷对于自己离开矿山的原因谁都没有说,连我都没有告诉,只有偷偷帮她做怀孕检查的张丽媛知道内情。她是怕我知道了会怨恨您,搞的家庭不和。妈妈,婷婷是个善良的女孩子,为了她,我也可以舍弃现在拥有的一切!”

  可能真的是被俞婷婷的这种做法所感动,也可能是儿子常青说的最后一句话让她感到有些震惊,此时的林妈妈眼圈竟有些红了。她虽然一直为自己的两个儿子感到骄傲,但在她的眼里儿子始终还是个孩子。今天听到常青跟她说了这一番话,林妈妈突然感觉到儿子似乎一下子就大了,长大的让她几乎不认得了。

  林妈妈此时想到,只有让老伴回家后再慢慢地去和儿子商议该如何做了。

  晚上下班回到家里的林成祥听林妈妈说了此事也是大吃一惊,还有些不解:“婷婷怀了常青的孩子?她为什么不等常青回来商量一下,自己就这样决定辞职回老家呢?”

  “可能是压力太大,父母亲又不在身边,她自己就私自决定这样做了。”林妈妈猜测地说道。

  “果真要是这样的话,那就是咱们对不起婷婷这孩子了!”林成祥看了老伴一眼说道,林妈妈没有说话。

  “这会儿常青去哪里了?”林成祥又问老伴。

  “他说是去找丽媛要婷婷农村老家的地址。”林妈妈回应到。

  “好好想想咱们该怎么办吧!”林成祥看着老伴说,

  约莫过了一个多小时林常青和林常春都回家来了。林成祥又问了林常青有关俞婷婷的一些情况,而对于林常青想要辞去矿山工作去俞婷婷农村的老家找俞婷婷一事却不置可否。

  “妈妈您也真是的,婷婷姐有啥不好的?论长相论学历,她有哪一点配不上我哥了?非要把好事闹成今天这样!”一直没有说话的林常春看着妈妈埋怨地说道。

  “常青,你看这样行不行,先给婷婷写封信,告诉她我们全家都同意你俩结婚,希望她能回来。快过年了,事情总得有所准备才行。如果她同意,过了年就给你们办婚事。”沉思了好一会儿的林成祥终于把自己的决定告诉林常青。坐在一旁的林妈妈没有说话,但是从她看林常青的眼神可以看出来,她也同意老伴林成祥的想法了。

  林常青觉得父亲的想法也对,于是当天晚上他就给俞婷婷写了信,第二天就按照张丽媛给的俞婷婷农村老家的地址把信发出去了。可是,信发出就像沉入大海一样,林常青一直没有等到俞婷婷的回音。

  一年一次的春节林家在平静中度过。让全家人感到高兴的是,段晓敏在大年初一就到林家拜年来了,这给了林家父母一个意外的惊喜。

  春节过去十几天了,林常青仍然没有收到俞婷婷的回信。他决定遵从父亲的意见,先去到俞婷婷的农村老家看看,待见到俞婷婷后两人商量再决定下一步的打算。林常青因为骨折刚做完第二次手术,还在假期当中,所以暂时不向矿里提辞职的事。

  临走的头天晚上,林妈妈特地把儿子常青叫到自己房间交给他一个大信封。林妈妈说信封里有三千块钱,这原本就是打算给他结婚时安家用的。现在俞婷婷辞职回了农村,林妈妈和老伴林成祥商量好了,这个钱让他带去给俞婷婷,一方面是给俞婷婷怀孕补充营养的,另一方面如果俞婷婷实在不肯回矿山,可以用这笔钱在当地置办些嫁妆。

  “你给婷婷捎话,是妈妈不对,别怪罪妈妈。”林妈妈流着眼泪最后说道。

  看到母亲流着眼泪这样说,林常青的脑海里想起了母亲平时对自己的种种关心和爱护。他一下子就跪在了母亲跟前,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说道:“妈妈,对不起,是我放不下婷婷,没听您的话,请您原谅儿子吧!”

  林妈妈一看儿子跪下了,忙走到林常青跟前,抱住儿子的头,用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发,哽咽地叮嘱他不管怎样都要把俞婷婷带回家来,她会亲自给俞婷婷赔不是。林妈妈还说,等婷婷生下了孩子,林妈妈希望由她亲自来带。

  第二天一大早,林常青吃过了母亲给他做的早饭,便独自一人踏上了去往俞婷婷农村老家的路。因为有张丽媛给的地址,所以一路上还是很顺利,倒了两次车,林常青在当天下午4点多钟就找到了俞婷婷在农村的家。

  林常青来到俞婷婷的家门口,看到婷婷妈正在自家房子旁边的菜园子里忙着翻地。等婷婷妈看到是林常青站在自己家门口,一种掩饰不住的惊喜马上从她的眼神里显现出来。

  “孩子,你什么时候到的?”婷婷妈一边问一边从菜园子里出来。

  “妈妈,我来看您和婷婷。她在哪里?”

