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将军家的小妾又作妖了

5、真相

将军家的小妾又作妖了 费柴氏 3189 2020-04-22 16:59:39

  好不容易等到怀里的小人儿情绪稳定,呼吸平稳了,才将他抱到床边,两人一起坐在床沿上。

  “娘和你聊聊天好不好?”古瑨勉强扯了个笑容,尽量温柔地问道。

  “嗯,”宝儿认真地点点头,一只手还扯着她的衣角,不舍得松手。

  “几岁啦?”

  “下个月就三岁生辰了,二月初九。”

  “记得听清楚啊,很聪明!”古瑨不吝啬地夸奖道,至少她上小学才记得自己生日的。

  “以前老祖宗也常夸宝儿聪明呢!”被夸奖了,宝儿很是傲娇地点了点头,一下子鲜活起来。

  “老祖宗对你好吗?”

  “老祖宗可好了,给宝儿好多好吃的,”小孩子的关注点总在吃的上,不过想起老祖宗已经没了,宝儿又耷拉下脑袋,很不开心。

  “老祖宗去了很远的地方,过新的生活了,宝儿不要伤心,”古瑨难得的出声安慰。

  “真的吗?她们都说老祖宗死了,没有了,”宝儿抬起头,满怀希望地看向他,黑亮的眼珠像宝石一样耀眼。

  “相信娘,以后除了娘,任何人的话都不要信,知道吗?”古瑨见他脸上又是泥又是泪痕的,不忍心他再受什么伤害,叮嘱道。

  “嗯,宝儿知道,祖母就是坏人,哦不,”宝儿说完捂住嘴,发觉自己说错话了,又吐吐舌头:“她不允宝儿叫祖母。”

  “那就不叫,那样的祖母不认也罢,”古瑨不稀罕。

  “宝儿也不会认她,就是她给娘亲送的药,然后娘亲就疯了,宝儿都看见了,”小家伙一口气说出了真相,这是他有史以来说的最长的句子。

  “真的?”古瑨没想到从这孩子身上还真套出了点有价值的东西,来了精神,拽过他的手握着。

  “嗯,宝儿从不撒谎,”小家伙生怕她不相信,郑重其事地保证。

  “不,宝儿,娘亲今天教你,该撒谎的时候还得撒,要有本事把假的说成真的,只要对自己有利,懂吗?”跟一个孩子说这么复杂的东西,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听进去,古瑨不希望他做个迂腐受欺负的人。

  小家伙明显听不太懂话里的意思,但是为了讨好娘亲,还是笑着点点头。

  “咳~”也不知道是因为所有的事都有了眉目,古瑨心里的弦一松,咳嗽起来,五脏六腑一阵剧痛,蜷缩到了床上,毕竟原主从屋顶摔下来过,定是伤着身子了。

  “娘亲,娘亲,”宝儿吓得不知所措,跪在一边,想要伸手去抓,又不敢。

  “没事,娘亲要休息会,你先别吵,”古瑨缓过劲安抚道,她需要休息。

  “哦,宝儿乖乖,娘亲睡吧,”宝儿十分懂事地想要给她拉被子盖,奈何被她压在身下,怎么也拉不动。

  古瑨稍稍腾空身体,自己拽过被子,胡乱盖上,闭上眼睛养精蓄锐,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走马灯似的过了一遍,心中稍稍安定下来。

  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先自保,再看形势逃跑吧。毕竟外面的世界也不一定就安全,这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旧社会。当然心里还存了一丝侥幸,如果那个男人战死沙场,那就别怪她挟天子以令诸侯了。

  迷迷糊糊地休息到了中午,睁开眼才看到脚边有个凸起的小鼓包,不用看,也知道,是宝儿钻入了被窝,这孩子每天面对疯子妈妈,也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睡着了也是一脸防备。

  古瑨轻手轻脚地爬起来,帮他把被子盖好,小脸露出来,免得呼吸不畅。然后出去找王婆子,肚子有点饿了。

  王婆子住在东边的小耳房里,她回去后就吓得瘫在床上,除了脑袋嗡嗡的,其他的皮外伤都是小事,皮糙肉厚的,倒是扛得住,主要还是心理恐惧,难道她真的见到阎王爷了?一下子脱胎换骨了?

  越想越瘆得慌,一直竖着耳朵听隔壁有没有什么动静,保不齐那疯子只是回光返照,一会又发病呢?没听说过失心疯还能治好的,再说了,根本没人给他治啊!

  难道昨晚那个男人不是来害她,而是来送药的?要不怎么宝儿没事呢?

  王婆子思来想去,怎么也想不通。

  吱嘎一声,门开了。

  王婆子差点吓尿,这人走路都没动静的,还是自己走神了。

  她快速从床上爬起来,陪着笑脸:“姑娘有什么吩咐吗?”

  这人啊,都是欠收拾,一下子态度三百六十度大转弯了,古瑨很满意她的表现,没先开口,而是先看了看她的房间,虽然不大,家具居然比自己那里还多,估计是这老婆子自己搬来的。

  趁着原主疯了,没少坑东西。

  “休息好了吗?我饿了,准备饭菜吧,”古瑨边说边打开一旁的小柜子,看到里面满满当当的衣物,嗤笑一声:“以前的事我就不计较了,只要你把吞了老娘的都给我送回去,否则,我就提前让你见阎王!”

