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将军家的小妾又作妖了

18、约人

将军家的小妾又作妖了 费柴氏 2142 2020-05-05 18:55:55

  直到有一天,古瑨写出了: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终于把盛羡逸给勾来了。

  她也没想到真的能把人约来,见面还是带着几分意外,一闪而过。

  两个人都按兵不动,谁也不先开口,就那么一个巍然不动地站着,一个悠然闲适地坐着。

  “怎么又来了?来了还不说话?”古瑨今日穿的是自己做的衣服,改良版的汉服,红配绿,鲜艳靓丽,头发自然披散着,别有一番韵味。

  “是你约的我,”盛羡逸很肯定地说道,言下之意,你有话先说。

  “跟聪明人聊天就是爽快,陪我聊聊天呗,”古瑨照旧踢给他一个小凳子。

  盛羡逸却不坐,那个破小凳子坐的屁股疼,也不符合他的形象,他斜靠这廊柱,表示拒绝。

  “你读过书?”

  “读过啊,大小读了十几年勒,”古瑨掰着手指头算了算。

  “切,我倒不知道一个丫鬟还能读多少书,”盛羡逸以为她在吹牛。

  古瑨翻了个白眼,从幼儿园到大学可不是十几年吗?没见识。

  “那你来干嘛?瞧不起人就没必要聊了,哼,”古瑨也是有姿态的人。

  “呵,脾气还不小,读过书的就是不一样,”盛羡逸的话里满是调侃。

  古瑨剜了他一眼,这家伙眼角上翘,一股媚样,长得还真是秀色可餐呢,就是说话不讨喜。

  “别以为你们会吟诗作赋,背个什么经史子集就叫有文化,那些不当饭吃,不能带动科技进步,还是学些实用的比较好,”古瑨嘴上是不会服输的,吵架都得比人多说几句的人。

  “你知道文化?科技又是何物?”盛羡逸没想到她口气还不小,还说了别人听不懂的词,一下来了兴趣。

  “那就说来话长了,不如,你先自报家门?我总得知道跟谁在聊天吧,然后决定跟你聊什么,”古瑨不知道这个地方的文明处于什么发展状态,也不敢再随意说些太稀奇的东西,免得被当怪物,决定先试探。

  “我说了你又能信吗?”盛羡逸的眼睛里都写满挑衅,偏生眼角含媚,看起来更像调戏。

  “你敢编我就敢信,反正我没什么可吃亏的,你也知道,我被囚禁着,闲的很,拿你解闷了,”古瑨摊摊双手,无所谓的样子。

  “盛羡逸,”盛羡逸天不怕地不怕,不屑伪造身份。

  “神仙衣?这是什么名?”古瑨明显没听清,差点笑出来。

  “即此羡闲逸,怅然吟式微!”盛羡逸受不了她的傻样,咬着牙说出名字由来。

  “真有才,取个名还这么费劲,”古瑨才不管他那三个字怎么写,更不想知道这句诗什么意思,竖起拇指夸了一番,表示友好。

  盛羡逸怎么看她的表情动作,都不像真心的,微微皱了下眉,粗鄙的丫头!

  “你约我来就只是因为无聊?”盛羡逸好整以暇。

  “对啊,难道你不无聊?半夜三更不睡觉,闯到我这小院来?”古瑨说的很坦白。

  “彼此彼此,怎么称呼?”盛羡逸双手环胸,不咸不淡地问。

  古瑨犹豫了一下,慢慢说道:“葳蕤,难道你不知道我是谁?外面没有关于我的传言吗?”

  古瑨猜测自己应该是出了名的,要不然大夫人也不会来闹事,这家伙肯定也是听到什么流言蜚语,才会出于好奇过来看看的吧。

  “有啊,我还为你设了个赌局呢,只是一直不知道你的名字罢了,”因为不关心所以没问过,当然,谁会在意这个呢。

  “赌局?玩的这么大吗?怎么赌的?赌什么?”古瑨听到好玩的,立马就双眼炯炯有神了,一连串的问题,还直勾勾地看着对方。

  盛羡逸忍住走人的冲动,他可不是来跟她扯这些的,打断道:“你先说说,之前写的那些都是什么意思吧,我看看有没有比较在这浪费时间。”

  “我要是不告诉你,是不是能憋死你?心痒难耐又奈我不得那种?”古瑨见他这样态度,就想逗弄一下。

  盛羡逸二话不话,站直身子,便准备施展轻功离开了。

  “哎,别,开个玩笑,你想知道什么,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啊,”古瑨见他要走急急改口,继续忽悠:“不过,我们得交换消息,我想知道外面的情况。”

  “说吧,”盛羡逸不耐烦地说道。

  “你想知道哪个啊?我也不记得自己写过什么了,”古瑨还真不太记得以前写的什么了,就记得最近几次。

  谁知盛羡逸竟从袖口里拿出一张纸来,上面整理了最近两个月古瑨写过的东西,递给她。

  “我的妈呀,我有这么受关注吗?”古瑨难以置信地看着手中的纸,这字写的真好看,连英文字母都模仿的惟妙惟肖,就像练字帖上的一样。

  “从前我要是有这么火就好喽,”古瑨自言自语道,自觉说多了,又收敛心神岔开话题,开始答疑解惑:“先说这个狗带吧,意思就是去死,这个你不用知道,反正这世上除了我没人知道,至于这些阿拉伯数字还有字母啊,你们这边也用不着,学了也没用,不是我不告诉你啊,真心没必要知道。”

  “你从何处学来?”盛羡逸听着新鲜,难免产生疑虑,自认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这女子一下子说出这么多自己不知道的东西,着实让人震惊的。

  “啊~”王婆子听到院子里有人说话,出来看看,结果发现有外男在,吓得大喊一声,惊恐地看着古瑨。

  “进去!”古瑨怕她把看守的人招进来,也不想让她多管闲事,一声令下。

  王婆子迟疑了一下,果断躲进了屋。

  “你那下人看起来很怕你,”盛羡逸见她突然变脸,挺凶悍的样子,多了几分好奇。

  “哎,谁让我是鬼门关里闯过来的人呢?你不是问我从哪学来的吗?我几个月前吧死过一次,去了一趟阎王殿,阎王爷教了我不少东西,”古瑨顺嘴胡诌起来,也是看到王婆子才想起这茬的。

  “哦?你还见过阎王爷?”盛羡逸明显不信。

  “那是,我知道的,你不知道的东西多勒,”古瑨说的特别坦然,本来就存在文化差异啊。

  “你当我是那无知妇孺吗?”盛羡逸的声音微微发冷。

  真是不好忽悠啊,古瑨挠挠头想了想说:“你不无知,你英明,是我无知行不?现在请问公子,能给我讲讲外面的事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