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将军家的小妾又作妖了

17、皆大欢喜

将军家的小妾又作妖了 费柴氏 4258 2020-05-04 17:37:43

  古瑨收拾好自己,才发现自己醉酒后的破坏力有多惊人,原来自己酒品那么差吗?还真是有点疯狂,一地的碎片不说,桌椅也是东倒西歪。

  古瑨一手叉腰一手扶额,看来以后还是少喝点吧,这酒虽然度数不高,但也架不住喝的多啊,最后辛苦的还不是自己,还得收拾。

  她看了一眼一直躲在自己身后的小屁孩,蹲下来,问道:“吓坏了吧?”

  “娘亲,你真的好了吗?”超儿仍然不确定,虽然刚才娘亲变得很厉害,保护了自己,他真的害怕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犯病。

  “不过是喝醉了,不是生病,这酒啊,小喝怡情,大喝伤身啊,等你长大了就懂了,”古瑨虚虚地搂了他一下以示安慰,便转身开始干活了。

  “你别乱动,到床上坐着去,当心伤着,”古瑨吩咐着,手里的动作却不停。

  “哦,超儿乖乖的,”超儿不敢不听话,只是来到床边便喊起来:“娘,被子湿了。”

  “我去,忘了,”古瑨把被褥一卷挂到外面的树上晒,才想起自己那晚好像放了风筝的,怎么不见了,只有短了的线挂在树上。

  “我的乌龟风筝呢?”古瑨到处找也没看到,费了好大劲做出来的,没了多可惜。

  王婆子正在小厨房煮鸡蛋,跑出来喊道:“姑娘,风筝早就不见了,许是线断了飞远了吧。”

  王婆子只见她放过风筝,后来便回屋睡觉,也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真是倒霉啊,还得再做一个,”古瑨撇撇嘴,叹气一声。

  她是不知道外面因为她的这只乌龟风筝引发了什么效果,今天那母女两来闹腾一番,倒是带来了一个消息,她陷入了茫然。

  原计划是那个那人死了,超儿成了唯一继承人,自己也能跟着过上好日子,先在这将军立足之后,再图后计。

  现在既然他要回来了,还是带着赫赫战功回来,那就不一样了,肯定会去个门当户对的老婆回来,到时候即便她跟超儿委曲求全,恐怕也不会安稳了。

  这封建社会的等级制度是非常森严的,一个小妾想要翻身本就不容易,更何况,她对那个那人也不感兴趣,根本不可能去做那种争宠的事,也没必要。

  哎,未来何去何从,如何抉择呢?又想喝酒了肿么办?

  寒雨轩

  兰姨娘也是一直关注着芳草园的一举一动,直到今天大夫人去闹了一通无功而返,她便决定出手相助了。

  同为妾室,在关键时候助她一下,将来也算能多个盟友。

  兰姨娘正和女儿一起做绣活呢,吩咐丫鬟环翠:“让人把芳草园的境况传出去,做的干净点,别被抓到把柄。”

  “是,奴婢知道,”环翠心领神会。

  “娘,你真的要帮葳蕤姐姐了吗?”司玉若内心是早就想帮了,奈何娘有自己的想法。

  “你大哥哥要回来了,大夫人更加得势,如果不找个帮手,我们母女以后的日子更艰难,我也就罢了,这辈子不求什么,只要你能嫁得良人,于愿足矣,”兰姨娘放下手中的绣花本子,语重心长。

  “可是,葳蕤姐姐她,能斗得过大夫人吗?还有将来大哥哥若是娶了正妻,势必会对她们母子不利的,”司玉若有点担忧。

  “你没听说今日沉夕那丫头是气哭出来的吗?大夫人出来的时候脸色也不好,平日里多骄横的两个人,虽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至少葳蕤那丫头没吃亏不是吗?”兰姨娘在府里也有自己的眼线,早就打探清楚了。