  赏给她一个她练过无数回的坏笑,阴狠中带着迫人的杀气,可谓笑里藏刀的最佳演绎。

  王婆子哪里还敢玩花样,看了她的眼神,确定这人定是从鬼门关回来的,要不怎么这么阴森可怕呢?

  “老奴这就办,”王婆子一溜烟的跑向门外,一只鞋都没来得及穿好,癫狂地冲出去了,仿佛后面有恶狗在追。

  古瑨心情大好,伸了个懒腰出门晒太阳了,大中午的阳光还是挺暖和的,先晒晒补补钙吧。

  对了,还不知道现在这身体长什么样子呢,她又退回王婆子的房间,扫了一圈没发现镜子,自己的房间就更不可能有了,这院子里倒是有口井,旁边还有个水缸。

  倒是不怕疯子和孩子掉进去,估计巴不得呢,死了省的她们动手了。

  古瑨好奇地走近水缸,看着镜中的容颜。本来已经做好最坏打算了,毕竟在现代她就是因为长相一般连18线都没混上,再好的演技也无济于事,早就对容貌看开了。

  结果意外了,这疯子长得还真不赖,这要是在现代,怎么也能混上个二三线啊。这眉毛不用修就挺有型的,双眼皮也是天然的,鼻子也很挺,最满意的就是这张嘴了,嘴角天然上扬,薄而性感,就是精神面貌差了点,还有这个该死的鸟窝头,等那王婆子回来,吃过饭,得好好洗洗了。

  19岁啊,多美好的年纪,等安顿下来就好好练练,不能白瞎了这重生的机会。

  王婆子动作倒快,很快就拎回了午饭,不过是些下人的饭菜,能饱腹就不错了。但是在古瑨眼里已经相当不错了,虽然她是跑龙套的,也得保持身材,每日只吃两餐不说,油盐都不放的。

  “宝儿,宝儿,起来吃饭啦,”古瑨没忘了床上还有个小屁孩呢,走过去捏了捏他的小鼻子。

  “嗯~娘亲?”宝儿刚从梦中醒来,第一次听到娘亲喊自己吃饭,差点以为自己还在做梦呢,眼里充满不确定,又用力揉了揉。

  “别揉,手上脏,”古瑨阻止他,又吩咐道:“王婆,帮忙打些水来,谢谢。”

  王婆子也在悄悄观察,她一肚子疑问不敢问,只能暗地里自己找答案,听她这么一吩咐,本能地就应了一声出去打水了。

  走出去后才后知后觉,那位果真不一样了,气势强了,居然还说谢谢,以后指不定有什么大造化呢,小心伺候着吧。

  这孩子也没脱衣服就上床了,古瑨只是简单帮他把衣服整理好,把鞋给穿上。

  “来吧,洗洗脸和手,”好在井水是温的,并不是刺骨,古瑨也不讲究,就目前这生存条件,凑合吧。

  宝儿乖乖地配合,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娘亲果然好了,真好。等收拾干净后,他黏糊糊地抱住古瑨的大腿:“娘亲,娘亲。”

  “好了,该吃饭了,肚子饿不饿?”古瑨抱他坐到长凳上,又看了一眼傻站着的王婆:“王婆也一起吃吧。”

  她没有什么尊卑观念,更何况,她也是丫鬟身份,一起吃饭没什么。

  “啊?”王婆本想拒绝,肚子却响亮地咕了一声,平时都是她先吃,给他们吃剩的,这丫头突然转性了,还叫自己一起吃,说实话,她有点不敢。

  “没关系,这院子里就我们三人,以后还要和睦共处呢,”最后几个字古瑨特地说的很慢,还冲王婆微笑了,真心的那种。

  只是在王婆眼里就瘆得慌了,她不敢拒绝,怕这位不高兴。

  宝儿看着王婆坐下来,往古瑨身边挪了挪,明显怕她。

  “宝儿不怕,有娘在,谁也伤不到你,”这话既是安慰孩子,也是告诫王婆的。

  “是,小主子不用怕,老奴以前是猪油蒙了心,以后定好好改过,”王婆子赶紧表态。

  “会自己吃饭吗?”古瑨记得以前自己是上幼儿园以后才学会用勺子,筷子一直都用不起来,上小学以后才掌握的。

  “嗯,”宝儿拿起筷子,一手扶着碗,像个小大人一样。

  哎,怪不得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自己小时候都是像小公主一样呵护大的,妈妈追着喂还挑三拣四的,这孩子定是吃了很多苦吧。

  她甩了一个眼刀给王婆,以示警告。

  王婆吓得筷子没拿住掉到桌上,把心一横甩锅给夫人:“老奴只是按照夫人交代行事,夫人说任由,任由你们自生自灭即可。”

  “吃饭吧,食不言寝不语,”古瑨不想再追究过去,但也要立威,一句话打发她闭嘴。

  这顿饭吃的很安静,只有碗筷碰撞的声音,和食物咀嚼的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