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清蝉

第四章 直播赚钱

清蝉 南黎泽 1566 2020-04-21 12:37:03

  第二天

  唐清蝉去镇上买了点水果,牛奶。

  晚上

  唐清蝉依旧在直播

  观看的人数和昨天来比翻了几倍

  49.9万人

  唐清蝉又开了一局巅峰赛

  她预选了小乔

  恰好队伍里有人要玩女娲

  【蝉蝉发胜率,吓死他!】

  【蝉蝉别怂】

  .....

  小乔47场96%的胜率

  发送

  【三楼是夏蝉吗?我在看你直播哎】

  【呃,是】

  【二楼兄弟把中单让给她吧。】

  【......】

  二楼选了个蔡文姬

  【一楼上单用的橘右京,二楼选软辅】

  【不能扛啊,不会要演吧。】

  “他应该演不了。”

  唐清蝉在中路刚清完兵

  下路蔡文姬就送了一血

  【蝉蝉小心他演你!】

  “这演员太猖狂了。”

  【主播这局如果赢我送你两个火箭】

  “两个火箭?你说的哦。”

  下路一塔已经被推掉

  对面射手开始支援中路

  唐清蝉打的是法强流

  提前叫来打野,给了对面去上路支援的假视野使对面射手放心的点塔。

  “3.2.1”

  “打野跟上。”

  打野韩信三杀

  【这一波法野配合的可以】

  两人借着优势快速推完中路一塔,

  接下来就是法野联动的紧密配合

  【这打野好帅啊!】

  【信乔cp我可以】

  【周瑜骂骂咧咧的退出直播间】

  尽管蔡文姬一直送

  这局还是赢了。

  【夏蝉是我的】送来2个超级火箭

  后面又播了一小时就换了小号

  “今天想玩一会小号”

  主要是不想再像昨天一样玩到那么晚。

  唐清蝉上线接受了王睿阳的邀请

  王睿阳并不知道唐清蝉在直播,自顾自的和她聊天。

  弹幕【???】

  【夏蝉是我的:蝉蝉快解释下他是谁?】

  “他是我的一个同学。”唐清蝉语气停顿了片刻“今天他要带我上分。”

  【主播别开玩笑了!】

  【蝉蝉他怎么带你啊!哈哈哈】

  “就,我开局送几个人头他就可以带我了。”

  【夏蝉是我的:体验带妹的乐趣】

  *

  下播

  唐清蝉在后台看了看自己今天的收入

  2.37万

  唐清蝉提现了5000到银行卡,给爸爸发了2000给妈妈发了2000。

  又给了弟弟200

  过了一会唐枕木发来了一大堆消息

  【唐清蝉,你就好好学习,不用赚钱,我还供得起你。】

  【你看看你的成绩,以后就别老直播了,晚上直播费眼】

  【好好学习才是出路......】

  【是爸没本事,对不起你们娘仨,跟着我受苦了】

  唐清蝉心头微微一涩

  她想起几年前

  穿着洗的都发白,还没穿几天就起球便宜衣服。

  冬天的她喜欢在教室玩,因为暖和,一件羽绒服从袖子长穿到袖子短。

  袖子上都是磨损和洗不掉的污渍。

  身上穿的都是别人穿剩的,拿过来还会说一句“没怎么穿过”。

  家里的杂物乱七八糟的堆在屋子的角落,像是一个垃圾场。

  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安逸。

  她开始并没有直播,只是在很多视频网站上发表各种视频来获取粉丝,最终在狼牙直播。

  她也曾因为父亲一个,月2500的工资而徘徊,初中学校的学习资料都是自己赚的钱买的。

  从帮别人摆摊两小时30块。

  到在网上学习各种技能2小时500。

  到现在两小时10000。

  帮别人剪辑视频,制作广告,接绘画单,配音......

  唐清蝉什么都做,只是为了为家庭减轻负担。

  在那样的生活中,自卑的种子悄然发芽。

  卑从骨中来,万般不如人。

  *

  8.31日下午二点

  学生返校

  唐清蝉趴在桌子上

  假期整整放了3天

  不过显然三天很短,同学们都还很黑。

  同学们比以前熟悉了很多,不过变化最大的还是张清苒

  此时她正和男班长聊天

  两人看起来已经很熟了。

  视线回到眼前的橡皮上

  “小唐?”

  唐清蝉一下直起腰“王睿阳?”

  “嗯,”王睿阳拉出慧慧的板凳,拿起手中提着的小袋子“送你的。”

  唐清蝉有些吃惊

  “送我?”该不会是什么恶搞吧。

  “拆开看看?”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里面该不会装了青蛙吧!”唐清蝉把手伸得远远的,轻轻打开了袋子里的盒子。

  竟然是一对耳钉

  很精致的星月组合,镶了小小的粉钻,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唐清蝉将盒子合上,推了回去“这我不能收。”

  王睿阳脸上划过一抹失望“别呀,我又没耳洞,我出去玩看着好看,就买了,本来想送我妈,我妈她不要这么少女的。”

  “这......要不我给你钱吧!就当是卖给我。”

  “那放假请我吃顿饭吧,就当是给我钱了。”

  唐清蝉也没缘由再拒绝的

  “谢谢,这耳钉真漂亮”

  “那吃饭的地方我挑?”

  “什么地方都可以,我请客!”哪有我挑地的道理。

  “好,那我先走了。”现在就想去吃饭......

  唐清蝉把小盒子放在上衣兜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