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易童

易童

渚清feel

  • 短篇

    类型
  • 2020-04-18上架
  • 8781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易童

易童 渚清feel 8781 2020-04-16 15:58:53

  陆易童在市郊的沿海公路上疯狂地奔跑,她抬起纤细的手臂看了眼手表,时针精指着罗马数字十,刚来这个城市不久,易童好不容易找了个在清吧当驻唱歌手的的工作。小城市生活慢的出奇,十点就是最后一班公交车,赶不上就需要打车去上班。想到住处与市中心的距离,易童更迈力的奔跑,她感觉背着吉他快要飞起来了。

  真主保佑,万幸是赶上了。这个时间点又是市郊,车上一个人都没有,车厢空荡荡的,邻窗的位子被路灯照的黄了一块。易童靠在车杆上透过窗户看海。平静黝黑的海面和昨天和前天,和往常的每一天都一样。放弃大城市的工作,选择来这座地图上可能不会被标记的小城市,无非是有个庸俗的逃脱混泥土森林的中二愿望,后来发现庸俗的人去哪都一样。易童正准备移开目光看手机时,海面上一个不小的波澜勾起了她的注意。她定睛看去,是一种鱼类的尾巴,很大还发着光的那种。这里已经是浅海区了,不远处还有一个海滩在进行施工,不应该有大型鱼类了。许是自己看错了。易童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开始回复信息刷朋友圈。比起自己脑补出一出大戏,她更喜欢用手机麻痹自己,仅剩的思考是为明天的面包发愁。

  “Lonely 

  I am Mister Lonely 

  I have nobody

  for my own

  l am so lonely 

  ……”

  在lonely ,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寂寞。老板的声音很有故事,细听就听得出他常年抽烟,烟嗓十分有磁性。台下的一票小姑娘被他唱的梨花带雨,不知想到了那段风月。见易童来了,老板下台换她上。易童调了调吉他,撇了下嘴,就丢在一旁。示意了乐队,带来了首摇滚。气氛顿时火热了,易童在台上又唱又跳,小姑娘们疯狂拍手给她打拍子。一首又一首,易童觉得自己嗓子要冒烟了,老板才给了她一个手势,自己又顶上去唱苦情英文歌。

  “没人性”

  赶紧喝了口冰水,易童严重吐槽老板万恶的资本主义作派。

  吧台后的沈育也附议,他也是抱着梦想来这个地方的一员。易童见他抱着一只酒杯,细看里边是红枣枸杞,一脸岁月静好。

  “你不是也想当歌手吗,怎么不上去唱?我唱的要渴死了,老板也懒,唱不了几首,等一下我又要去换他。你帮我分担分担呗。”

  沈育把红枣枸杞茶也倒了点给易童,一脸姨母笑。

  “来,多喝热水,对身体好。”

  易童自觉没趣,在老板盯死人的目光下,上台唱民谣。

  清晨五点,客人零零散散走光了,沈育关了lonely 的大门。和易童挥手告别,自己向左走开,易童也向右离开。老板肯定早躺在床上进入梦乡了,坐在公交车易童无不哀怨的想。早班车上,总会有一群大妈们笑嘻嘻的向郊区赶,去买新鲜的海鱼海虾啥的。唉,这就是生活。

  跳下了车,易童看向海面,清晨的薄雾还没散开,海阴沉沉的氤氲一片,海风吹到脸上感觉咸咸的。拖着沉重的步子,易童有气无力的打开家门,然后把自己摔在床里。无意扫了眼沙发,被惊得睡意全无。沙发上坐着一个看起来像精灵一样的男生,勉强算是坐吧,男生的下半生是一条漂亮的蓝色尾巴。人鱼?似乎注意到她的目光男人看向易童,他的眼睛很好看很清澈,银色的长发被风吹的向后翻飞。

  “您好”

  男人别扭的问候,他的声音很好听就是调子比较奇怪。

  “你,你好。”

  易童注意到从窗口到沙发的水痕,他应该是从海面到屋子里的,昨晚就是他在海中注视她。

  “有什么事吗?”

  易童看着他无害的眼睛,他的瞳色是海面无风时湛蓝的海水色。天下月色七分他应独占三分。

  “我,你,哥哥”

  他似乎正极力想着措辞,语调还是很奇怪,类似歌唱。低着头,很久过去,他也没想好说辞,用纤细的手指指了指桌子上的一个贝壳。贝壳安静的躺在那里,很漂亮的蓝色。

  “给你”

  “奥”

  易童收下了贝壳,这应该是送礼吧,她很好奇人鱼有什么事情需要她帮忙。人鱼看见她手下贝壳看起来开心了些,然后又在极力想着措辞。孩子气的嘟着嘴,精致的五官皱在一起。

  “你的名字是?”

