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生慢之山有木兮

第三章 百媚复生蛊

生生慢之山有木兮 陆张 2153 2020-04-18 17:35:27

  北临城外,幽静的小院里,依次排开的药炉,咕噜咕噜地冒着青烟。院子里稀稀落落的几株美人蕉半青不黄,几只小土狗正绕着美人蕉跑来跑去,差点碰落旁边晒着的药材。阿芝有一搭没一搭地对着他们扔鸡腿,只是他们似乎并不怎么稀罕。

  当初还是她把他们捡回来的呢,没良心!

  正在阿芝有些愁苦这些没良心的小畜生时,屋门突然被哗地拉开,打破了院里一时的宁静。

  “怎么样?”

  阿芝上前问道。

  “他食下的剂量是有点多,好在这副‘媚蛊’提炼不纯,难不倒老夫。”

  一位胡须花白的老人笑眯眯地擦着手,一旁的小童子端着小铜盆一下一下的泼着水。

  “夫子,你看,这个与哥哥的...”

  阿芝的话没有说全,一瞬不瞬地盯着老人。

  老人叹了口气。

  “虽说纯度不一样,但确实与当初种在五殿下身上的‘媚蛊’同出一源,公主要有个心理准备。”

  阿芝紧抿着嘴角,盯着远处还未停下来的小土狗,一字一顿,缓缓说道:

  “哥哥的仇,谁都逃不掉!”

  老人看着一脸执拗的姑娘,轻轻叹气。

  “老夫去煎几服药让这位公子服下。”

  说着摇摇头往药庐的方向走去。

  屋外响起一阵马蹄,有人推门进来。

  “公子!公子!”

  马蹄声还未落尽,就听到一个小少年声嘶力竭地喊着冲进来。

  阿芝扶了扶额头。

  “你再这么叫下去,你家公子没被毒死也要被你吵死了。”

  阿全闻声看着站在一旁的少女,立即噤了声,一脸无措地看着她。

  阿芝有些无奈地叹气,指了指里屋,示意他进去。

  阿全感激地看了她一眼,便匆匆跑了进去。

  这时后背传来说话声。

  “殿下,京角楼的事情安排好了。”

  是重阳。

  “殿下,查过了,是户部尚书的儿子。”

  身后的秋意随后跟着说道。

  阿芝扫了扫两人。

  “路上正好碰到了,就一道过来了。”

  重阳拱手道。

  阿芝点点头,忽而笑道:

  “凭高满眼秋意,时节近重阳。我给你们取的名字也是甚好。”

  秋意皱皱眉,不着痕迹地向旁边挪开了几分。

  重阳一脸黑线地看着她,有点哭笑不得。

  嫌弃也不要这么明显好嘛?!他的面子往哪搁?!好歹也是一众小宫女仰慕的角色。

  正了正神色,重阳沉思道:

  “他是王有德的嫡长子,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阿芝没有说话。

  “况且这几日似乎与容世子走得颇近。”

  阿芝轻哼一声。

  “他们不是一向走得很近?不过是最近因为会试在即,有了名正言顺的由头,听说江丛水和那只猪之前都是青麓山院的学生?”

  “是。两人都是师从姜通儒。后因姜通儒的推荐,容世子进了国子监。容世子进入国子监不久,王公子也进了国子监。”

  “什么时候国子监的门槛这么低了?”

  阿芝嗤之以鼻道。

  重阳和秋意俱是低着头没有说话。

  阿芝捻了捻食指和拇指,沉吟道:

  “你们说,容世子流连花丛是因为不能人道,那不能人道是不是因为被某只猪拱坏了?拱坏了是不是因为用错了药?这药...”

  重阳倏地抬头,看着嘴角微微上扬透着邪气却还一脸娇俏的小姑娘,差点噎住了。

  哪家姑娘这般口无遮拦的,啊不,直来直去地说着这些事情的。

  “重阳,去京角楼,故事本宫要讲得更精彩一点,最好...”

  阿芝眨了眨眼,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心事。

  “最好,绘声绘色,栩栩如生,细节很要紧。”

  “他要是实在不会讲,多送几幅春宫图给他好了。”

  重阳又噎住了。却只得低头应是。

  “等等!”

  重阳抬头。

  “先去查今天的事情,务必越深越好,不要让人察觉。让一月和你一起去。”

  重阳神色凝重地点点头,带着一月领命转身上马往之前的小院方向奔去。

  “殿下,出来的时候久了皇后娘娘要担心了。”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

  阿芝听到秋意一提母后,嘟起小嘴不耐烦地应着。

  回去干嘛?还不是拿着一推破画像让她挑挑拣拣?北临的世家子弟挑来挑去就那么几个,没一个打得过她,一个男人手不能挑肩不能扛的,要来做什么?闺房绣花吗?笑话!大晋的驸马应该和父皇一样,要有弯弓征战、平天下的气魄!

  “殿下。”

  秋意出声提醒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啦!现在就回去嘛!”

  阿芝叹气着,说着扯着嗓子往药庐的方向喊道:

  “夫子!我们...”

  突然想到里屋躺着的人,又放缓声音。

  “夫子,我们回去了,下次再来看你。”

  老人家回头对她笑着招手示意,点点头。

  阿芝抬脚走出院门,想了想又停下来,问道:

  “他...是什么来历?”

  秋意思索了一下,意会到她说的是谁,便道:

  “御史大夫复大人的儿子。”

  “御史大夫?”

  秋意见她似乎有些不解,继续解释道:

  “御史大夫复大人为官清明,是难得的清流一派,不止容王拉拢过,当初五殿下也有意结交,可惜复大人都不为所动,是五殿下难得敬佩的人。只是...”

  秋意顿住。

  “怎么了?”

  阿芝问道。

  “复大人似乎不愿意复家小辈进仕途,这个复远卿是复大人唯一的孩子,虽也在国子监读书,有贡生的资格,却没有想要让其入仕的想法,似乎已经在接管一些家族的生意。复大人还有两三年就致仕了。”

  阿芝听着眼神飘忽起来。

  哥哥敬佩的人啊……复大人的儿子...忍不住又想到了那个似星辰明月的笑容。

  “殿下?”

  秋意忍不住出声提醒道。

  “嗯?”

  阿芝回过神来,轻轻说道:

  “好好送他回去。”

  过了一会,又说道:

  “让二月三月都留下。”

  秋意忍不住在阿芝的脸上探究了一眼,还是低头应是。

  只是人刚走到院门口,便听到身后清风朗月般的声音。

  “不如,公主亲自送我回去。”

  不是请求,是肯定的语气。

  阿芝眉心一皱,回头看向那人,却是一愣。

  那人斜斜地靠在门边,脚边蹭着那几只没良心的小土狗,青丝拢在发髻里,有几绺还落在了耳鬓旁,别人应当是蓬头稚子的狼狈,到了他这里却有几分耳鬓厮磨的风流潇洒。

  清风拂过,阿芝听到自己被蛊惑的声音。

  “好。”

  ——碧桃天上栽和露。不是凡花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