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储君的娴妃

第010章 进宫选秀(1)

储君的娴妃 红袖揽群香 2899 2020-06-01 12:24:08

  "小姐...小姐~该起床啰。"

  一阵轻声细语的呼唤,逐渐传入马恩慧的耳中...

  睡眼惺忪的她,慵懒地眼帘半开,窗外却未透进半丝亮光。想是天色尚昏暗,黎明还很早,她阖上眼帘继续补眠,显然尚未睡饱。

  可是这呼唤声似乎并不死心,顿了一下,继续阵阵传来...

  马恩慧勉力撑开沉重的眼皮子,还在恍神的她,朦胧间似乎看到了个鬼影?她揉了揉眼睛定神一瞧,突然花容失色,惊吓尖叫,"啊"了一声,吓跑了窗外早起的鸟儿,树枝上一阵"刷刷"的骚动,群鸟纷纷从树上窜逃,一飞而散。

  她这是...看到了什么妖魔鬼怪?

  两只咕溜溜灵巧活现的大眼睛,正紧紧贴在她的面前两吋不到,圆滚滚的黑眼珠正眨巴眨巴地瞪着她。

  俏皮的丫环碧玉,正在床边唤她起床。天还没亮就来吓她家小姐?

  不!

  这是古代的「叫床服务」(MorningCall)。

  明明是可爱稚嫩很有灵气的清秀小丫鬟,怎么会吓得马恩慧像是见到鬼一般?

  妳要是一起床睁开眼睛,正有两只眼睛贴近妳脸庞望着妳,任谁都会被吓到魂飞魄散的好吗?这个有双水灵大眼睛的小丫鬟,偏偏就是不长眼!

  "小姐~奴婢是有这么可怕吗?还是长得很丑很吓人?妳怎么能吓成这样啊?连早鸟都被妳给吓跑了!"碧玉张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无辜眨巴眨巴着,一副惹人怜惜的可爱模样。

  "一只两眼怪兽瞪着妳起床,妳不会被吓到吗?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小姐~妳怎么能这么说我啊?"碧玉娇嗔地向马恩慧抱怨着,"妳忘记今天要进宫选妃了吗?"

  "我没忘啊!不是巳时吗?现在才几点啊?喔,我是说现在这才什么时辰啊?天都还没亮呢!瞧妳星急火燎的,是赶着要去排队投胎吗?还给不给人睡个好觉了?"

  "小姐~咱们要先沐浴净身,梳妆打扮,整装后出发。巳时选妃,辰时前就要先行进宫了。奴婢是看妳睡得香甜,舍不得太早叫醒妳,现在醒来时间已经很赶啰!咱们可得加快脚步做准备啊!"

  马恩慧噘着嘴,满心的不高兴,没睡饱的起床气,大声抱怨着:"我的老天~还给不给人活了啊?不过就选个妃而已,皇太孙的架子可真大,竟然还要本小姐提前几个时辰StandBy!"

  "拜什么拜?"碧玉猛挥着手摇着头,"按照礼仪,咱们不用拜天公,也无须拜祖宗,那是嫁娶时才需要的规矩。"

  马恩慧这学霸尚且还不习惯古代人的用字遣词,一不小心又冒出现代用语了。她手掌巴着额头,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不是拜,是...算了!说了妳也不懂!"碧玉怎可能会懂?没事就别对古人显摆英文,直接说中文不就得了?StandBy=准备。

  "好吧!那现在要干嘛,全都听妳安排。"身不由己的马恩慧,已然放弃抵抗,任人摆弄了。

  碧玉这奴婢可比马恩慧辛苦多了,她早在两个时辰前就起床,预先为马恩慧做些准备。

  命小厮劈柴烧火,准备沐浴热汤,古代人洗个澡还挺麻烦的,哪像现代人莲蓬头一转,热水自来。

  幸好马恩慧的身份是个大小姐,她要是个奴婢,那可就真的活不下去啰!顾好自己的日常,都要忙到底儿朝天了,遑论还要帮主子们张罗一切?

  碧玉呼唤下人,婢女们鱼贯而入,进进出出忙碌着。两个婢女合力端了个大木桶子进入房内,其余轮番从外头儿,提着一小桶一小桶的热水进来,倒进大木桶子里。滚烫的热水烟雾袅绕,薰满整个房间。随之加点冷水,婢女再用手试了试水温,这才准备好沐浴热汤。

  瞧~不过就是洗个澡而已,工程搞这么浩大,动用了多少人力?

  碧玉在沐汤中,洒满了玫瑰花瓣儿,还有薰衣草。各种香花香草等一应俱全,端视主子今天喜欢什么样的香味,什么花草...俨然就是古代贵妇专享的顶级SPA!

