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成了神仙大佬心尖宠

第二十四章 这可是哥哥的老婆本

我成了神仙大佬心尖宠 千枝为芽 2018 2020-05-11 23:53:37

  一节体育课结束,操场上的学生们一个个像暴晒下缺水的花骨朵,都蔫了。

  林想挽着千岁的手臂上楼,身边是来来往往的学生,她好奇的问千岁:“你的外套呢?”

  千岁正在低头给唐鹤言发消息,闻言收起手机,面不改色的道:“丢了。”

  “丢了?没找到吗?”

  “嗯。”

  “那你要和高老师说一声再申请新的了。”

  千岁:“我会和高老师说的。”

  身侧突然有人走过,粗鲁地撞上千岁的肩膀。

  千岁抬眼看过去,谢皎皎手里拿着饮料笑嘻嘻地看着她,“不好意思啊,不小心撞到你了。”

  林想皱皱眉,“人多,你小心一点。”

  “哎千岁,你这么没穿校服了?”谢皎皎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指着千岁的衣服,半遮着唇和身旁的人说,“还以为她这么热的天天天穿着外套是因为太黑了不好意思露出来,原来也没那么黑嘛。”

  “你太过分了吧!”林想气得上前一步,被千岁拉住,示意她不用说。

  谢皎皎羞辱完,和朋友肆无忌惮地嘲笑起来。

  惹的旁边路过不知情的频频回头看她们。

  千岁拉着林想,侧首看了谢皎皎一眼,继续上楼了。

  她一点没有生气的迹象,表情很淡,甚至唇角还带着似有若无的笑。谢皎皎生气的剁了下脚,往楼梯上看了看,“就装吧你!”

  回到座位,教室里有空调吹着,千岁端起杯子喝了口水,低头打开手机。

  唐鹤言后来回了消息:请假是有什么事吗?

  月入十万:回去一趟有点事。

  这个微信名字是千岁刚刚改的。理由很简单,她投进股市的钱要快点翻,好让她尽早把借唐鹤言的十万块钱还了。

  简单又粗暴。

  唐鹤言:准了。

  唐鹤言:你就这么想挣钱啊?

  千岁看着屏幕,猜想他肯定是发现自己新改的名字了。

  她甚至可以想象到他问这话时的表情,一定是温温柔柔的笑着,像逗小孩儿似的,表现的很有趣,并不会让人觉得被这句话冒犯到。

  千岁蹭蹭指腹的汗意,回他:是啊,我时刻想着这毕竟是一笔不小的钱,被我借走了哥哥该不会过的很困难吧[可怜]。

  月入十万:只要这样一想我就恨不得立刻挣十万块钱回来呢。

  发过去之后千岁自己看了看,被自己肉麻的抖抖肩膀。把手机搁进桌肚里,拿过下节课要用的书预习。

  身旁林想接完水回来,看千岁在复习,问她:“上节课老师最后讲的那个知识点你弄懂了吗?”

  千岁往前翻了几页给她讲。

  离上课还有一分钟,千岁写了一道例题给林想琢磨,摸出自己的手机,发现唐鹤言回了条语音消息。

  千岁默默把耳机摸出来戴上,才点开。

  “哥哥真的挺难的,借你的钱是我这么多年攒下来的老婆本。不过你放心,哥哥还没有老婆,等得起,你慢慢用。”

  男人的声被收纳在这一点点范围内,自带了美化的效果。很轻,很具有渗透性的,在千岁的耳朵里完全的释放开。

  明显就是故意的。

  千岁摸摸耳朵,有点热了。

  上课了,千岁把耳机摘掉,不回他消息了。

  老实上完一下午的课,千岁再次去到高文学的办公室。

  自从前两天校长批准了她中午晚上出去做兼职,她就有两天没来。

  过来申请做一件新的校服外套,千岁站在办公桌前填自己的衣服尺码,高文学端着杯子在旁边看。

  等她填完,高文学收起表格,犹豫着跟她说:“那个,谢皎皎同学的妈妈今天来学校了。”

  千岁想到中午见的刘纺云那一面,就知道她们不会这么容易放弃。

  “她说什么了吗?”

  “想让我在中间说说好话让你原谅谢皎皎,”这是高文学自己概括出来的意思,“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拒绝她这种行为了,我还跟她说了小孩做错了事就要承担错误带来的后果。最后她答应晚上会让谢皎皎回去好好跟她说说的。”

  千岁乖巧的对她笑了笑,“谢谢老师。”

  …

  千岁回到周家,冲了个澡换身干净衣服,趁着还没到晚饭时间楼下没人,又带着帽子离开。

  她和唐鹤言请了假,也没继续回学校上晚自习,坐着公交车转到京洲城里另一处地段较好的别墅区。

  按着记忆里位置,千岁走到某一栋房子周围,四处看了看,果然看见中午刘纺云坐的那辆车。

  她找了处监控拍不到的死角位置,盯着不远处的房子,开始等。

  前世她在刘纺云和母亲的聊天中听过刘纺云在京洲的住处位置,而今天给刘纺云开车的那个司机她认识,是四九城谢家谢靳远的助理之一。

  他在这,说明谢靳远也来了。

  千岁想了想,低头捡了两根树枝,摘下头上的发绳,做了个简易版的弹弓。又从地上捡了块小石头,对着房子二楼半开的玻璃窗,闭上一只眼睛瞄准。

  “嗖”地一声,石头弹出去,正中窗口放置的一个小花瓶。花瓶倒下去,瓷器碎裂的动静在颇为安静的四周还有些明显。

  千岁往绿化后面躲了躲,拿出手机调好录制功能。果不其然不大一会儿,窗户后面出现了刘纺云和谢靳远的身影。

  这对千岁来说算是意外收获,没想到这么快就让她看见两个人一起出现的画面。

  手机像素不高,他们两人更清晰的画面并不清楚,不过千岁已经觉得足够。

  只要叫她确定刘纺云和谢靳远住在这里,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

  短暂的视频拍完,千岁保存好,绕路离开这里。又坐上公交车回学校,在路上浪费的时间很久,一来一回再回到学校已经响起下晚自习的铃声。

  天色已晚,千岁趁着人多回到学校,等人走完又走进八班。

  出来的时候校门已经不允许学生再出去,千岁避开监控身姿轻巧的翻上学校的院墙,跳下去。

  站稳了之后千岁低头拍拍裤子上的灰,身后突然响起脚步声,伴随着一道声音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