  易童有点担心,他会想到明天。

  “步枫”

  “有什么事情吗?”

  名叫步枫的人鱼点点头又摇摇头,然后运用尾巴和腹部的肌肉收缩,用奇怪的姿势爬行到窗口。

  “今天,早,打扰”

  简单的几个单词蹦完,步枫涨红了脸。

  “不打扰,不打扰。,你想好了再和我说好了。”易童连忙摆手,站了起来,转着圈把步枫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得出结论,太完美了。像她学生时代周末跑去美术馆看的一件件艺术品一样完美。今天发生的事情太荒诞了,让人怀疑真实性,对于枯燥无味的生活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调剂品。

  “我是要拯救世界吗?还是说做无人知晓很酷的那种超级英雄。”易童觉得这样酷毙了。

  “不,不是,我只是想让你帮我找哥哥,一天前我和哥哥走散了,昨天晚上你看见我了,我知道,所以我来找你。”步枫的调子很奇怪,像是在吟唱,但是易童还是明白了大意。

  “凭什么我要帮你?有什么好处吗?”

  “我可以给你每天送贝壳!”

  “这种东西工艺市场多的是,虽然不是真的。说说怎么丢的,我看难度大不大,再考虑帮不帮。”

  “我和哥哥要去亚特兰蒂斯,在路上不小心被一艘捕鲸船发现了,哥哥和我一起跑的时候在这片海走散了。”

  “亚特兰蒂斯就是那片沉入海底的大陆吗?”

  “是的,每个人鱼都很想去哪里,那里是天堂。”步枫的脸上不加掩饰的露出向往之情。

  “你现在找得到路吗?自己去呗。”易童换了个姿势,让自己舒服点,房间很小床和沙发挨的很近,新姿势使她离步枫更近了。

  “不行!我一定要和哥哥一起去。”

  “恕我直言,这对于我太难了点。首先,海洋范围很大,其次,我是个普通人不能下海,再说,我没权利发动大规模的人帮你找你哥哥。综上所述,你自己找,反正你会游,我现在要睡觉了。”说完躺到床上闭上了眼睛,在这么大的海域找人简直痴人说梦,丝毫没有责任心的忘记了自己曾收下过人家的礼物。

  一觉醒来,易童睁眼就看到了夕阳已经很晚了,揉了揉睡的肿胀的眼睛她发现阴影处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是步枫。今早的记忆一下子钻进易童的脑子里,还没走吗?真是执着。见易童醒了步枫低声开口道

  “实在是打扰你了易童小姐,但还是希望易童小姐可以出手帮我,因为我第一次看见易童小姐就觉得你是一个很值得信赖的人。”

  值得信赖吗?易童想到了自己的童年,一次次的失望,在空荡荡的家里一个人守着个大大的房子,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很值得信赖,也没有人告诉过她,她很值得人信赖。

  “该死,帮你了。”

  “真的吗?”

  “不信算了”

  “信!我信!”

  步枫坐在沙发的阴影里,让人完全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通过射进屋子里的一束夕光,易童发现他的鱼尾变成了两条孱弱纤细的人类的双腿,人鱼还蛮有意思的。易童转身从自己破旧的衣柜里拿出一条裤子扔给步枫,平时她着装方面都走日系工装风偏男性化,步枫穿上应该不会很违和。他从阴影里伸出一只手,易童自觉的背过身去,步枫穿上裤子,然后乖乖的正襟坐回到沙发上,脸上泛起了红意,继续用湛蓝清澈的眸子打量易童。

  “你怎么可以变成人类的腿呀?”易童也坐回床上发问,此时步枫给她的印象是伊甸园里还没有偷吃禁果的亚当,无知又善良世间少有的纯洁,就像他要去的那块沉没的大陆一样。

  “用你们人类的话来说,我们人鱼一直在进化,不过每条人鱼的进化能力和进化方向不同,这由血统决定。我进化的方向可以称为模仿吧,你可以看出我和刚见到时不太一样,这都是我在你休息的时候看你书架上的书学习的。”

  “哇,这个技能点的不错。说说想要怎么找你哥哥呢,发寻人启示不太可能,你现在有什么想法吗?”

