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生慢之山有木兮

生生慢之山有木兮

陆张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0-04-18上架
  • 33588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初见若如你

生生慢之山有木兮 陆张 2416 2020-04-16 15:03:11

  初春料峭的严寒伴着南方的暖风,梅花的幽香弥漫在空气中,有种难以抗拒的花开堪折的冲动。

  北临热闹的“京角楼”上,一个眉目娇艳的姑娘青丝利落地束在脑后,一手擒着一支簇拥盛开的梅花,一手放在桌上哒哒地敲着。眼神看向楼下的说书人,许是已说到了那高潮处,又似那说书人讲的入木三分,楼下倒是一时有些安静。突地只听那惊堂木重重的“啪”一声。

  “可知那大周争得你死我活的夺嫡之战,最后活下来的周高宗却原来并非是太宗的亲骨肉!而那嫁给高宗的成元皇后才是真正的皇室公主。好一出‘狸猫太子’的大戏!话说当初的成元皇后虽被调包了,却搅动了整个大周的兴亡盛衰,又奈何最终红颜薄命,更甚者与这生死之间的夺嫡又有分不开的干系,大周最强的宫闱辛密,虚虚实实的史实真相,请听下回分解——《真狸猫假太子》!”

  楼下一片片唏嘘声和叫骂声,说书人像是早已司空见惯,卷了卷铺盖,径直往台下走去。只见一侍卫模样的男子拦住了他的去路,说了几句,说书人抬头远远看了楼上的一处雅间,只见那苇帘放下的地方伸出了一截娇艳清冷的梅花枝,随即点点头,诚惶诚恐地哈着腰跟着那侍卫模样的男子走了。

  突然,那雅间的苇帘被哗地拉开了,晃荡了一下,又悠悠地落了下去。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一屁股坐了下来,毫不客气地端起身旁姑娘的茶杯一饮而尽。少年眉目清俊,仔细看,还有几分与那姑娘相似的地方。那姑娘倒似平常一般,眼神还是盯着那处看台,原非是听的认真,竟是一直在发呆罢了。

  “阿姐,怎么喜欢上这天桥上说书的了,阿姐要是喜欢,赶明儿让他去宫里说去,说到你解闷为止!”

  少女还是没理睬他,兀自托着下巴,悠悠地晃着手里的梅枝。

  好一会,才嘟囔着说道:

  “哼,你又偷溜出来,想说我带你出来玩的。”

  少年一时堆起讨好的笑来,屁股又挪近了几分,一手搭起女孩的胳膊,轻轻地摇了起来。

  “阿姐最好了~~阿姐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举世无双...”

  女孩眉头轻轻一皱,有些好笑地转过头来。

  方才远看只是眉目娇艳,此时近看,倒真让人感叹有副举世无双的好容颜。眉色如黛,似远似近,清冷流光的美目里又多出了三分潋滟之色,似多情又似无情。

  “阿豫跟着太傅学了这么多年能不能下次换些词藻歌颂我?”

  说着笑意加深。

  “再说,求人也要有求人的样子。”

  少年松下一口气,不住地点头,笑得更加开心起来。

  “懂懂懂!”

  说着刚刚还笑靥如花的面容就冷了下来,双手举起,轻拍了几下,便有人端着托盘,低头弓腰,鱼贯而入,不一会就站满了房间。

  “给公主看看。”

  那些弓腰而站的人便都一溜地跪了下去,小心地举过手中的托盘。

  “阿姐快看看!都是我精心挑选的!”

  阿豫殷切地看着自己的姐姐,像某只求表扬的小动物。

  少女抬了抬眉,负手而立,似是颇有兴致地看起来。然后在一处托盘处停了下来,嘴角微翘,葱玉指间捏住一枚沉香簪子细细摩挲起来。

  簪子本身没有什么噱头,样式简单,倒是簪头雕着的几朵桐花惟妙惟肖,隐约还透着淡淡的清香。

  阿豫有些按捺不住,走到少女的身旁。

  “怎么样?怎么样?”

