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奇幻手机时空穿梭记

第010章 香饽饽?烂泥巴?

奇幻手机时空穿梭记 红袖揽群香 2300 2020-06-06 23:29:10

  翌日。

  阁尔格得空把玩那只手机老半天,依然研究不出什么名堂来。

  她白裙飒飒地倚靠在凉亭柱子旁,纠结地皱起了小眉毛。

  "哈哈哈哈..."绿芜从旁经过瞧见她,眉眼弯弯,笑靥如花走了过来,一把就伸出了使坏的小爪子,直往阁尔格的腰间挠去。

  最怕挠痒痒的阁尔格,笑得眼泪都往眼角边儿溢出来了。"妳在干嘛啊?快住手,妳快点儿住手,我受不了了!哈哈哈哈..."阁尔格边笑边扭动着纤细的腰枝,随即身子在原地转了两圈儿,这才巧妙地脱离了绿芜的魔爪,把她的小爪子给转离开去。这绝妙的律动,宛若曼妙的舞姿,她的水蛇腰更显得灵动纤细。

  "疑?妳不是最不怕痒的吗?妳就慢慢的笑吧!最好是笑到牙齿都掉光光。"绿芜当然不知道,此时的阁尔格,早已不是原来的阁尔格了。她瞅着脱离她淫爪子的阁尔格,还在咯咯笑个不停,哼的一声便转过身去。

  她双手合十紧紧握着,顶着下巴仰着头,目光投往湛蓝的天空。仿佛是个爱做梦的稚嫩少女,正在编织着美梦。

  她钦羡的眼神中,透着些许的嫉妒:"昨儿个妳可真是红透半边天啊!这么多个主子抢着要妳。那可是绝无仅有的!要是英俊潇洒又受群臣爱戴的八贝勒,他也能这么待我,有朝一日若我能成为他的侧福晋,那我就死也无憾了!"

  未来的八贤王,此时早已贤名远播,宫里宫外无人不知,谁能不晓?加之以俊帅的样貌,一等一极好的皮相,那可是多少女孩儿们,心目中理想的对象?

  阁尔格则是笑到岔出了气,还在一旁插着腰际,弯着身子,气喘吁吁的。一时间还喘不过气来搭理她。

  "至于十六格格,被她看上了,其实也是挺不错的。仗着她深受康熙爷的宠爱,连她身边的奴婢们都走路有风,那些奴才们不但是横着走路,还都不带眼睛出门的,只肯用鼻子瞪人!被她们「哼」到的,也都不敢支声,看了就来气儿。就如同狗要仗人势,奴才也需傍着主子,傍对了主子,才会有好果子吃。妳以后要是飞黄腾达了,可千万别忘记姊妹我啊!至于四爷..."

  绿芜猛然间寒气袭上心头,打了个寒颤,双手交叉抱着胸口,两只爪子勾着双肩,身子直打哆嗦。"四爷阴阳怪气的,他阴森森的脾性,令人捉摸不透,还是别跟到这种主子才好。"绿芜说完,转过头来对着阁尔格,"还好妳没被四爷给看上。"

  绿芜谁都想傍,偏偏对未来的皇帝雍正爷,如今的四阿哥胤禛,嗤之以鼻,日后还想不想在这皇宫里头儿混下去了啊?她押注押错宝了!深知历史的阁尔格,对着眼前的花痴苦笑着。

  "阁尔格她傍谁都没有用,奴才就是奴才,永远都成不了主子的!哪天被主子一脚给踢开,香饽饽立马就会变成一团烂泥巴了!皇上对阁尔格落马受伤时的关爱,一时间让她得到了特殊待遇。可是呢?皇上没有后续旨意,阁尔格还不是枝头只飞上一半儿,还没停稳,就又落了下来,跌回地面的烂泥巴里头儿去了?连凤凰都还未及变身,就中箭落马了。即便她没有被黑旋风给踹下马来,也依然无法稳坐马上的。"

  从她们后头儿徐徐走来的碧玉,对着阁尔格和绿芜,毫不留情面地,泼了盆又冰又凉的冷水。寒气袭人,直冲脑门儿。

  方才阁尔格笑到好不容易才喘过气儿来,正坐在凉亭中的木椅子上休息着。这话儿一听,心里头儿难免又上火了。

  她咬了咬唇瓣儿,碧玉说的这话儿,还真是不讨人喜欢。她话虽然中肯,但却很不中听,任谁听了都会脸红脖子粗的。要是身子虚点儿的,怕是会呕出一滩的血红来。

  说话委婉点儿不行吗?伤人伤到骨子里头儿去了!