  听到林常青称呼她“妈妈”婷婷妈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她赶紧招呼林常青进了自家房子里。

  “婷婷在家过完年没几天就跟随他爸爸和弟弟去了深圳,说是要去那里开一家幼儿园。”婷婷妈一边给林常青倒水,一边和他说着话。

  “婷婷她还好吗?”此时的林常青急切地想知道俞婷婷的情况。

  “她挺好,就是肚子已经大了,看得出怀了孕”婷婷妈把倒好的一杯水递给林常青,自己也拿了一把椅子坐在林常青的对面。

  “妈妈,想必您和爸爸都知道,婷婷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我今天过来一是请求您和爸爸原谅我们不懂事,给家里添了麻烦。再就是请您和爸爸同意,我要和婷婷结婚。我会对婷婷好,会一辈子照顾好她。不会让她受累的。”林常青一脸诚惶诚恐地说道。

  婷婷妈一听林常青这样说,刚才忍住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孩子,你和婷婷的事我和她爸爸都知道了,我们都不怪你们,同意你们结婚。婷婷那时一个人在矿山工作,家人都不在身边,多亏了有你和你的父母亲照顾她。我和婷婷爸爸都非常感激你和你的家人。”

  林常青听到婷婷妈这样说,心里感到一阵温暖,还有愧疚。显然,婷婷即使在矿山与林常青交往的那段日子里受了那样大的委屈,但在回到自己父母亲身边后还是说了常青和常青父母亲的好话,并没有把她受到的委屈和伤害告诉家人,这也是为他和林家父母保全了脸面。这是一个多么善良的女孩子!

  “妈妈,我临来时父母让我把给婷婷的嫁妆钱也带来了,您看我该给谁?”林常青边说边把三千块钱拿了出来。

  “既然是你父母给婷婷的嫁妆钱,你就亲手交给她吧。也许此时婷婷在深圳开办幼儿园正用得着呢!”婷婷妈没有接林常青拿出来的钱。

  “您知道婷婷去深圳住在哪里吗?”

  “知道!”婷婷妈边说边起身进到隔壁的一个房间里去。过了一会儿,她拿来一个信封给林常青看。这是一封婷婷爸爸寄自深圳的家信,信的右下角注明了寄信的地址。

  “怎么?婷婷去深圳的事没有跟你商量吗?”婷婷妈有些疑惑地看着林常青问道。

  “可能是她走的太着急了,还没有来得及和我商量吧!”林常青笑了笑,接着又说道:“没关系的,妈妈。这个信封给我吧,我明天就赶去深圳找婷婷。我会留在深圳跟她一起在那里生活。”

  “你也从矿山辞职了?”婷婷妈又是一脸的疑惑。

  “我能在深圳找到工作做,您放心吧!”林常青一边说着,一边把婷婷妈给他的信封放进了背包里。

  当天晚上,婷婷妈给第一次来乡下俞家的林常青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这是当地人招待初次上门来家里的女婿必须要做的。婷婷妈还特地把婷婷在农村老家的一些长辈亲戚也请到家里来了,并在饭桌上把林常青郑重地介绍给大家。在长辈们的坚持下,林常青还喝了一小碗婷婷妈自己酿制的甜米酒。林常青深切地体会到了婷婷妈和到来的长辈亲戚们对于自己这个未来女婿的看重,他的心完全陶醉在了这香甜的米酒里。

  晚上,林常青就住在了俞家房屋二楼俞婷婷的房间里。进到俞婷婷房间里的第一眼,林常青就看到了摆放在床旁桌子上他十年前亲手做的那只送给她的小电风扇。俞婷婷似乎知道林常青会到这里来找她,人去了深圳可床上的被褥还没有收拾起来,整齐地叠好摆放在床上。

  “婷婷跟我说了,如果你来家里,就睡她的床上。她走之前把床单和被罩都洗干净了,还叮嘱我遇到天晴有太阳的日子一定要把被子和褥子都拿出去晒。这不,昨天就是个好天,这都是刚晒过了的,一点霉味都没有。”婷婷妈一边为林长青铺床,一边说道。

  看来,俞婷婷真的知道自己会来老家找她,就连他来到后睡觉的地方都事先安排好了。想到这里,林常青感到回到了自己的家一样,一种温馨的幸福感立时就把他整个的人都包裹了起来。

  林常青上床后就把房间灯熄灭了。他要早点休息,明天可能是个更加辛苦的长途之旅,需要在晚上把精神养足。刚才喝的甜米酒此刻有点上劲了,他觉得头有些昏沉沉的。林长青此时又想起了婷婷妈刚才说的话,这被子是俞婷婷去深圳之前刚洗过的。于是他用鼻子闻了闻被子的边沿,似乎仍然可以嗅到一种他熟悉的气味,那应该就是婷婷留下的体香吧!林常青突然有了一种很幸福的感觉,彷佛俞婷婷此刻就躺在他的身边。很长时间不曾做梦的他,第一次在俞婷婷的农村老家住竟然做了一个梦,他梦到自己终于在深圳的一个他叫不上名字的地方和俞婷婷相见了。那个地方绿水青山,俞婷婷开办的幼儿园就在山脚下的一个农家院里。他推开农家院门,看到俞婷婷挺着大肚子正在院子里的一棵榕树下和幼儿园的小孩子们做着老鹰抓小鸡的游戏。他抑制不住内心的幸福,在梦中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