  “怎么会?”司玉若将信将疑,她是在司沉夕手里吃过不少苦头的,那个妹妹从来就没把她当过姐姐。

  “所以说,娘也想赌一把,外面不都有人专门为那丫头设了赌局吗?就冲她这份能耐,值得我出手,”兰姨娘这么多年以来眼睛里第一次发出了求胜的光芒。

  “希望能帮到葳蕤姐姐,”司玉若对自己的婚事不是很在意,如果可以她只想陪着娘。

  有了兰姨娘的插手,外面的舆论风向又倾斜了,本来看热闹的多,现在管闲事的更多了,大多数在抨击将军府的大夫人没有容人之量,虐待小妾庶子。

  再加上古瑨那日被气之后,便放出了一句:士可杀不可辱。

  就连大夫人的娘家都派人来介入了,让她息事宁人,莫再自取其辱,忍到风平浪静后再说。

  宫雁飞气的病了一场,司沉夕想闹事也被禁足了。

  古瑨倒是过了一小段太平日子,只是多了不安和茫然罢了。

  直到有一天晚上来了个闯入者,也就是前面提到的盛羡逸夜探将军府的事。

  那个该死的,只管自己闲扯淡,一点信息也没透露就走了,除了长的还可以养养眼,真是想揍人。

  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此人好奇心很重,武功很高,呵呵,想要再见面也不是不可以嘛,古瑨心中一乐。

  于是接下来的几次孔明灯上都会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SOS,上网ing,FT之类的。。。。

  而盛羡逸第二天提出取消赌局的时候也是遭到了众人的反对,尽管他道出实情,周允和仓古青也不同意,毕竟外人不知道,还可以玩下去。

  只不过盛羡逸已经失去了兴趣罢了。

  “听你这么一说,倒是有点意外,”徐文卿向来冷静,默默分析:“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误会什么?”盛羡逸只觉得乌龙,有点恼羞成怒的意思,皱着眉很是不悦。

  “一个女子三更半夜遇到你这么个不速之客,还能冷静地跟你交谈这可不是一般的胆识,我觉得你被她,呵呵”徐文卿难得不怀好意地笑了。

  “笑话!”盛羡逸不可能承认自己被人蒙蔽了。

  “不管怎么说,继续赌下去不就知道了吗?”周允生怕他再说什么取消赌约,提议道。

  “看来那个小妾长得不好,让三少败兴而归了吧,”仓古青挑眉。

  “去,我是那么饥不择食的人吗?”虽然心里对她的样貌身段记得分外清楚,嘴上确是不承认的。

  “横竖司君谋也快回来了,我们再凑合玩一段时间,三少如果不喜欢,以后便不用关注嘛,”周允心里也计较了一番。

  “要玩便一起玩,哪有我一人中途退出的道理,”盛羡逸也想再观察一下。

  皆大欢喜古瑨收拾好自己,才发现自己醉酒后的破坏力有多惊人,原来自己酒品那么差吗?还真是有点疯狂,一地的碎片不说,桌椅也是东倒西歪。

  古瑨一手叉腰一手扶额,看来以后还是少喝点吧,这酒虽然度数不高,但也架不住喝的多啊,最后辛苦的还不是自己,还得收拾。

  她看了一眼一直躲在自己身后的小屁孩,蹲下来,问道:“吓坏了吧?”

  “娘亲,你真的好了吗?”超儿仍然不确定,虽然刚才娘亲变得很厉害,保护了自己,他真的害怕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犯病。

  “不过是喝醉了,不是生病,这酒啊,小喝怡情,大喝伤身啊,等你长大了就懂了,”古瑨虚虚地搂了他一下以示安慰,便转身开始干活了。

  “你别乱动,到床上坐着去,当心伤着,”古瑨吩咐着,手里的动作却不停。

  “哦,超儿乖乖的,”超儿不敢不听话,只是来到床边便喊起来:“娘,被子湿了。”

  “我去,忘了,”古瑨把被褥一卷挂到外面的树上晒,才想起自己那晚好像放了风筝的,怎么不见了,只有短了的线挂在树上。

  “我的乌龟风筝呢?”古瑨到处找也没看到,费了好大劲做出来的,没了多可惜。

  王婆子正在小厨房煮鸡蛋,跑出来喊道:“姑娘,风筝早就不见了,许是线断了飞远了吧。”

  王婆子只见她放过风筝,后来便回屋睡觉,也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真是倒霉啊,还得再做一个,”古瑨撇撇嘴,叹气一声。

  她是不知道外面因为她的这只乌龟风筝引发了什么效果,今天那母女两来闹腾一番,倒是带来了一个消息,她陷入了茫然。

  原计划是那个那人死了,超儿成了唯一继承人,自己也能跟着过上好日子,先在这将军立足之后,再图后计。

  现在既然他要回来了,还是带着赫赫战功回来,那就不一样了,肯定会去个门当户对的老婆回来,到时候即便她跟超儿委曲求全,恐怕也不会安稳了。

  这封建社会的等级制度是非常森严的,一个小妾想要翻身本就不容易,更何况,她对那个那人也不感兴趣,根本不可能去做那种争宠的事,也没必要。

  哎,未来何去何从,如何抉择呢?又想喝酒了肿么办?

