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青橘竹马

青橘竹马

红豆炒栗子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0-04-22上架
  • 9462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一副药比买那个小丫头的还贵。

青橘竹马 红豆炒栗子 1083 2020-04-20 15:42:57

  燕国,帝都。

  荷叶田田青照水,群舟挽在花阴底。

  初夏多雨,云霄被墨汁浸染,萧萧浓雨几夜不停。

  沐云河岸围着不少摊贩,其中就不缺乏人牙子。

  每逢夏季,官宦及商户人家都会在沐云河畔乘舟游兴,一览河景。

  游兴之余,顺便再挑几个丫鬟回去伺候。

  商人是不会放过任向能赚钱的好时机。

  于是,沐云河畔就行成了东侧食铺,西侧牙行,南侧船摊,北侧古玩的固定摆放位置。

  一眼就能看出帝王之都文化素养深入人心。

  牙行。

  “啧啧啧,廖老二弄来的小赔钱货都灌了三五日汤药了,还是这副要死不活的模样,叫老娘卖给谁去!”

  一个虎背熊腰的牙婆盯着铁笼里蜷缩成一团,病殃殃的“赔钱货”暗暗叹息。

  那摸样,就好像是到手的白花花的纹银,一点点变成不值钱的破石头,还赔本儿。

  她本来瞧着那丫头不过七八岁的样子,容貌却是极好,以为能卖个好价钱。

  却不想这几日雨势磅礴。小丫头才淋了半日的雨,便面部通红,跟个烤红薯似的。

  她惜财,只舍得从医馆弄一些没人要便宜药材,煮来给小丫头喝。

  结果……这小丫头开始脸色泛白,额间冒汗,全身和炭火一样烫手,要死不活。

  她本来找药店问了一些药,想把小丫头的病治好。却得知那一副药比买那小丫头的钱还要贵。

  她可不做亏本买卖。

  眼看着别人手上的丫头,都是当天送过来,当天卖出去。自己手上的那个,愣是三四日没人过问。

  她急的都往小丫头脸蛋上涂满了胭脂水粉,企图蒙混过关。

  结果那些人嫌小丫头浓抹过重,看着跟个疯子似的,最后无人问津。

  她总不能把小丫头脸蛋上的胭脂水粉给卸了吧,那病怏怏的还卖得出去?

  得赶紧把这个病秧子卖了,以进价卖了也好,只要不亏本。

  省得夜长梦多,煮熟的鸭子带着锅飞走了。

  铁笼中。

  本是面容清秀的小姑娘,被人强行涂抹了胭脂水粉。

  小丫头缩在一角,整个身体不停的颤抖,全身弥漫而来的冷意,让她咬紧了嘴唇,殷红的鲜血从她下唇漫开,整个嘴唇像是被涂上了最鲜艳的口脂。

  “冷,我…我好……好冷。”豆大的汗洙从额间滚落,渐渐沾湿了衣襟。血珠一点一点的滴落裙身。

  张娘子撇了一眼小丫头,毫不留情的咒骂:“个小赔钱货,净没事找事。精神点儿,不然老娘就把你劈了!”

  说着,不耐烦的从一只残旧的木箱子里捞出一条又破又脏还被人扯了一半的毯子。打开铁笼直接把它抽到小丫头身上。

  就是因为那个病丫头,好多以前的顾客这几日都不敢来她铺里挑丫鬟了。

  往年这个时候,她数钱正数得疯狂了。

  “嘶。”

