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将军家的小妾又作妖了

27、审问

将军家的小妾又作妖了 费柴氏 2043 2020-05-14 15:01:20

  “老夫人去世后,小娘子便疯了,大夫人将他们母子安排到芳草园,也是从那时老奴开始伺候他们二人的,三个多月前,小娘子突然好了,就变了个人似的,后来接二连三地。。。”王婆子想说搞事情,又觉得不合适,一时想不到什么词能准确表达。

  “怎么疯的?”为何是祖母过世后疯的,想来祖母在时对她们母子定是照顾有加的,就算感情再深,也不至于悲伤过度而疯吧,司君谋产生了疑惑。

  这让王婆子怎么回答,明明就是大夫人做的,她却不是亲眼所见,也只是猜测。

  “老奴确实不知,”这个倒是真的答不了,王婆子很坦然。

  “那又为何突然好了?”司君谋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他连那丫头叫什么名字都没记住,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这时候王婆子不敢再乱说了,一五一十地将黑衣人的事情交代清楚,至于其中真相,交给将军调查去,她是真的想不明白了。

  “竟有此事?”看来这将军府还真不太平呢,竟然让人随意出入,看来首要任务是加强防范了,不管对方是何目的,这种事不能再发生。

  “千真万确,”王婆子点头保证。

  司君谋见她不似说谎,陷入了沉思,没想到自己离家三年多,竟也有人盯着将军府呢,只是一个没有身份的丫头又怎会招人注意,还有超儿,他有没有事?看来得好好查一查,现在最重要的便是将那个女人给找回来了。

  到底是自己跑的还是被人带走的?

  “上次我命人打了她二十大板,是否怀恨在心?”司君谋只是想验证心中的猜测,问完又追加了一句:“伤的可重?”

  这时候问这个晚了点,而且似乎也忘记派人察看伤势,也没有送药,不知道伤好了没?

  既然他提了起来,王婆子还是尽力为古瑨说好话的,一旦被将军找回来,将来还得帮她翻身,不如现在就多博一点同情,她说的要多惨有多惨,还反复强调古瑨没有一点怨言,只是不知自己犯了什么错,有苦难言。

  司君谋自然不信,不过这都不是重点,他更想知道伤口怎么处理的:“既然伤的那么重,你们如何处理的?”

  王婆子哪敢提盛羡逸送药的事,只把古瑨让她用酒清洗的事说了。

  “倒是个心性坚韧的,”司君谋很中肯地评价了一句。

  王婆子心中一喜,这算是博了个好印象,得了夸奖吗?

  “将军,”武阳调查完,很快便回来禀告,看了一眼王婆子,犹豫着要不要回避。

  “说,”司君谋就是要当着王婆子的面继续问。

  “芳草园里一切正常,未发现外人痕迹,”武阳如实上报,他心中也是疑惑,这人怎么凭空消失的。

  司君谋看了一眼王婆子,心中便有了数,看来是她自己爬树走的无疑了。

  “暂时封锁消息,将府里的守卫加强,同样的事情不要再发生第二次,”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被人传出去影响总是不好,自己打人在先,也有一点理亏,司君谋只想偷偷把人找回来,到时候再说。

  “另外,你亲自带人去,尽快将人抓回来,动静不要太大。”

  武阳有点为难:“可是将军,属下并不知道小娘子的长相,怕是。。。”不好找。

  王婆子倒是聪明,插嘴道:“超儿跟小娘子长得一模一样,一个模子刻出来,娘子比老婆子高一个头,不胖不瘦。”

  她当然希望能把人尽快找回来,越快越好,既然将军有心压着这件事,看来还是顾及他们母子的。

  “去吧,”司君谋一挥手,事不宜迟。

  武阳拱手退出去,一点也不耽误。

  一时间房间里陷入了安静,司君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王婆子也不知道自己会何去何从,直到门口探进来一个小脑袋。

  超儿扎完马步就急匆匆地跑过来了,又不敢贸贸然闯进来,只好躲在门后偷偷观察一番。

  司君谋一眼便发现了他,冲他招招手:“过来。”

  超儿听到召唤,小腿颠颠地跑过去,经过王婆子的时候还特地停下来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

  司君谋把他抱到腿上,难得温柔地替他擦擦汗:“练完了吗?”

  “嗯,”最近几天相处下来,超儿发现爹爹虽然严厉却不坏,放下了戒备之心。

  所以他大着胆子说出了自己的目的:“爹爹,我想跟王婆婆说说话。”

  司君谋立马明白了他的小心思,但是他不想孩子知道他娘逃跑了,既伤他的新,也伤自尊,于是瞥了一眼王婆子说道:“王婆婆着急回去给你娘做饭呢,你娘的伤还没好,需要人照顾。”

  王婆子一听立马借坡下驴:“老奴这就回芳草园去。”

  “下去吧,”司君谋当着孩子的面不好为难她,就先放过她一马。

  超儿看着王婆子的背影有点不舍,又有点疑惑:“爹爹,为什么让人打娘?”

  “你怎么知道是我让人打的?”司君谋好奇这孩子知道的还挺多。

  超儿有点生气,瞪大双眼:“是娘猜的,她说你一回来就动手了,为什么要打娘?”

  “呵,还挺聪明!”司君谋看他气鼓鼓的样子,像只小青蛙,笑了。

  超儿心情就不好了,挥着小拳头就打他:“你也不是好人,你和坏祖母一样,欺负我娘!我不要你了!”

  司君谋任由他打,反正就跟挠痒痒一样,一点力道也没有,只不过这孩子话里有话,必须安静下来好好盘问一下。

  于是他握住他的两只小手,非常认真地问道:“祖母什么时候欺负你娘了?”

  超儿又被他那犀利的眼神惊到了,但是为了给娘伸张正义,他无惧,拿出勇气说出了真相:“祖母给娘喝药,娘就疯了,还把我们关在院子里,吃不好,穿不暖。”

  “你胡说!”司君谋不相信自己的母亲会如此恶毒。

  “就是真的,超儿亲眼看见的!”超儿无比坚定。

  “这。。。”司君谋陷入了沉默,这三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