  寒雨轩

  兰姨娘也是一直关注着芳草园的一举一动,直到今天大夫人去闹了一通无功而返,她便决定出手相助了。

  同为妾室,在关键时候助她一下,将来也算能多个盟友。

  兰姨娘正和女儿一起做绣活呢,吩咐丫鬟环翠:“让人把芳草园的境况传出去,做的干净点,别被抓到把柄。”

  “是,奴婢知道,”环翠心领神会。

  “娘,你真的要帮葳蕤姐姐了吗?”司玉若内心是早就想帮了,奈何娘有自己的想法。

  “你大哥哥要回来了,大夫人更加得势,如果不找个帮手,我们母女以后的日子更艰难,我也就罢了,这辈子不求什么,只要你能嫁得良人,于愿足矣,”兰姨娘放下手中的绣花本子,语重心长。

  “可是,葳蕤姐姐她,能斗得过大夫人吗?还有将来大哥哥若是娶了正妻,势必会对她们母子不利的,”司玉若有点担忧。

  “你没听说今日沉夕那丫头是气哭出来的吗?大夫人出来的时候脸色也不好,平日里多骄横的两个人,虽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至少葳蕤那丫头没吃亏不是吗?”兰姨娘在府里也有自己的眼线,早就打探清楚了。

  “怎么会?”司玉若将信将疑,她是在司沉夕手里吃过不少苦头的,那个妹妹从来就没把她当过姐姐。

  “所以说,娘也想赌一把,外面不都有人专门为那丫头设了赌局吗?就冲她这份能耐,值得我出手,”兰姨娘这么多年以来眼睛里第一次发出了求胜的光芒。

  “希望能帮到葳蕤姐姐,”司玉若对自己的婚事不是很在意,如果可以她只想陪着娘。

  有了兰姨娘的插手,外面的舆论风向又倾斜了,本来看热闹的多,现在管闲事的更多了,大多数在抨击将军府的大夫人没有容人之量,虐待小妾庶子。

  再加上古瑨那日被气之后,便放出了一句:士可杀不可辱。

  就连大夫人的娘家都派人来介入了,让她息事宁人,莫再自取其辱,忍到风平浪静后再说。

  宫雁飞气的病了一场,司沉夕想闹事也被禁足了。

  古瑨倒是过了一小段太平日子,只是多了不安和茫然罢了。

  直到有一天晚上来了个闯入者,也就是前面提到的盛羡逸夜探将军府的事。

  那个该死的,只管自己闲扯淡,一点信息也没透露就走了,除了长的还可以养养眼,真是想揍人。

  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此人好奇心很重,武功很高,呵呵,想要再见面也不是不可以嘛,古瑨心中一乐。

  于是接下来的几次孔明灯上都会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SOS,上网ing,FT之类的。。。。

  而盛羡逸第二天提出取消赌局的时候也是遭到了众人的反对,尽管他道出实情,周允和仓古青也不同意,毕竟外人不知道,还可以玩下去。

  只不过盛羡逸已经失去了兴趣罢了。

  “听你这么一说,倒是有点意外,”徐文卿向来冷静,默默分析:“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误会什么?”盛羡逸只觉得乌龙,有点恼羞成怒的意思,皱着眉很是不悦。

  “一个女子三更半夜遇到你这么个不速之客,还能冷静地跟你交谈这可不是一般的胆识,我觉得你被她,呵呵”徐文卿难得不怀好意地笑了。

  “笑话!”盛羡逸不可能承认自己被人蒙蔽了。

  “不管怎么说,继续赌下去不就知道了吗?”周允生怕他再说什么取消赌约,提议道。

  “看来那个小妾长得不好,让三少败兴而归了吧,”仓古青挑眉。

  “去,我是那么饥不择食的人吗?”虽然心里对她的样貌身段记得分外清楚,嘴上确是不承认的。

  “横竖司君谋也快回来了,我们再凑合玩一段时间,三少如果不喜欢,以后便不用关注嘛,”周允心里也计较了一番。

  “要玩便一起玩,哪有我一人中途退出的道理,”盛羡逸也想再观察一下。

  皆大欢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