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成了神仙大佬心尖宠

第六十二章 改编钢琴谱

我成了神仙大佬心尖宠 千枝为芽 2140 2020-06-18 23:06:50

  这种时候,蒋梨是万万不想出什么差错的。

  她为了今天已经准备了许长时间。

  成琦玉在圈子里的地位很高,名下带过不少知名的钢琴家,目前定居在四九城,今天只是因为生日才回来。要是她能让成琦玉收她当学生,那她就能顺理成章到四九城去,还能成为成琦玉最年轻的学生,前途和名声可想而知。

  可偏偏这个时候……

  蒋梨捂着肚子,脸色都发白了。

  周昀止扶着她坐下,关心的问:“哪里不舒服?我叫医生过来看看。”

  “我的胃也有点不舒服,想先去趟洗手间。”

  “嗯,那我陪你过去。”周昀止转身对千岁两人道:“你们随意,我先带梨梨去看一下。”

  江盼织:“好,你们快去吧。”

  公馆里有私人医生在,很快就给蒋梨的情况诊断出来。

  “应该是肠胃炎,应该要尽快打吊针才行。”

  “现在吗?”周昀止看了眼蒋梨。

  蒋梨手指骨节都用力到发白。

  开始回想自己今天吃进去的食物有没有什么不妥,最后想到放学之后蒋乔不知在哪里买的酸奶冰给了她一份,从下午到现在她只吃了那个。

  想通原因,蒋梨后悔死了。

  难受的直起身子,她有气无力的问医生,“不能先吃点药吗?”

  “你这个情况比较严重了,肠胃太脆弱受了刺激,吃药见效比较慢,可能还会时不时的呕吐腹泻,你的人也会很难受。”

  “梨梨,要不然你先听医生的,”周昀止斟酌过后和她提道:“我会和我妈说说,下次有机会也一样。”

  这怎么能一样?

  今天来参加成琦玉生日宴的都是她交好的朋友,只要她演奏好,效果怎么能和其他时候相比。

  蒋梨一激动,胃和肚子都绞的疼,后背立刻疼的冒出冷汗。

  又开始犯恶心。

  艰难的从洗手间出来,蒋梨扶着墙壁,不甘的答应周昀止的提议。

  这种状态去演奏,也只会得不偿失。

  留蒋梨在房间打点滴,周昀止出去找成琦玉,最后在后院的玻璃房里找到。

  成琦玉和千岁她们在一起。

  听见蒋梨的情况,成琦玉担忧的皱眉,“那她还好吧?”

  “打完点滴应该没什么大碍。”周昀止按照医生说的讲,“只不过今晚她不能弹钢琴了。”

  “那还真是可惜了,”成琦玉转念一想,“不过大家都知道晚上会有钢琴演奏,还有我介绍来的A大的艺术老师来……看来只能找人代替一下了。”

  现在离晚宴开始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和成琦玉一起过来的另一个人笑着说:“这不是还有江小姐吗?救个场而已,应该不是难事的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江盼织识眼色的不让成琦玉为难,便主动上前,“如果蒋梨不嫌弃的话,我当然愿意。”

  周昀止松了口气,主动揽话,“我会和梨梨说,你尽管练习。”

  钢琴谱是蒋梨自己编写的,前面还好,后面有段比较复杂,整体对江盼织而言都是全新的,演奏就在一个多小时后,她是需要练习才行。

  周昀止离开去找蒋梨,成琦玉留下指点了江盼织一番,还有事情找她,便和友人一起离开琴房。

  琴房里只剩下千岁和江盼织两人。

  千岁坐在钢琴不远处,安静的听着江盼织练习。

  不得不说,蒋梨是有才华的,琴谱编的有亮点有新意,只是后半段听起来有点别扭。像是强行堆砌起技巧和内容,能听出转折之处的突兀和生硬。

  饶是江盼织这样水平的人,练习到后半截也频频不适应。

  琴音再次停下,江盼织活动着手指,起身,脸色认真,“我想出去透透气了,你要一起吗?”

  “好。”

  刚离开琴房踏上走廊,有个年轻男人慌慌张张的跑过来。

  是来找江盼织的,“你出来的正好,你手机静音了吗?叔叔的电话都打到老高那去了。”

  江盼织一看手机确实有几个未接电话。

  男人又说:“过去接吧,好像有什么急事,在等着你。”

  江盼织只好对千岁说:“不好意思啊,我要先去处理一下了。”

  “没事,你快去吧。”

  千岁不想回客厅,一个人在走廊待了会儿。

  手机上,沈晋白在问她周六有没有空去市图书馆。回复之后,千岁想了想刚才的事,朝着原路返回到琴房里。

  这里基本不会有其他人过来,拉着窗帘,也很难被外人看见里面的情况。

  钢琴谱还在,千岁翻看了一遍,打开钢琴盖,抬起手,碰到钢琴键。

  她轻轻闭上眼,按照脑海中的瞬时记忆摁下相应的琴键。

  悦耳流畅的琴声响起,正是蒋梨做的琴谱。

  整首演奏的时间不算长,千岁照着琴谱弹到后面,到转折点时琴音变化的还是有些突兀,但还是完整的弹完了。

  试完一遍,千岁停下来,在琴房的桌子上找到一支笔。又回到钢琴前,拿着琴谱低头,开始安静的写写画画。

  **

  琴房的房顶也是透明的,楼上的人能看见里面的情况。

  天色昏暗下来,琴房里种着的高大绿植其实有些遮挡视野,但唐鹤言还是认出坐在钢琴前的女生是千岁。

  手指间夹着的烟随着晚风渐渐飘散,唐鹤言没有抽,倚着阳台,饶有兴味的看着楼下的玻璃房。

  接完电话处理好事情的江盼织正好经过,她惊讶一瞬,礼貌的停下脚步,“仙哥,你在京洲啊。”

  唐鹤言回身,扬起一抹温和的笑,“嗯,顺便过来一趟。”

  “我是特意来给成阿姨庆生的,”江盼织说,她还想多说些话,但她记着自己还有事要做,“我还有点事,解决了再找你啊。”

  “好。”

  江盼织身姿轻巧的小跑着下楼。

  唐鹤言的注意力重回到后院。

  只见千岁已经放下笔,收好琴谱,离开了琴房。

  两分钟后,江盼织的身影出现,直接进琴房。

  **

  江盼织下楼的时候还在想琴谱的事。

  弹也能弹,就是要多练习几遍。

  怪不得她们都说蒋梨为了今晚准备了很久。

  照她写的那个琴谱,不准备充分确实难以把握。

  这样想着,江盼织重头弹奏。

  很快又到转折点,江盼织盯着琴谱,目光一低,瞥见上面被人手写改的痕迹。

  晃神间,她直接照着手写的后半段琴谱弹奏出来,惊讶的发现这一段变得流畅不已,甚至比起蒋梨原来编写的,要更加的大气通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