  步枫脸上写满了感激,其实他心里已经把海洋和陆地连成了几条路线,按照路线找下去肯定会找到哥哥的。但因为化为人类的双腿不能长时间站立,陆地区域要易童的适当帮助,其余的自己搞定就可以了。和易童说完情况后,易童大方表示还有需要她的地方她很乐意效劳,她这种人不轻易承诺,承诺过的事就会一改平日的懒散努力完成。

  夜色悄然降临,步枫在得到易童的肯定答复后再三感谢离开了,易童决定再睡一觉,这次她提前定好了闹钟,却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海里全是今天发生的事,实在是太魔幻了,饶是装作满不在意也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思绪万千的结果是闹钟类似于噪音污染的声响打破了房间的安静,该上班了。易童一个翻身从床上起来,她今天不想再来一次一百米追逐公交车冲刺了。

  沈育百无聊赖的倚在吧台边,眼睛一直无神的望着Lonely的门口,他可以通过每个人进入店里的方式来判断这个人是新手还是常客,性格敏感还是外向,比如新手总是小心翼翼的推门扭捏走向吧台拘谨的要饮料,沈育每个人都会热情的推荐,虽然Lonely这样的地方一般是把各种鸡尾酒作为招牌,但为了照顾不经常来这样场合听歌的小白推荐饮料比较多,沈育做饮料的技术也随着越发娴熟。熟客就简单多了,刚进门就向沈育喊

  “育育来血腥玛丽~”其实这东西沈育做的很差,一般都直接交给老板做,但名字实在太让人印象深刻一天总少不了几杯,每次沈育都满脸堆笑的求老板,他曾经向易童诉苦,自己年纪轻轻就有早衰的症状全是血腥玛丽害的。

  “育育,偷什么懒呢?”胖老板敲了一下沈育的脑袋

  “没什么,老板我是在想啊,这都几点啦,易童怎么还没来呀?”

  老板闻言抬起了胖胖的手臂,易童迟到一分钟就扣一百好了。

  “沈育~”易童不知从那窜出来,沈育的头上又挨了一个栗子。

  “姐姐,我错了。”沈育讨好的冲着易童笑

  “易童快去上台啦,我们现在就准备营业,沈育你这个臭小子快把吧台的酒水准备。”易童在和沈育一起偷偷吐槽了老板两句就正色上台表演,今晚她的思绪很清晰,没了往日的浑浑噩噩。在粘腻无望的生活里,突然出现步枫这样的事让她重燃了一丝少年时的火焰。她弹着吉他,在舞台上打量台下的观众,人们大多三两成群,脸上都有着光带着欢乐,有的小女生还用崇拜的目光看着台上的她,就像当初的她一样。易童忽然害怕了,她想到自己年少干荒唐事的快乐对于音乐的热忱,再想想自己终于从音乐学院毕业,在现实面前低下自己的头,渐渐习惯随便,放弃自己的梦,干脆来小城市里蜗居,她觉得自己失败透了。

  几个小时后,一切归于平静,疲倦的下台和沈育打扫完卫生,易童锁上了酒吧的门。沈育看出了易童心情不佳,破天荒的没急着走去便利店买了两块面包和易递给易童。他们一起坐在lonely门口冰冷的台阶上分享早餐。

  “我对自己很失望,沈育,之前我就不该嘲笑你我们都是一类人。”

  “是啊,我们都一样帅。昨天晚上好几个小妹妹向我要号码呢,这年代谁还要手机号呀,都用微信了好吗?我闲她们老土给拒绝了。”沈育喝了口牛奶,不无炫耀的开口。易童给了他一记眼刀

  “你有多久没写歌了?”

  “有一年了吧”

  往后谁也没有再说话,分享完简单的早餐后沈育拍了拍易童的肩膀,向家的方向走了,两个的的心思不用开口,对方都明白。微弱的晨光里,易童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破旧斑驳的街道上向她走来,步枫今天还是穿着易童昨天给的衣服,当然他也没衣服可换,伸出一只手把易童拉了起来。

  “你怎么还不回家啊?”

  “饿了就先吃早餐呗,你特地来找我?”

  “是呀,怕你丢了。”

  易童听完这句话忽然觉得眼睛有些酸涩,走走停停这么久了,很就没听过这么暖心的话了。少年的眼睛在晨曦里发着亮,蜂蜜色的柔光给他瘦削的身上镀了层金色的光。

  “你丢了谁帮我找哥哥呀?”