  少女沉吟了一下。

  “成交。”

  随手拿起那枚沉香簪子插进了发丝里。

  “其它送进公主府里吧。”

  “嗯嗯!”

  阿豫说着挥了挥手,身旁的近侍便上前来。

  “听见公主说的了?”

  那近侍点点头领着一溜的人出去了。少女看着满眼期待的小少年,一时哭笑不得,语气轻嗔。

  “你还站在这干嘛?玩了这么久还不滚回去!”

  阿豫有些委屈地看着她,有些不情愿。少女见状抬脚踢了一下他的屁股。

  “还不走?再耽搁片刻,回去就告诉父皇。”

  刚刚还有些扭捏的少年一下子掀开帘子,头也不回地往外跑,嚷嚷着一句“谢谢阿姐”就消失在店外了。

  “九殿下,人我带来了。”

  重阳在外面的声音不轻不重地响起。

  “进来吧。”

  阿芝倚在窗边,看着跟在重阳身后有些抖抖索索的中年男子。

  “所以成元皇后到底是怎么搅动大周的前朝后庭的?”

  只见中年男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禀大人!据...据说与成元皇后背后的男人有些关系。”

  “哦?”

  阿芝漫不经心地抚了抚手上的梅枝。转身看向窗外远方的一处小院,那院里满是开得正好的梅花,隐约可见几个壮汉围住了一位清冷佳人。

  阿芝微微眯起双眼。

  嗯,真是一处好风景。

  只听那说书人继续颤颤巍巍地说道:

  “本朝开朝时曾有一位散游诗人编写了一本《列国游志》,罗列了前朝叫得上名号的各大才子,其中吴郡才子草之先生更是各中翘楚,其才智风骨无人能及,是为榜首。书中用了颇多文墨描述了这位草之先生,而...而书中也多有隐晦地提到了他与成元皇后不同寻常的关系,更有甚者说...说草之实则为‘芝’字,是...是成元皇后的闺名。”

  说书人不知为何终于松了一口气,抬手擦了擦额头沁出的汗水,实在是觉得这位大人给他的压迫感太重,中间好几次有些说不下去的桎梏感。

  “草之,草之...”

  阿芝沉吟着,看着梅林里的几个壮汉已经开始推推搡搡,脸上渐渐浮起明媚的光来。

  “有意思。赏。”

  重阳依言掏了一锭金子给那说书人。说书人捧着那锭金子千恩万谢地磕起头来。

  阿芝眉头一皱,听的有些不耐烦起来。

  “行了,这里有件事要你做,做得好,自然有你磕的时候。”

  重阳复又掏出一份绢帛放在说书人的手上,说道:

  “容王世子容貌无双,又有‘景行先生’的才名在外,不知有多少姑娘一心扑在容世子的身上,可最近却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传闻,说是容世子寻花问柳,一掷千金。”

  容貌无双?怎么看那远处的佳人都比江丛水要美上几分。

  阿芝有些不屑地轻嗤。

  “大人的意思是,这容世子实则是个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却又风流成性的主儿?”

  说书人小心翼翼地揣测道。

  “不。”

  阿芝看着远处对着护主的小厮殴打的壮汉,收起手上的梅枝,站直了身体,眼神也跟着锐利起来,回头冷声说道:

  “我要你说他不能人道。”

  “啊?”

  说书人一时有些懵了。

  “至于为什么不能,恐怕先生应该不用我提点了。”

  说书人迎着阿芝清冷的目光,冷汗涔涔。

  “不...不用了!不用了!”

  阿芝一下子眉眼歪歪,一阵流星大步,踏出了阁楼。

  “重阳,你留着,处理此间事。”

  一时间几人跟着阿芝哗啦啦下了楼,不一会儿京角楼外就响起了一阵哒哒的马蹄声,尘土飞杨,带起阵阵梅花香。

  ———世间风流事,我自长笑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