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清城阁

第四十章 训斥

清城阁 太阳光下行走 2020 2020-05-17 14:46:02

  皇帝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意别人说他的皇位得位不正,所以对一些先皇当时的老臣子心有芥蒂,这些年为了除掉自己这个弟弟,他可没有少动手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是无功而返。

  三天后

  清城收到来自北境老坊主的训斥信,这么多年来,清城做事情一直非常稳妥,但是自从来到金陵之后,仿佛有一种不受控制的感觉先是在他不知情的情况搞了个什么清城阁,这个就不说了,也是为了王爷,但是那么重要的刺杀任务,居然失败了,以至于要派出焰水阁这么重要的组织去善后。

  清城对于师父的来信没有做任何的解释,错了就是错了,就应该用更好的办法去补救,光解释是没有任何用的。

  同样的,老坊主也给萧禹去了信,说明自己隐瞒焰水阁的原因。

  萧禹收到老坊主的信,也没有什么表示,原因很简单,他是主子,老坊主是下属,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老坊主出面解释合情合理。

  “李木,告诉冯叔,让他在北境好好经营,不要出什么问题。”萧禹极其冷漠的吩咐李木,

  如果老坊主在旁边的话,应该很能听的出来,这是萧禹的警告,作为属下,只需要好好做事,不要和主子打什么哑谜。

  李木:“是,王爷。”

  在萧禹身边最久的也就是李木了,他深知,这么多年来,除了清城,在萧禹面前没有任何特例。

  “李木,去将当年母亲留下来的那一对赤金的牡丹花步摇送到柳国公府。”萧禹接着说道。

  “但是王爷,按照品级,柳小姐不能佩戴。”李木提醒道。

  “你送过去,柳国公懂得。”

  “是,王爷,属下这就去办。”

  柳国公府

  “李大人,王爷可有吩咐其他的事情。”柳国公一脸焦灼的看着李木。

  “国公爷稍安,王爷只说您会懂的,东西送到,在下就先告退了。”说完李木便离开了,剩下老国公一个人在大厅里发呆。

  当然,萧禹也不会蠢到就送一个牡丹步摇过去,只是其他的东西都成了陪衬而已。

  柳国公:“来人,去将大小姐叫过来。”

  “是,老爷。”

  大小姐就是柳灵,因为柳家几乎每一代就只有一个闺女,所以柳淑妃出嫁之后,国公府就剩柳灵一个小姐了。

  很快,柳灵便过来了,看到大厅里放的这些礼物,他很是不理解,这些东西不是一向由母亲打理吗?今日祖父叫我过来所谓何事?

  她的母亲也就是柳国公的大儿媳妇儿,也是出身名门的大小姐,他们柳家也是军功累累的世家,所以平时一向都很低调。

  柳灵:“祖父,您找灵儿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柳国公:“灵儿,来,过来。”

  柳国公将李木带过来的牡丹步摇交给柳灵,她看了之后片刻间愣住了,“祖父,这?”

  柳国公伸手示意她不要紧张,“这个是王爷送过来的,相信你看到这个也应该能明白,这个是什么意思。”

  柳灵点点头:“祖父,咱们家真的要。。。。。”她并没有将争储说出来。

  萧禹将这个送过来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要开始行动了,当然也同时许了柳家事成之后的皇后之位和太子之位。

  自古以来立嫡立长,只要柳灵生下皇子,那就是他下一任的皇帝,虽然柳家并不在意这个,但是像他们家这种豪门大族,已经走到这个位置上了,不进则退。

  柳国公:“灵儿,有些事,心里明白就好,祖父今天叫你来只是希望你能明白,如果以后真的能成功,一定要保住你姑姑和宁王。”

  柳灵:“是,祖父,灵儿定不忘祖父今日的托付。”

  柳国公点点头,示意她先下去吧,随后便派人将萧禹送过来的东西都送到了她的院子里,但是那对步摇,确始终没有展现在人前。

  现在她已经是八王准妃,板上钉钉的事实了,所以身边也不知道有多少皇宫派来的眼线。

  作为一个大家闺秀,她虽然深处深闺,但是起码的政治她还是懂的,踏进八王府,她就是身系两家存亡的关键人物了,所以她必须得小心在小心。

  好歹是出生于武将世家,所以安全问题倒是不用担心。

  回到王府李木便去回禀了萧禹“王爷,东西已经送到了。”

  “柳国公说什么了吗?”萧禹问道。

  李木:“没有,他很坦然接受了,咱们需不需要派人保护他们一家。”

  萧禹点头:“派些暗卫过去,顺便将王妃身边的人清理一下,本王不想给自己府里找麻烦。”

  李木:“是,王爷,属下这就去办。”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边萧禹的事情刚刚平静下来,还没结束,那边又传来沈逸君出事的消息。“什么,沈逸君遇刺?”

  冯莫:“是的,小姐,是影娘悄悄派人传来的消息。”

  “怎么会这样,这可是金陵城,宸阳侯夫人也太大胆了。”清城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这几天因为这些事情,都没有去清城阁,现在沈逸君又出事儿了,真是祸不单行。

  清城:“去,准备一下,待会地我们过去看看,还有,先去药坊将林堂主也一起请过去。”

  冯莫点头,转身就出去了。

  这都什么事儿呀,这些达官贵人一天吃饱了是没事儿干吗?净是整些刺杀的事情。

  “来人。”清城叫了另一个人出来,像他们这种大的组织,办事的人肯定不止冯莫一个了,要不然不把他累死才怪。

  “小姐。”

  “去,给我查这个宸阳侯夫人,越详细越好。”清城吩咐到。

  “是,小姐。”

  她就还不信了,难道就一直是别人给她找事情,本来就已经够忙了,现在给我把沈逸君弄的也躺在床上,不是想累死她吗?

  既然给我找不痛快,那我就先让你不痛快。

  气的清城只差要骂人了,她从来都不知道,来到金陵城之后事情会变得这么复杂,还不如让她待在四方城治病呢,起码这事儿简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