  阁尔格托着小下巴沉思,双眼却是很明亮,碧玉说的这话的确在理。听得进去是福气,听不进去...那就会是宫里头的斗鸡,斗来斗去,最后什么也不是。

  宫廷戏不都是这样子演的吗?阁尔格她的内心,可是现代人的刘筱慧啊!她当然深知是这个理儿没错。

  她抚了抚头上的乌黑长发,步下凉亭,拿起一旁的水勺,舀起水来,浇着花园里头的花儿。

  这花儿就像是阁尔格,而这浇花者阁尔格就像是花儿的主子。主子殷勤灌溉,花儿就会长得艳丽绝伦,花香四溢,旁边的绿叶(其他的奴才)就会殷勤地簇拥着这朵花儿。

  可是一旦主子一连好几天都忘了灌溉(失宠?),这花儿就会枯萎,绿叶就会泛黄凋谢,纷纷离去。

  这就是最最现实的宫廷戏!

  "哎呀~妳这个奴才!"皇太子胤礽,正怒气冲冲,下了朝回到东宫,一头就撞到了阁尔格,而她手上正浇着花的水勺,偏巧就整个倒在胤礽的朝服上,湿了满身。

  胤礽所著规制的四爪金龙,皇太子专属的朝服,顿时变成了「死爪金龙」,俨然就是在暗示着,太子会被废的预言!

  这位大清朝的阿斗,方才在朝堂上,又被康熙爷给狠狠训斥了。他正愁无处发泄闷气,此时正巧有个婢女扑上来,给大清朝的阿斗撒撒气。

  他正在气头上,顺势狠狠踢了一脚,直把阁尔格踹得跌在地上,身子一时止不住势头,还滚了好几圈儿,把方才她所浇灌的花儿,全都给压死了!

  同时身上的衣服配饰也全都沾满了泥土,她娇俏的小脸蛋儿,也变成了大花猫,又是花瓣儿,又是叶子,又是泥土的,整个灰头土脸的!

  阁尔格见状,不由得悲从中来,虽眼眶泛泪,但是强行含住泪水,泪花儿并未撒了出来。难道她未来的下场,就跟这些花儿的下场一般般吗?主子的一个不小心或是不经意,她们莫名其妙就会被「辗死」了!

  胤礽这才看到被踹的婢女是阁尔格,她这位被皇阿玛赏识过,被十六格格和八阿哥讨要过的了不得的宫女。

  糟糕...踹错人了!

  这可怎么办是好呢?

  总不能叫皇太子向阁尔格赔礼道歉吧?即便胤礽在朝堂上再怎么孬,这脸也挂不住的!

  "妳们两个把她扶起来,带下去梳洗,把这一身的...脏衣服给换掉。"胤礽交代眼前的碧玉和绿芜,这已经算是他最大的低头赔不是了。

  他是太子,而她只不过就是个奴婢,还要怎地?

  胤礽说完便进入屋内,劈哩啪啦,他这是...在里头儿捣什么鬼?拿着瓷器花瓶儿撒气呗,摔个乱七八糟,碎得七零八落的。这个阿斗就是个~永远都长不大的小屁孩儿。

  大清朝的阿斗~皇太子允礽,他的脑袋瓜子实在是太简单了!

  难怪屡次被废太子,这也算是史上第一人!

  废了又立,立了又废,猫捉耗子的蠢游戏,康熙帝和皇太子这对父子俩儿,怎么玩儿都玩不腻?

  好好的一个人生胜利组,硬是被允礽给玩成了鲁蛇。

  他到底是会不会下棋啊?

  大好的棋局,被他玩成了残局,最后变成死棋!也是死期!

  "瞧...方才我说得对不对?妳就是团烂泥巴,马上应验!瞧妳全身上下,这不?全都是泥巴!"碧玉摇摇头,和绿芜扶起阁尔格的同时,却也没忘记再补上一剑!

  让妳痛彻心扉,才不敢想入非非。话不中听,但很中肯!逆耳者多是忠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