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成了神仙大佬心尖宠

第二十章 私人福利

我成了神仙大佬心尖宠 千枝为芽 2039 2020-05-07 23:55:46

  千岁离开办公室,和林想一起走,在楼梯口碰上蒋梨。

  管真如不在,她一个人站在这里像是在等人。

  将要走过去的时候,蒋梨虚虚伸手拦了她一下,“千岁,你晚上还要请假出去吗?”

  “是啊。”

  蒋梨看了林想一眼,问千岁,“中午阿止去找你了吗?真不好意思,他又为了帮我借书为难你了吧?”

  为难?

  可能周昀止的举动确实可以这么说,但对千岁来说,并没有被她放在心上。

  眼前这小姑娘的行为语言在千岁眼里其实很好懂其中的意思,无非是和她表现自己和周昀止的关系之好。

  小女孩家的心思。

  千岁轻轻点头,“不过为难说不上,因为我没把书借给他。还有事吗?没事我们要走了。”

  蒋梨微微笑了下,让了路。

  走出一段距离,林想谨慎的开口:“千岁你住校的吗?”

  “没有,学校的床位不够了。”

  “那你想住的话我可以替你留意一下。”

  要不是因为寝室申请不到床位,千岁应该早就从周家搬出来了。

  闻言,千岁礼貌的冲她笑笑,“那麻烦你了。”

  离得近,林想这次仔细看清了千岁的脸。

  其实千岁的五官长的很好,脸部线条又柔和圆润,更偏向于温婉浓郁的古典皮骨相。尤其是一双眼睛,饱满的卧蚕和微微上扬的眼尾都让她好像时时带着笑。她的气质和仪态又是十足十的加分项,美中不足的是她太瘦,面色饥黄,气色看起来不太好。

  不过林想几乎可以想象的到,要是她养好了身体,肯定会出落的很漂亮。

  林想不太好意思的垂下头,“不用这么客气,我们是同桌嘛。对了,你做兼职的地方在哪里?”

  “那边。”千岁指了个方向。

  “那好巧,我要去的地方也要经过那边,以后放假有空的话还可以去找你玩呢。”

  千岁跟林想在网吧门口分开,走到柜台前时看见唐鹤言坐在最近的一排座位上。她跟他打了声招呼,放下书包,在柜台后坐下。

  唐鹤言放下手机,隔着段距离跟千岁说话,“中午你整理资料的电脑我放在你那了。”

  “好,我晚上会整理完给你。”千岁看见旁边放着的电脑。

  “中午那个男生下午又找你了么?”

  千岁打开笔记本,扬眼看向他,“没有啊,怎么了?”

  唐鹤言反倒不说话了,轻摇了摇头,继续低头看手机。

  手机里开着对话框,对面的人的信息一条接一条的发过来——

  傅思让:你说下午来找我买书的那个人是你介绍的吗?

  傅思让:那可是赫蒂的绝版书,我们家老爷子收在宝贝书房里的,你居然叫人来找我买?

  傅思让:你想让我死。

  唐鹤言冷白如玉的手指轻点几下屏幕,问对面:那你卖了多少钱?

  傅思让没犹豫的:五十万。

  他还贱兮兮的在后面加了一句“嘻嘻”。

  唐鹤言唇角弯起:我觉得还可以再多点。

  傅思让:那小子干了什么你要这么坑他?

  真要说起来,这书确实是绝版,对需要它的人来说很珍贵。但要是说一本书值几十万,好像又觉得实在太不可思议。

  所以傅思让认为,唐鹤言找人来自己这买书,肯定不是好心要帮那人。

  毕竟唐鹤言自己那就有一本。

  有人过来找千岁开机子,唐鹤言的视线在她身上停留几秒,摁下语音键,温柔磁性的嗓音被录下来:“他自己可以选择买还是不买,我只是给他指了一条路,他现在能买到还应该谢谢我。”

  傅思让听见他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说这种话,不由得只想给他竖起大拇指。

  …

  千岁在网吧吃过晚饭,又趁着没人的时候给唐鹤言整理资料。

  都是些细碎的文字,难度不大,就是挺费神。

  千岁将近十点才全部整理完,贺毓呈晚上来了,千岁直接保存好上楼交给唐鹤言。

  唐鹤言没看,直接用邮箱发出去。收到对方的自动回复,唐鹤言合上电脑,拿起一旁的车钥匙,“走吧,我送你回去。”

  这个点回周家别墅区的地铁已经没了,公交更不用说。

  千岁没扭捏,收拾好书包跟他离开网吧。

  一路上千岁没影响他开车,戴着耳机在听股市消息。到周家别墅区外,外来车辆进不去,被保安拦住。

  千岁收起耳机,解开安全带,挂着浅浅的笑,“我从这里下去就行,不用进去了。”

  唐鹤言扶着方向盘调头,侧脸精致清然,“这边有个车位,停着送你进去吧,当散步了。”

  他转头看向千岁,小姑娘怀里抱着书包,坐的端正,很是乖巧的模样。他收回视线,停好车,“耽误你现在才回来,不送到家我不放心。”

  下车后唐鹤言拎过千岁的书包,不重,好像没装几本书。

  唐鹤言道:“附中应该还不错。”

  千岁臂弯搭着附中校服,晚上了她用不着继续穿着,整个人显得愈发纤瘦,她嗓音轻轻,“挺好的。”

  “我听说下午你遇到点麻烦?”

  “这你也知道啊?”千岁不怎么意外,弯着眼睛问他。

  唐鹤言侧首看她,漆黑的眼里映着温和细碎的亮,眉眼间笑的意味更显浓郁,“只要我想知道。”

  千岁摸摸额头,“是有,不过只是小事,已经解决了。”

  夏夜,四周静谧,微风徐徐,户外的温度算得上舒服。

  唐鹤言继续道:“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我。”

  这样的时刻千岁以前已经很久没体验过了,心情还算不错,故意歪头问他:“这也算在员工福利里面吗?”

  唐鹤言也故意想了想,“私人福利吧。”

  千岁笑了笑,没说话。

  前面不远处就是周家的房子,千岁拿过自己的书包,停下脚步仰着头跟唐鹤言道谢:“前面就到了,谢谢你送我,明天见。”

  “嗯。”唐鹤言应了下。

  走进周家的前院,千岁关好门转身,猝不及防的撞见几步远的地方站着的周昀止。

  千岁见他板着脸,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率先温温静静地开了口:“在等我吗?”

  “刚刚那个人是什么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