  小丫头半合着双眼,紧紧攥着被子。但她还是感觉寒冷,拼了命的把毯子裹满全身。脏兮兮的污渍沾在她花白的脸上,更显得悲惨。

  明明是夏日烈阳,却被她搞成冬日寒雪。

  她身旁的几个丫头,以为她快死了,拼命的移到铁笼另一端。生怕她把死气过在她们身上。

  她还没死了。

  棹移浮荇乱,船进倚莲来。

  一支游舫在藕花深处微动涟漪,惊起沙禽掠岸飞。

  游舫雅间,林二夫人与林老夫人对坐着喝茶。两人眼底尽是忧郁。

  “苏木姐姐,你拿好,这些都是有大用处的,我还要再摘好多好多小莲蓬……”芳龄为九的林二姑娘林月玥捧着满满一兜莲蓬,笑着递给身边的丫鬟苏木。

  “小姐,这又是有什么大用处?”苏木接过莲蓬,用一种来自姐姐的温柔,好奇的问她。

  林月玥:就是用一颗莲子收获一支藕一朵花一个莲蓬啊。

  简称种菜!

  林月玥眼珠子一转,嘴角一翘:“嘻嘻,等以后你就知道啦!”

  她的娘亲田氏自幼教导她要学会自食其力,自给自足,未雨绸缪。

  经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耳濡目染,她已经能够做到半个自给自足了。

  比如:她想吃莲藕,想吃莲子,还想吃炸莲花……就自己弄些莲子,在小院里种莲子。等到来年夏天,就可以吃吃喝喝玩个够。

  她正说话之际了瞟一眼雅间,正巧对上二婶冬日暖阳般的眸光,眸底还掺杂着一丝忧郁。

  对了,前一阵子二婶儿刚滑了胎,身体受损,再难有孕。

  这是二婶滑胎之后第一次出来。

  那个滑掉的孩子是个男婴,林叔唯一的嫡子,是她的小堂弟。

  “苏木姐姐,祖母和二婶在里面做什么?”

  苏木抬头瞧了眼,“奴婢听说是在商议过继一事。”

  “过继!选谁啦?是林笙姐姐吗?”

  林笙是林氏旁支中侍她最好的大姐姐,她做梦都想要林笙待在林府。

  “呃……”苏木蹲着平视眼前那叫一个兴奋的林月玥,“林笙小姐已经十二岁了,再过个三年就及笄了。”

  你觉得可能吗?

  “唉,可惜了。”她哀哀叹息。

  雅间。

  “老二媳妇,大夫说了,你如今抑郁成疾,需个孩子陪伴左右。我们族中有几个好孩子,你若喜欢,可以选一个过继过来。”

  林老夫人是真心为她的儿媳妇着想,她的小儿媳向来温柔体贴,一心一意孝顺自己,比自己儿子还孝顺。

  她心疼这个好儿媳离整日郁郁寡欢。

  “婆母,若真是那般,我害人家骨肉分离,人家岂不会怪我无情,我自己本是无儿无女的命,何苦连累别人骨肉分离。”林二夫人道。

  “你替旁人着想,可旁人未必领你的情。”林老夫人越说越激动。

  “你让姚姨娘亲自抚养她的一双子女,但那两个孩子,可唤过你一声娘亲?你小产了,他们可有过来瞧你一眼?”

  薛氏低头,“我本就不是他们的亲娘。”

  “可你是他们的嫡母,若你依旧无儿无女,等到垂暮之际,那俩孩子会为你养老送终?”

  当然不会

  养老送终?那真是想多了。

  薜氏低头不语,婆母所言极是。

  那姚姨娘的那一双儿女怎么会管她。

  在那两个孩子心中,是她阻断了姚姨娘成为嫡妻的机会。

  养老送终?可笑至极。

  “我是个半截身子入土的人,没必要坑你害你,养个孩子在你身旁是有好处的,你再细想想。至于那个孩子是什么出身,老婆子我管不着,你自己看着办。”

  总而言之,是让薛氏养个孩子在身边,那个孩子可以是丫鬟,也可以是林氏旁支的姊妹……只要是个人就行。

  “儿媳明白。”薛氏眸光低沉。

  “你明白就好。”林老夫人捧起茶细细品茗。

  薛氏的眸光穿过雅间,定格在林月玥身上,若她也有这样一个可爱的女儿,该多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