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将军家的小妾又作妖了

16、找茬

将军家的小妾又作妖了 费柴氏 2141 2020-05-03 12:43:54

  “来人呐,把她给我泼醒!”

  很快便有个婆子提着水桶进来,走向床前。

  “使不得,夫人,这天气乍暖还寒,要作病的!”王婆子有心护着,又不敢太明显,只出言阻止,并未拦着。

  “好一个衷心的奴才,你是不知道自己的主子是谁呢!”司沉夕抢先发话,又吩咐丫鬟:“掌嘴!背主离心的东西!”

  立马有两个丫鬟上去,一个按着王婆子,一个动手。

  “夫人饶命,小姐饶命!”王婆子也不敢反抗,只一个劲地求饶,但还是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有一就有二,啪啪啪啪。。。。

  超儿张开双手,不准那个老婆子泼水,却被另一个婆子从侧面给抱走了,一个劲地踢腾,大喊:“放开我,放开我,娘亲,快醒醒!”

  哗~古瑨被毫不留情地泼了一头水

  其实她有意识,但是睡久了,被梦魇着了,想要醒过来却怎么也醒不过那种,就想鬼压床似的。

  这一盆冷水倒是一个激灵,让她彻底地清醒了。

  屋子里吵吵嚷嚷,王婆子的求饶声和超儿的哭喊声,很快让她回神,想起了自己的处境,回到了现实中,这个无奈又操蛋的现实!

  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二话不说下床,一脚踹向那个婆子的腿,把超儿夺过来护到身后,又将打王婆子的丫鬟推到在地,王婆子也是个机灵的,很快挣脱了钳制,捂着脸跪在一旁,这时候她还不敢明目张胆地反抗,保持沉默最好。

  “反了你了!”宫雁飞也没想到她动作这么迅猛,惊得一声呵斥!

  “来人呐,把她给我捉住,打板子,”司沉夕趁机下令,她的目的就是要弄死她,因为她的大哥哥要回来了,有些碍眼的人该尽快处理了才好,娘就是太仁慈了。

  “看谁敢动,”古瑨弯腰捡起一块酒坛子的碎片,恶狠狠地说道。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露怯,气势上不能输。

  “这些日子纵得你无法无天了,以为我治不了你了吗?”宫雁飞不知道这个臭丫头哪来的胆子,自从疯病好了以后,愈发的猖狂起来。

  “如果说被关在这里自生自灭叫无法无天的话,那看来大夫人是没读过什么书吧!”古瑨怼的很过瘾。

  “你个贱胚子,敢这么说我娘,今天不收拾你不知道什么是规矩了!”司沉夕气急败坏地用手指着她。

  “哦?规矩?随意用手指着人骂贱胚子难道就是规矩?这样的规矩不懂也罢!”古瑨整个上半身都是湿的,冻得说话都有点抖了,但是也还击的铿锵有力。

  “沉夕闭嘴!”宫雁飞按下女儿的手,不让她失仪,又看向古瑨,明明一脸狼狈,眼神却坚定又傲然,这丫头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么大的变化。

  “别以为我拿你没有办法,也别以为你搞这么多事就能自保,不动你不过是顾及将军府的颜面,等谋儿回来,成亲以后,有了正妻,到时再来处置你,”宫雁飞说的心平气和,其实是带着威胁的。

  等等,那个男人要回来了?最近一直隔绝,什么消息也不知道,难怪这两个人又突然过来找茬,原来是情况有变。

  “回来?回得来吗?战场上刀剑无言,瞬息万变,哪那么容易呢?”为了确认,古瑨故意刺激。

  “你,你放屁!大哥哥打败匈奴,不日便要回京了!”司沉夕被她激的口不择言。

  古瑨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然后做了一个嫌弃的表情:“原来这就是将军府小姐的教养啊!”

  气死你得了,敢来我得地头撒野,古瑨暗戳戳地想道。

  “回去罚抄女则,”宫雁飞也是被女儿给气到了。

  “娘,她气我,你也来罚我,女儿不干,”司沉夕生气地跑出去。

  古瑨松了一口气,总是气走一个,省事了。

  “大夫人没事的话请回了,我这里比较乱,不适应您这样高贵的人待着,”古瑨开始赶人了,反正她自己都说了,暂时不会动她。

  “若想在这将军府安稳度日,从今以后收敛着点,莫再作妖,”宫雁飞看见她那个有恃无恐的样子就眼疼,撂下一句警告便走了,后面跟着一众丫鬟婆子。

  “哎呦,疼死老婆子了,总算走了,”王婆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揉着脸。

  古瑨也赶紧到柜子里找干净的衣服出来换,她也冷得不行了。

  “娘亲,你好了吗?”超儿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她身后追问,他是真怕娘亲再疯了。

  “什么好了?你快把眼睛闭上,不准看,”古瑨不知道她什么意思,手忙脚乱地脱衣服。

  超儿背过身去,还用手捂着眼睛,小声嘀咕:“我以为。。。”

  “哎呀,姑娘你不知道,你这已经醉了三天了,又哭又闹的,我们还以为你又。。。”疯了,这两个字王婆子憋回去了,不敢说。

  “三天了吗?酒量太差了吧!”古瑨不知道自己已经醉了三天了,只觉得睡了很久,还是极不安稳的一觉。

  王婆子嘴角一抽,敢情这位只关心自己的酒量啊。

  那个小丫鬟力道不足,王婆子脸皮够厚,倒也不是很肿,古瑨看了她一眼:“你自己去煮鸡蛋,在脸上滚一滚,能消肿。”

  “谢谢姑娘,”这鸡蛋敷脸对于她们这些下人来说是很奢侈的了,最近跟着这位倒是待遇好了不少,吃得好,人也舒坦。

  “不客气,有我一口吃的就少不了你的,将来啊不好说,没听见吗?那个谁要回来了,得重新打算了,”古瑨穿好衣服,就开始擦头发。

  “那不是好事吗?少将军回来,你若小意奉承,就凭你这模样身段,定能得得恩宠,将来即便新主母入府,你有庶长子傍身,总有一席之地的,”王婆子认真分析,这也是她早就想好的。

  “呵,恐怕没那么容易,更何况,做妾也不是我的志向!”古瑨第一反应就是想到了那个黑衣人,这段时间浑浑噩噩倒是把他给忘了,那个男人要回来,对自己也是只怕是更加危险了。

  “啊?”王婆子没想到她志向这个远大,感觉自己真是赌对了,就凭这位的手段,将来混成主母也不是不可能的,宫里的皇后娘娘还是宫女出身呢。

  她立马喜上眉梢,乐呵呵地笑起来。

  古瑨没空注意她,只是在心里想着以后不能喝酒,要加强防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