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将军家的小妾又作妖了

2、乌龙

将军家的小妾又作妖了 费柴氏 2190 2020-04-20 11:05:38

  盛逸轩被她前后反差如此大的表现搞得楞在当场,自认离经叛道,不按规矩行事,今日算是遇到对手了。

  古瑨才不管他想什么,每天闷在这破院子里,好不容易来个聊天的,还不好好利用一下吗?

  采花贼?不至于吧,长那么好看,多少女人倒贴都有。

  杀手?早该动手了,还跟自己在这调情吗?明显调调不对。

  反正她没见过这种剧本,一上来就送美男不说,更不可能让自己当女一号。

  她可不是真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古代女子,一点见识没有,动不动大惊小怪,再说自己一个生活孩子的女人,有什么可觊觎的。

  一屁股坐下后翘起了二郎腿,就这破小凳还是她自己做的呢,高度正合适。

  就这一身衣服比丫鬟还不如,跟那些年纪大的粗实婆子一样,又硬又不透气,上下分体的,上身是短褂,下面是宽松的裤子,不过好在行动方便。

  古瑨知道自己什么形象,还被一个美男一直盯着看,难免不自在起来,反瞪过去,你看我也看,看谁不害臊。

  盛逸轩快招架不住了,因为对面那个眼神已经挪到他下半身了,如此大胆的女子,平生仅见!

  眉毛上挑,眼睛狭长,鼻子高挺,搭配起来利落中带着一股倔强,倒是那张薄而上扬的嘴唇让整个面部柔和起来,若是抹上口脂,上点妆定是美艳不可方物。他也算是百花丛中过,什么样的女人最诱惑,面前这个算一个。

  尤其是宽松的衣袍下,仍能感受到胸部的轮廓,难怪被挑中了。

  “看够了吗?”古瑨也感受到了对方的眼神到了哪里,开口打破这寂静。

  “咳,”盛逸轩尴尬撇开头。

  哎,这古代的流氓都这么低调内敛啊,古瑨心里暗笑。

  “说吧,公子光临寒舍,有何贵干那?”台词还是背过不少的,虽然不是自己的,古瑨觉得自己跟古人交流应该是无障碍的。

  “在下只是来找姑娘解惑的,”盛逸轩不慌不忙地拿出袖内的纸条打开,仿佛真是来做什么正经事的。

  古瑨就着月光看了看,741,这不是自己挂在孔明灯下的数字吗?本来只是一时生气发泄,没想到有好奇宝宝上门了。

  不过最近风头太过,还没有实力搞事情,古瑨无所谓地回道:“没什么,小儿胡乱涂鸦的。”

  把这事推给便宜儿子最好不过,反正古人不认识阿拉伯数字。回头再给他敲敲警钟,不要跟任何人提起就是。

  盛逸轩没想到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答案是这般乌龙,不死心地再问:“那上次姑娘所写的狗带是何意?”

  “哦,没什么,我也没读过书,只是随意把自己会写的字组合了一下,”古瑨不知道外面的人对自己写的内容这么感兴趣,纯粹恶作剧而已。

  盛逸轩下巴再次惊掉,看来自己多想了呢,想想也是,一个丫鬟又怎么会有什么过人之处,除了姿色尚可,有几分胆识,也不至于有什么才华,真真丢大了。

  一气之下飞走了。

  “哎~怎么走了啊,光是回答你问题了,你倒是给老娘留点信息啊,”古瑨对着墙头喊道,她对外面的世界也很关心好不,什么人啊。

  “发生何事?”她这一喊倒是把守在院外的家丁给招惹进来了。

  “没事,老娘半夜吊嗓子!”早干嘛了,贼都跑了,没用的东西,就会对付我们孤儿寡母!

  “我呸!”古瑨啐了一口,进屋睡觉。

  家丁对于她的行为并不觉得怪异,因为这位曾经患过失心疯,只不过最近才刚好,指不定还有后遗症呢,在他们眼里,她仍是不正常的,要不也不会闹出这么惊世骇俗的事。

  回到屋里,看到那个自己临时用木板搭的小床上蜷缩的小人儿,心被揪了一下,强迫自己不去看,对自己一再重申,不是自己生的,跟自己没关系。

  只是脚步如千斤重,生生换了方向,心不由己,还是过去为他掖了掖被角。这孩子长得像娘,尤其是眉眼,同样的五官换到他脸上,倒是多出几分英气,大概是随了那个男人的气质吧。

  那个播完种就狗屁不管的臭男人,最好是死在战场上别回来了,到时候宝儿就是这诺大家业的唯一继承人了,这也是古瑨决定暂时留下的最大最诱惑的理由,毕竟在古代,女子没啥地位,出门在外也是困难重重,与其出去受苦,不如想办法把这里的日子过好,反客为主。

  孩子似乎感觉到了娘亲的靠近,在梦中甜甜地呓语一声:“娘亲。”

  古瑨的眼睛酸痛,闭上眼,狠心回了床上,她好不容易劝自己接受了穿越的事实,面对了这坑爹的身份,但是不代表她要认他为儿子,都没结过婚的人,从心底里排斥母亲这个身份。

  也不知道爸妈怎么样了,剧组应该会给他们丰厚的抚恤金吧,早知道给自己买份高额保险了,才刚从艺校毕业,跑龙套做替身也没攒下什么钱。

  再也回不去了吧,这么长时间,尸体都该火化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找到尸体,那个瀑布水挺急的,会游泳也没用,被水流冲击,全身都撞伤了,应该死的很难看吧。

  每当夜深人静,古瑨就会难以入眠,思念亲人,悲叹命运不公,身处异世孤苦无依的悲凉时刻席卷着她,让她如坠地狱。

  现在倒是不会哭了,早就哭够了,她深吸一口气,停止一切毫无意义的抱怨,活下去才是她现在最该关心的事。

  至于那个不速之客,既然他好奇心那么重,想要再见总有办法的,说不定有一天能用的上呢。

  尚书府净悟轩

  盛羡逸一脸失望地回到家中,贴身丫鬟花影和舞影立马迎上来。

  “公子回来啦,奴婢伺候您更衣,”舞影快一步上前,将花影挤向一边,贴身靠上去。

  盛羡逸并不理会她们的勾心斗角,相反很受用,这两个丫鬟都是一等一的模样身段,早就被自己收了,比起方才那个有过之而无不及,真正猪油蒙了心,闲得慌。

  还有那个可笑的赌局,明日便取消了吧,再不去关注,天大的笑话。

  “花影,舞影,一同伺候,爷要沐浴,”盛羡逸一甩心中的不快,搂着两位美人走向内室,春风得意。

  “公子真坏,”二人半推半就,嗲声嗲气。

  “哈哈,你们不就喜欢本公子的坏吗?”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