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清城阁

第八十六章 对立

清城阁 太阳光下行走 2124 2020-06-25 22:00:06

  来到沈逸君的别院,林堂主很快也就被人带来了,看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清城,林堂主知道,这次的病也是来势汹汹。

  将清城送到之后冯莫就离开了,接下来的很多事情都需要他去办,他没有时间守在这里,无奈林堂主只得使唤沈逸君了。

  “沈公子,先让侍女给清城将衣服换一下,我先去外间配药。”

  沈逸君当然能懂林堂主的意思,于是便吩咐丫鬟先给清城换衣服,他陪着林堂主一起去外间配药。

  来到外间沈逸君便开口问道:“林堂主,清城的伤,没有大碍吧?”

  林堂主看了一眼沈逸君:“老毛病了,外伤处理起来比较麻烦,还得麻烦你去找两个医女。”

  沈逸君转头就对旁边的人说道:“按林堂主说的办。”

  林堂主待人走后问了一下沈逸君:“这里的人都靠得住吗?”

  沈逸君肯定的的回答:“林堂主放心,这里都是我的心腹,我不会将清城置于险境的。”

  “嗯,这就好。”

  其实对于林堂主来说,萧禹和沈逸君两个人他更加相信沈逸君一些,毕竟站的高,风险大。

  虽然说林堂主说没什么大碍,但是看着清城这样躺在床上,他还是很担心。

  林堂主看着沈逸君着急的样子:“沈公子不要太过担心,虽然清城这次的病来的比较猛,但还是能控制的住的。您先让人安排一间房,一定要密闭的空间,我到时候用。”

  沈逸君点点头,马上又吩咐下面的人去办。

  为了不打扰林堂主,沈逸君走到花园的石凳上去等候。

  “去,给我将影娘找过来。”

  下人回复到:“是,公子。”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影娘就赶过来了,看到沈逸君焦急的样子,他的内心也是一阵揪痛。

  影娘走到沈逸君身边:“公子,您找属下?”

  沈逸君看了一下影娘,开口说道:“影娘,清城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

  影娘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既然知道了,那清城的苦就不能白受。”

  影娘:“是,公子。”

  沈逸君对冯清城有多重视,影娘心里是清楚的,所以在影娘的心里,也是一直将沈逸君当女主人来对待的。

  “去,清点我们所有的,资产,我想八王爷应该也要行动了。”

  影娘收到命令,马上下去办事了,很明显,只要八王爷成功坐上皇位,那么自家公子就再也不只是一个单纯的商人了。

  沈逸君一方面在别院照顾清城,另一方面准备八王起义的事情,根本不知道外面现在的流言满天飞。

  什么八王新婚当晚为了救红颜知己弃自己的新婚妻子不顾,又说清城阁的阁主是八王爷的老情人。

  但是这些流言对于萧禹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和皇帝对垒,同样的对于沈逸君来说,流言什么的,和清城的安危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果然不出乎他的意料,第二天一早,宫里就来人请萧禹进宫了,也顾不得什么新婚不新婚的了。

  来到正和殿,萧禹就简单的行了个礼,皇帝看着自己这个桀骜不驯的弟弟,真是火气一下就上来了。

  “老八,你知道你昨晚干了什么吗?”

  萧禹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开口道:“当然知道,难道皇兄是要我给您将昨天的事情重述一遍吗?”

  没有一丝承认错误的意思。

  皇帝看到这样的萧禹,更加有一种想杀了他的心。

  “难道你不知道他是陈王谋逆案的嫌疑人吗?”

  皇帝眼睛直直的瞪着萧禹,就想从他那张脸上找到一丝破漏。

  萧禹更加有恃无恐的说道:“我想皇兄应该是误会了,她不可能是。”

  皇帝抓住字眼,赶紧追问:“你怎么确定,难道她是你的人。”

  萧禹摊开双手:“不明显吗?皇兄何必在这里装糊涂,她是不是我的人,难道皇兄不知道?”

  皇帝:“那陈王谋逆一案,有你的手笔吗?”

  萧禹哈哈大笑:“哈哈哈哈,皇兄,您是太看得起我,还是太看不起我,事情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不妨和你只说,我要动手的话,今天坐在上面的人就不是您了。”

  “哈哈哈,皇兄,大家相安无事,好好生活就行。”一边说一边往外走。

  皇帝坐在龙椅上已经气的脸都扭曲了,这真的是嚣张,但是偏偏自己那他还没有办法。

  一旁的太监看着皇帝的样子,也是吓得不轻。

  郑岩开口道:“陛下,您要保重龙体呀。”

  正当郑岩说的时候,外面的太监跑进来:“不好了,不好了。”

  郑岩一听,赶忙上前:“什么事情大惊小怪的,说。”

  太监结结巴巴的说道:“回陛下,皇后娘娘薨了。”

  郑岩赶紧跪下:“陛下。”

  皇帝现在压根儿没心情管这个事情。

  “那就让有司去办,后宫不是贵妃管理吗?让贵妃去主持。”

  这就是天家的男人,可以无情到你想不到的地步,一国之母的陨落,葬礼的场面还不如一个妃子,自己最宠爱的儿子被发配,留下的一双儿女,对自己不闻不问,满朝大臣都在感叹,这无疑是东洲开国以来最惨的国母了。

  一连串的事情打的皇帝根本是措手不及,所以他压根儿没时间去管皇后。

  皇帝不知,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失去朝中大半人的支持,本身就是夺来的皇位,支持他的人又被萧禹剪除的差不多了,剩的也都是些残兵弱将和中立者。

  此时的皇帝才意识到,原来不知不觉在自己的猜疑中,处理的都是自己的羽翼。

  皇帝一下子瘫坐在龙椅上,嘴里念叨着:“原来朕真的什么都不剩了。”

  郑岩跪在一旁:“陛下,您还是咱们东洲国的陛下呀。”

  皇帝摇摇头:“你不知道,他为什么可以这么有恃无恐,他有先帝的传位诏书,而且不知不觉中,朕的这个弟弟,已经收服了朝中大部分人了。”

  郑岩何尝不知道皇帝现在的处境,但是他是皇帝的人,皇帝没了好日子,自己会好吗?

  正在这时,太后进来了。

  “皇帝呀,你还有哀家。”

  皇帝摇摇头:“母后,朕不想连累您的母家。”

  太后苦笑:“你以为不想连累,萧禹赢了之后就会放过他们吗?”

  母子俩的眼神交汇,深知二人已经没有退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