  “滚!”

  易童扭头向前走,步枫赶紧跟在她后面,小跑着赶上了他,两个人的影子被朝阳拉得很长很长。

  在寻找一上午无果后,步枫劝易童先回家休息,易童先是不同意,她答应过的事必须要做到,过了一段时间后,步枫提出自己的尾巴在陆地上支撑不了很长时间易童才作罢。和步枫一起做摇摇晃晃的公交车易童觉得其实一切也没有那么糟糕,去郊区的路太漫长,易童头一歪不小心靠在步枫的肩头睡着了。等到了站她只看见步枫的肩膀上有一块水渍,尴尬的笑了笑,不好意思的开口

  “对不起啊,我好像太累了,哈哈。”

  “没关系,没关系,都是你帮我找哥哥太幸苦了,谢谢你。”步枫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向大海的方向走去,在快要入海的时候又回头向易童补了句

  “反正也是你的衣服”然后快速跳进海里

  是啊,反正也是自己的衣服,易童顿时不觉得那么尴尬了。刚刚他干嘛回头才补上那句,是怕自己打他吗?哈哈,人鱼果然学习应变能力强,易童在回家的路上这样快乐的想。然后在进入家门的那一刻停止可思考,倒在柔软的单人床上。落日再次把海面染成红色,易童在睡梦中忽然觉得有人在推自己,几次挣扎无果后,她终于完全醒了。步枫在疯狂摇她的手臂,夕阳让他的脸映着红光,真白!这是易童此时的唯一想法

  “你干嘛?”易童对吵醒自己的人不会有什么好脸色,长的再帅也白搭。

  “我找到哥哥了,就在今天下午!”步枫脸上是满满的的兴奋,易童也来了精神,起床气完全散了。

  “在什么地方,在什么地方?!”想到步枫能见到自己的哥哥了,易童也很替他高兴。

  “就在今天下午,我闻到了哥哥的味道,我刚想训着味道找到哥哥时味道中断了。”

  “怎么会中断呢?你哥哥会不会出什么意外呀?”易童眉头微皱

  “不可能,人鱼的味道只有自己可以中断。”

  “那有没有可能是人为的呢?现在我们人类的科技发展的很迅速,尤其是最近的二十年。或者说是因为城市因素,这里楼太多了你感觉被隔断了了,再或者说是因为环境,你哥哥明知道你现在可能在找他,没理由自己把信号断了呀。”

  “我们人鱼也不是没有天敌的,可能因为哥哥在这片海域遇到了比较难对付的,也可能是专业的捕手在抓他。”

  “还有专门的捕手啊?人类吗?在认识你之前我都不相信世界会有人鱼,认为你们只存在于安徒生的童话里。”

  “陆地上的捕手的确是人类,有些捕手是世家出身,代代都与我们打交道自然是知道我们。有些可能是偶然看见几条人鱼,然后走上这条路。世家出身的大多是靠祖传的技术,手法也还算干净,半路出家的大多无所无所不用其极手法有些下流了。希望这次我和哥哥遇到的是一个有操守的捕手吧。”易童听他说完,心情有些沉重,步枫站在窗户边望着波澜不惊的大海,海里似乎蕴含着无限的杀机。

  “捕捉人鱼有什么利益吗?”

  “科研”步枫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我们人鱼进化出来能力虽然缓慢,但很有用。不客气点的说人类近百年的进化速度比人鱼还要慢,且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为了提升自己,一条人鱼对于你们来说很有价值。”

  易童被步枫所说的有些震撼,忽然让她思考关于人类,关乎到两个物种的问题多少有点沉重。步枫说完这些话,就从窗户跃入海面。哗啦一阵水声后一切归于平静,易童走近窗户看向平静的大海。海面下不知蕴含着多少生机,多少物种在海洋陆地以各自的方式生存,人类发现的没有发现的,没有见过就可以当其他生命不存在吗?吹了一会海风,易童离开家坐上了去市区的公交车,车子驶过发现步枫的那片海面时,易童想起最近几天发生的事心里五味杂陈,该死,什么时候她陆易童竟然变的如此多愁善感。

  推开lonely的门,易童难得发现沈育没有摊在吧台里。

  “Beautiful girls all over the world

  l could be chasing but my time would be wasted

  They got nothing on you baby

  Nothing on you baby ......”

