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清城阁

第七十六章 暴乱4

清城阁 太阳光下行走 2198 2020-06-05 08:05:34

  沈逸君听到清城这么说,也就放心了,反正那个家如何,他是一点都不关心。横竖又不是他亲手杀的,是他们自己自作孽不可活,怪的了谁呢?

  陈王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起兵计划,其实有点门道的人都知道了,只有他一人还在那里沾沾自喜而已。

  这重大日子的到来总是这么的慢,不紧陈王万分期待,这些知情人士也是紧张万分呐。

  十月三十的这天晚上,国舅就已经将人安排在了宫城外了,北境王安排的人也在当晚被国舅放进城来了。现在只要等到天一亮,禁军开门他们就可以杀进宫城了。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国舅就等着宫墙上的人放出信号,打开门杀进去,他们就是另外一番天地了。

  等了一夜的国舅终于等着这一刻了。

  禁军将宫城的门打开了,国舅对着后面一挥手,陆陆续续的人就进去了。

  陈王带着北境王安排的人紧随其后。

  这个点正是人睡觉睡的最熟的时候,所以宫里一些不知情的人都还在睡觉,这样也让他们省事,下迷药就好了。

  国舅,陈王,禁军首领碰头之后就开始商定按照之前的计划行事,陈王和国舅带着人直接去了皇帝的寝宫。

  陈王一直没有发现,他进宫实在进的太顺利了,一点意外都没有,但是有可能是因为被即将来的胜利冲昏了头脑,所以根本没有注意这些。

  来到皇帝寝宫的时候,旁边的这些下人下了一跳。

  “参见陈王殿下,不知道陈王……啊,”还不等人将话说完陈王就将人结果了,当然紧接着其他人也都杀了。

  来到皇帝床前的时候,郑岩才跑出来,看到一地的血,一地的人,郑岩指着陈王气愤的说道:“殿下,您这是干什么,造反吗?”

  陈王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用最狠的语气告诉郑岩:“郑总管,本王如果是你,就乖乖的在一旁不要说话。”

  郑岩:“你……”这么多年了,自从萧正登基,就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了。

  这时候皇帝从后面走出来,“郑岩,过来。”

  皇帝将郑岩叫过去,看着陈王一身盔甲,英姿飒爽的样子。

  皇帝开口道:“萧洛,你胆子不小呀,敢造反,你母后给你的胆子吗?”

  陈王现在压根儿不畏惧皇帝威信:“父皇,您何必如此说话,母后已经病的不能起床了,又怎么能知道这件事情。”

  皇帝笑到:“哈哈哈,果然是条汉子,一人做事一人当,朕欣赏你。”

  陈王回应道:“多谢父皇夸奖了,这不是跟您学的吗?”

  皇帝最讨厌别人提起当年的事情,当年因为自己的父皇病重,所以他也采取了同样的手段,夺得了自己亲弟弟的皇位,现在自己的儿子也同样走了自己的老路。

  “混账,你以为你能成功吗?”皇帝恶狠狠的说道。

  陈王不紧不慢的说道:“不试试又怎么知道不可能呢?来人,将人都带上来。”

  虽然禁军首领是太子的人,但是陈王也没有傻到只买通了他一人。

  国舅的侍卫带着北境王的人将后宫的所有人都带到了皇帝的寝宫,正和殿。

  太后看到陈王这副样子就知道,造反无疑了,太后也是腥风血雨过来的,自然不会被这样的场面给吓着。倒是后宫那些嫔妃,被吓得尖叫。

  陈王听的实在是烦:“别吵了,再吵小心本王杀了你们。”

  但是女人哪里能听的进去,陈王给国舅使了一个眼色,国舅也不管不顾,拉起最近的一个人就抹了脖子,好巧不巧。这个人就是皇帝最近新封的贤妃。

  那些妃嫔看到死了一个人了,顿时就安静了。

  太后在一旁看着陈王,说道:“洛儿,你这么做就不怕天下人说你杀父弑君吗?”

  陈王笑着看向太后,眼里满是不屑:“太后,哦不,皇祖母,难道不知道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吗?”

  太后听了他的话,也不多言。

  陈王在殿中看了一圈,发现不妙,脸色突然变了。

  “怎么回事,柳贵妃呢?”

  这个问题一出,国舅也懵了,看着带头的侍卫,怎么回事。

  侍卫看了一下,“回殿下,属下不知呀,刚刚柳贵妃明明在里面的呀。”

  陈王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将剑架在皇帝的脖子上:“父皇,你不会指望一个女人来救您吧,快写传位诏书吧,不要拖延时间了。”

  皇帝压根儿不为所动,自己走过的路,怎么可能让自己儿子再走一遍。

  “嗯,父皇,你真的以为本王不敢吗?”

  皇帝一个白眼:“你敢吗?”

  敢的话你抓他们来干嘛?皇帝指着殿中后宫的那些女人。

  陈王眼里的坚定越来越少,“父皇,不要逼我,我知道你对这些女人不在意,但是那些孩子呢?他们可都是你的亲骨肉呀。”

  陈王指着那些比较小的皇子。

  一个帝王,当然是不会受到别人的威胁的。

  皇帝开口道:“那又怎样?”

  陈王只得来强的来了:“来人,去给我找,找玉玺,找兵符。”

  国舅听到陈王发话了,赶紧让下面的人进去找。但是什么都没找到,只有空盒子摆在里面。

  皇帝一脸的淡定,根本不理会那些人在自己殿中翻箱倒柜的。

  进去找的人出来汇报:“启禀殿下,没找到?”

  陈王这下更慌了:“怎么会没有,你们仔细找了吗?”

  “仔细找了,只找到了盒子。”

  陈王将手里的剑按的更用力了,“父皇,您不要逼儿臣。”

  这时外面的厮杀声已经响起来了,陈王听到外面的声音,已经知道此次造反失败了。但是他也不可能就这么放弃。

  “洛儿,父皇逼你了吗?是父皇让你造反的吗?”皇帝正说着,柳贵妃带着皇后进来了。

  皇后看着自己的儿子用剑指着皇帝,立马开口喊道:“洛儿,你这是干什么?”

  陈王回过头看着柳贵妃挟持着皇后:“柳贵妃,你想干什么,放了母后,本王饶你不死。”

  柳贵妃还是一脸的冷淡:“陈王,本宫只是带皇后过来,让她看看自己的儿子干了什么?”

  陈王满眼的怒火,自己的计划里面怎么就忘了还有她这么个高手在后宫。

  “外面的人是你带来的吗?”

  陈王问道。

  柳贵妃回答:“陈王太看的起本宫了。”

  皇后眼里留着泪,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算是完了,自己的家族也完了。

  “洛儿,你怎么这么糊涂呀。”皇后已经哭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什么了,只能以泪洗面来表达自己现在的无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