  碧玉拉起了精雕玉琢的屏风,屏风上还雕刻着栩栩如生的花鸟,戏水的鸳鸯。屏风旁拉起了布帘,在屏风后头儿帮马恩慧宽衣解带。顺着光滑雪白的肌肤,衣衫缓缓而卸。

  她身形的窈窕,身姿的婀娜,屏风上透出修长纤细的身影,曲线尽显。马恩慧含羞带怯,垂眸抬腿,步入浴桶,侧身而坐。她俏丽的小脸蛋儿,光彩照人。

  她开心地双手捞起浴池中的花瓣儿捧着,捧来贴近鼻尖。嘴角微微翘起,弯了个漂亮的甜美的微笑曲线。欢愉闭目,浸淫于花香之中。

  这对感情深厚的主仆俩儿人,边洗边嘻笑玩闹着,还伴着戏水声的稀哩哩哩,哗啦啦啦...

  倏地,门户大开,房门是被哪个王八羔子,大胆的采花贼给踹开了?

  马恩慧闻声惊恐,连忙慌张起身,一伸手就把挂在屏风上的薄衫扯下,披挂在身上,紧紧地掩住玉体,只露出雪白的小腿肚和两只纤纤玉手。

  她身上的水渍未及拭干,一时间将薄衫给透湿了一半儿,若隐若现,衣不蔽体。碧玉连忙从旁拉了件罩衣外套,披挂在马恩慧的肩颈,这才算是覆盖住她全身。残余的水滴,顺着她光滑的肌肤缓缓流淌而下,洗个澡竟然也能搞得如此狼狈!

  到底是哪个偷香窃玉的登徒子?竟敢如此胆大妄为?

  推开房门正站在门外头淫笑着的是...马恩倩和她的丫鬟紫云!

  这对主仆她们到底是?又想搞出什么动静来?

  "二小姐~妳们这是想要干嘛?"碧玉保护好马恩慧的玉体,确定不会春光外泄之后,这时才从布帘里面,探出头来怒斥。

  "我没想要干嘛啊?只是想来送一下姐姐,未来的凤凰,我岂敢怠慢?瞧妳紧张成这样?该不会是...里头藏了个汉子吧?"马恩倩贼兮兮地挑着眉,斜着眼珠子瞟向屏风,似乎一眼就能看透过去。

  "妳少在那儿胡说八道!妳就这么喜欢毁人清誉吗?"碧玉鼓着腮帮子,气得瞪直了眼珠子,"还有...妳要送也等大小姐穿戴整齐后,准备出门时再送啊!难道妳不知道小姐正在沐浴净身吗?这么莽撞,万一被家丁小厮瞧见,大小姐的清白就被妳给毁了!"

  "清白?"马恩倩闻言,仰天哈哈大笑,"她的清白在坠崖失联的一整天,不早就被山贼给玷污了吗?喔不!或许该说是,路过的妖魔鬼怪,牛鬼蛇神。"

  马恩慧在屏风后听了直发抖,不知是被她妹妹说的话给气的,还是没浸在热汤中的她,衣衫不整躲在屏风后头给冷的。

  那天都已经用手机,假借神迹给忽悠过去了,怎么马恩倩还不依不饶,一直要跟她过不去,紧咬着这点不放?到底是有啥深仇大恨哪?

  马恩慧闷哼中差点儿就得了内伤,她这会儿可不能冲出去跟马恩倩对撞啊,万一衣物被这疯婆子给扯下来,那可就真的没了清白了!她心中暗自决定:哪天妳就别落在我的手里!看我怎么收拾妳?

  这时门外已聚集了一群婢女小厮家丁,听到声响后纷纷来...是来看热闹?还是来看两位一向不合的小姐吵架?抑或者是...想看到不该看的画面?那可怎么得了?

  "二小姐~那天大家都瞧见神迹了,妳却硬要说是什么妖魔鬼怪的?"门外下人们点头如捣蒜,眼神中纷纷透出对无理取闹的二小姐,鄙夷不屑的神色。

  "你们都在干嘛?全都给我下去!"马全听闻动静,赶紧来到房门外,当众怒斥,府中下人们闻之,噤声一哄而散。

  突然"啪"的一声,马全怒火冲天,很用力地将响亮的巴掌,赏在马恩倩的脸上。一记火红的掌印!马恩倩一脸愕然,泪花儿瞬间洒满了整个脸上。

  "妳究竟是想要干嘛?是想毁掉妳姐姐的清白?还是整个马府的清誉?胡闹!"

  "爹爹~你太偏心了!为什么姐姐什么都可以有,而我却都没有?只因为我是庶出的吗?"马恩倩满腹委屈,一脸无辜地嚎丧着。

  只是她这是...在委屈什么?在无辜什么?贪心不足什么都要比较,姐姐有的她也要,才会闹腾出这么多的妖蛾子来。

  马全看着马恩倩奔跑挥泪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他也不知该怎办,两个都是女儿,而这小女儿却...一声"唉"的长叹,在这白发苍苍老头,显得更加苍老了。

  马全站在门外,背对着房门,顺手把门给带上,"碧玉~妳继续服侍小姐沐浴,准备好一切,辰时进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