  沈育居然在舞台上唱歌,易童忍不住向台上看去,不得不承认灯光下的沈育很迷人,洗了好久没洗过的头发换了身干净衣服倒挺人模狗眼的。台下的人也很热情,伴着音乐节奏给他打拍子,无论他们进入lonely时是怎样的心情,高兴还是忧伤,抑郁还是感觉到孤单,在这里至少在此时,所有人都发自内心的感到快乐,这就是音乐的魅力存在的价值。易童注意到胖老板此时正坐在角落里,笑眯眯的看着台上的沈育,察觉到易童的目光,他招了招手示意易童过去。

  “这孩子和我年轻时候真像。”易童看了眼老板的肚子,老板扬了扬头,继续开口。

  “想什么呢你,我是说歌声。”易童又想了想老板的老烟嗓,老板笑了笑,喝了口沈育特制的桂圆红枣茶说

  “我年轻的时候总想闯出一片天,那时候爱音乐可惜没钱啊,身边什么乐器都没有。后来勾搭上了乐器行的小姑娘,她的关系可以让我趁下班之前没人的时候进去瞎倒腾几下子。她说特别喜欢我唱歌时候的样子,自信的像是快要溢出来了。那时候我实在太不是东西了,家里亲戚给介绍了一个很有钱的女孩,也很漂亮,我觉得白捡了便宜再说世上哪有什么爱情就稀里糊涂的结婚了,我记得我结婚的前一晚上那姑娘找到我,问我是不是被逼的,如果是她愿意不要一分钱白和我走,我觉得她胆真大,但是我还是拒绝了她,第二天她就离开这里了。我花了女孩的钱开了一间饭店,人多好的女孩为什么嫁给我啊?我后来才知道女孩头脑有些不太清楚,我就赔上了前小半辈子照顾她,再没碰过音乐。前年她走了,我把饭店改成了现在的lonely,才开始在台上喊几嗓子。”

  “你年轻时候挺渣的。”

  “那是我年轻时候多帅啊,看见沈育我好像看见了年轻时莽撞不得志的自己,哈哈哈哈。真想说,你还年轻,想爱的人就去好好爱,想喝的酒就放开喝,想做的事就认真做。以后怎么样我不知道,但至少现在你很快乐。“

  易童虽然经常和沈育吐槽老板做事太抠门儿了点,但是都知道他为人仗义平时认识这圈人有困难都尽力去帮。每个人的内心都曾澎湃过一阵子,后来又被曾经澎湃过的人泼冷水,周而复始。

  “易童你来啦~”唱到实在嗓子疼沈育才下了台,坐在凳子上手里抱着给自己新倒的桂圆红枣茶

  “我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我现在像十八岁,像团火似的,心里有爱有热情。”沈育的眼睛很大,今天格外的亮,和步枫的眼睛不同,他的眼睛是好看的桃花眼平时一直笑嘻嘻的,很少给人认真的感觉,但今天易童能感觉到他的认真。

  “我,我其实还有句话要说,我其实喜......”

  “沈兔崽子快来给我擦桌子。”老板雄厚的嗓音传来

  沈育没有动,像在思考要不要把剩下的话说完,最后鼓起勇气似乎要再说一遍后,老板就来扭着他的耳朵把他抓了过去。一晚上易童和沈育都轮着唱歌,大家从来没有如此快乐。

  清晨当沈育正在锁大门的时候,易童突然发问

  “你之前要和我说什么来着,就是被扭耳朵之前。”

  “奥,我那时候想说我写了首新歌想改天唱给你听。”

  “好呀,准备好了务必通知我。”

  易童准备像往常一样和沈育分头回家,却被一群看起来就是不良青年的小混混堵在了门口。

  “小妹妹长的真好看,嘻嘻,要和我们处个朋友不?”最前边的一个男生说,身后的几个也跟着不停嚷嚷,交流全用的不干净的词。

  “我长的不好看,就不和你们交朋友了,而且我要回家了。”易童作势要走,刚才搭话的男生伸手想把她拦住,被沈育推了回去。

  “小兄弟让开”男生见沈育长的高大,看起来不十分不好惹,虽然今天摆明了想挑事,但还有点忌惮他。

  “我要是不让呢?”沈育挑衅的瞥了那男生一眼,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一只手把易童挡在了身后。易童说实话,现在心里是怕的,真不知到胖子得罪里什么人害得她和沈育现在要挨揍。

