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我要当太后

第25章 双木

我要当太后 蜜桃三分甜 1284 2020-05-18 17:33:47

  因为只有双木是站得笔直的。

  他的个头不比其他人高,但是因为腿和腰站得笔直,显得比其他人都高出一截。

  清秀的面容透着一股书卷气和从容,目光正视前方,倒不像个小太监,像个读书郎。

  寒雪的目光从他身上掠过,注意到他淡然的眼神有一丝小小的变化。

  她微笑了笑,对一旁的嬷嬷道:“就左手数过来第三个吧。”

  嬷嬷答应着,告诉了领人进来的太监,太监带着人出去,又领进来七八个女孩。

  其中有一对长得很像的女孩儿,寒雪问了,知道是一对双胞胎姐妹,觉得有趣,也留了下来。

  寒雪让嬷嬷把三个人叫过来问话。

  “你们都叫什么名字?几岁?”

  “娘娘,我叫春晓,这是我妹妹春露,我们十一岁。”

  “对娘娘要自称奴婢奴才,没学过规矩吗?”一旁的嬷嬷出声纠正她们。

  两个小女孩吓得跪倒在地,寒雪却不以为然,今天之前自己也不过是秋霞宫的奴婢,为了习惯这个称呼也花了很久的时间。

  “罢了,慢慢学吧。你呢?”她清澈的目光落到小太监身上。

  “双木,十二岁。”小太监惜字如金,说完了又紧紧抿起了唇,目光却有些躲闪。

  “双木?是林吗?”寒雪觉得这个名字有趣。

  一旁的嬷嬷就为她解释:“他本名有谐音字林,替他改了这个名。”

  “是吗,哪个林?”这句话却是问双木的。

  双木挣扎了半晌,吐出一句话:“麒麟的麟。”

  寒雪想到之前嬷嬷说的,这些小太监都是因罪而入宫为奴的,想必之前是哪家高官大臣精心养育的麟儿吧。她便不再往下问了。

  这一日有些忙碌,到了傍晚,寒雪憋不住,找了白天的嬷嬷问:“今天皇上来吗?”

  那嬷嬷赔笑道:“本来皇上派人传话来是要来的,不过刚听说,贵妃娘娘突然病了,皇上现在去贵妃娘娘宫里了。”

  又是贵妃……寒雪想起那日在坤宁宫,上座的女子投来的冰冷的视线,不由感同身受般打了个哆嗦。

  一连三天,她都没等来司马彦。只是皇上的赏赐倒是不断,今天金珠,明天玉器,后天绸缎。

  她想着那一日在秋霞宫,他给她的那个吻,还有让自己跟着他走。

  当时,自己还想着,是不是依靠着他的宠爱,就可以在这宫里横着走,再不用担心什么,可见,这都是不踏实的。

  这才刚开了个头,寒雪就觉得艰难。

  “双木,你在做什么?”她抱着手炉,在阁楼顶上闲着赏雪,突然看到双木端着一大盘零零碎碎的东西上来。

  “吃的。”双木依然惜字如金,把盘子放到她面前。

  木盘里放着几只小碟子,有些干果和精致的糕点,还有一壶热茶,放在草编的筐里。

  寒雪拈起一颗杏干,放进嘴里,看到双木仍像木头似的杵着,有点想逗逗他,便拿起一颗杏干,走到他面前,塞到他手心里:“尝尝,很好吃。”

  双木捧着杏干不知所措,寒雪看着他窘迫的样子,不由笑了起来。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却原来呆呆的。

  看着她的笑颜,双木的脸变红了,逃也似的下楼了。

  春晓和他擦肩而过,差点被他撞到,上了楼,寒雪冲她招招手,让她过来。

  “娘娘,奴婢今天去找小荷说话,她说贵妃娘娘病得很重,天天在床上躺着,皇上每天都去看她。”

  “哦,请太医了吗?”

  “请了太医来诊治,天天吃药。”

  寒雪眼珠一转,吩咐道:“我胃口不好,你去太医院请个人来瞧瞧,也不用兴师动众,太医院有个医女名叫素蘅,把她请来就是。”

  “娘娘不舒服的话请太医来瞧瞧不是更好?”

  “不用了,若是素蘅不在你就回来。”

  “是。”春晓答应着下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