  “易童!”步枫的声音传来,让一群人都愣住了,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高挑的男子衣着黑衣,脸上没什么表情气势让人不容小觑。步枫跑到了易童身边,男子也跟了过去。男生看着他们四个人,又看了看他身后所谓的小弟,其实他的兄弟他都知道,没几个能打的,吃喝玩乐倒还行,不说精通,但很会自嗨。

  “你们刚刚的话我和我弟弟都听到了,已经报警了,按滋事斗殴处理够你们待几天的了,识趣就快离开。”黑衣男子开口,男生顿时觉得压力有点大,听他说已经报警了,不论真假都跟慌了。

  “就找美女玩玩,不高兴算了,兄弟们我们走去别的地方耍。”撂下这句话就带着几个小弟离开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易童,易童,你没事吧?”步枫赶紧看了眼沈育身后的易童。他松了口气,看得出他刚刚也有点紧张。

  “没事,对了,介绍一下,这是沈育,这是步枫。”易童给两人做了介绍,步枫向沈育点了点头,拉着易童说

  “我也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哥哥步梧,哥哥这是易童。”

  “我先走了”沈育和大家寒暄之后就向自己家的方向离开了。步枫刚想再说什么就被步梧制止了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易童小姐我们回你家吧,坐公共汽车务必绕点路。”

  “好”

  易童随便就跳上了辆公交车,做到了底站,又东绕西绕,原本四十分钟的路,花了两个小时才到地方。

  易童从冰箱里拿出了几瓶可乐,步梧很礼貌的拒绝了,步枫则打开就喝了很多,易童怀疑最后几瓶可乐全进他的肚子里了。步枫显然很依赖哥哥,从和步梧出现到现在一直粘着他,不怎么说话,全有步梧摆布。

  “我遇见了步枫,又和他满城找你,我想,我有权利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吧?”易童开口,她很想知道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你当然可以,易童小姐。之前我和步枫经过这片海的时候,我察觉到有被跟踪的现象,于是选择和步枫分开,让他在原处等我,我负责引开那几个人类,洋流变化让我迷失了方向就此和步枫走散了。后来步枫应该在那天晚上在寻找我的时候遇见了你,你发现了他,在寻找一夜未果后他就找上了你,你帮助了他。在前天我找到了他,考虑到他平时太依赖我,我又在思考如何彻底摆脱那几个讨厌的跟踪狂,于是隐藏了自己的味道,希望可以借此机会让步枫成长,没想到昨天那群人又发现了满城乱跑的他,我选择让他找到我。今天早晨,我发现那群人有所行动,担心会对你不利就让他带我去你工作的地方。剩下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步梧一口气说完,条理清楚。

  “那么你的能力是——压迫还有什么?”易童问,步梧看了一眼在灌可乐的步枫,叹了口气。

  “压迫和预见,谢谢易童小姐的照顾,就不再叨扰了,我和步枫还要去亚特兰蒂斯。”说完拉着步枫就作势要走

  “你这样不着痕迹的走,那几个跟踪狂怎么办?”易童的声音让步枫愣在了窗口

  “我肯定会让那几个人知道我们离开了,且让他们继续跟踪一段路,易童小姐放心,我们人鱼讲信用也知恩图报,不会给你的安全造成困扰。再会了。”留下这句话,就拉着步枫从窗户跳下了海中,步枫在海中在易童看得到的地方挥手,又被步梧拉走了。正午的阳光让海面像撒了金子般金光闪闪,像一匹流动的锦缎。沙发上静静躺着一枚蓝色的贝壳,和一颗洁白无瑕的珍珠,就放在步枫喝了三分之二的可乐罐旁。

  凌晨,胖老板在台上唱歌,易童得以喘息坐在吧台上看着忙碌的沈育,她手里拿着沈育调好的‘血腥玛丽’淡淡的开口

  “你调的就还是那么难喝”易童看着在练甩瓶的沈育哈哈直笑

  “但是我喜欢你呀~”沈育吓的丢了练习的铁罐

  ”我说我喜欢你!“易童重复了一遍

  ”我以为你会喜欢那天来找你那个小子,诶,还记得那个我上台唱歌的晚上吗?在我被胖子扭耳朵之前我想说的是,我爱你。我没向人表白过,这是我第一次。我是个不轻易承诺的人,但承诺了我就一定会做到。以后你干什么都不用怕,因为我会一直在你身后,你一回头就是我。“沈育注视着易童正色说

  ”这一点,我们很像”易童注视这沈育正色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