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江南落

第八章 初露锋芒

江南落 岁晏辞 2166 2020-04-30 11:58:40

  “班主,外面有个人说要见你。”

  王老板看了看坐在梳妆台前的阿莲,俯身在她耳边耳语着。

  阿莲神色微变,修长的手指紧紧地拽着衣服,指甲在衣服上留下一道道深深的划痕。

  江夜白站在汽车旁,一身长衫被风吹的衣角飘动。

  王老板打量了他片刻后,便走过去,“江少爷,您是想带走阿莲的话,那请回吧……”

  “让我见见她吧……”江夜白开口。

  王老板愣了一下,回过神后才开口,“这边请。”

  阿莲坐在梳妆台前,低着头,对面的镜子照出她脸上的落寞。

  “阿莲......”江夜白轻声开口,看向她。

  阿莲轻轻摩挲着衣角,努力地扯着嘴角,“江少爷,你走吧,阿莲现在已经是满春班的人了。”

  江夜白顿了顿,“阿莲,这是你的真心话吗?”

  她的头越来越低,沉默了片刻后,才开口,“少爷请回吧,这自然是阿莲的真心话。”

  “阿莲,你若要走,我便带你走。”

  一阵低笑声传来,“江少爷,我们不过才认识两天,我怎么能随便跟你走。”

  “阿莲......”

  阿莲白皙的手指紧紧地抓着衣角,“江公子,您请回吧,我乏了……”

  江夜白沉默着,微微低着头,低垂的发丝遮住了眼里的落寞,“那我先走了……”

  他走出房门,满春班的几个姑娘偷偷瞄着他,一个大胆些的女子直接上前,走到他面前。

  “江少爷,留下来喝茶吧?”

  他目视前方,眼里空洞洞的,像失了魂一般。

  他绕过那女子,走出院子。

  阿莲抬起头,眼眶微红,“王老板,把我弟弟送回去吧。”

  王老板带着林知文走进屋,“你去上学吧。”

  林知文站在他身边,低着头,低声喃喃着,“姐......”

  阿莲强扯着嘴角,“去上学吧……”

  王老板略带得意地笑着,便带林知文出去。

  阿莲看着镜子里充满落寞的脸颊,略带苍白的手指抚上镜子,冰冷的触感让她心头微微一颤。

  “你会习惯的,我们明天有一场戏,你好好看看戏本子吧,我们这满春班有一个规矩,谁唱的好谁上台......”一个和阿莲同龄的女子开口。

  阿莲低着头,低垂的发丝遮住了她脸上的落寞。

  次日。

  戏园。

  座儿们都坐在台下,座无虚席。

  “满春班里的俞老板唱旦可是一流啊。”

  “可不是嘛,她那扮相,也忒俊俏!”

  雅座包厢里,江夜白坐在雕花的檀木椅子上,眯着丹凤眼,看向台上。

  “少爷,能上台的都是那些练了四五年的戏子,阿莲姑娘顶多在后台打打杂。”一旁的阿澈开口。

  江夜白翘着二郎腿,白了他一眼,阿澈连忙低下头,不敢多嘴。

  后台。

  “俞玫,你还不去化妆!”王老板站在一个女子面前。

  那女子着一身青色旗袍,眉眼间是岁月带不走的妩媚。

  她散乱着头发,双膝一软,往王老板面前一跪,颤抖着手抓住他的衣角,“把大烟给我!求求你,把大烟给我!不然我真上不了台的!求求你!”

  她是满春班的台柱子——俞玫,谁能料,那个名扬四里的名角,居然是个大烟鬼。

  王老板把衣服一拽,甩开她的手,“让你戒了你不听,我上哪给你找大烟去!”

  俞玫瘫坐在地上,“求求你,给我抽一口吧,不然我真上不了台啊!”

  阿莲和众人一同站在王老板身后,她微微低着头,手指轻轻地摩挲着衣角。

  “班主,戏过一会儿就要开场了……”

  王老板皱着眉,转身看着阿莲一行人,“一个一个地唱,谁唱的好谁上台!”

  “求求你,给我抽一口,抽一口我就上台!”俞玫继续在她身后哭喊着。

  满春班里唱旦的也都陆陆续续地开口唱,王老板却仍旧锁着眉头。

  “班主,您挑一个吧。”

  王老板摇了摇头,目光落在阿莲身上,“牡丹亭,你会吗?”

  阿莲愣了一下,随即回过神,点了点头,“茶馆里的叶蕴漪姐姐曾教过我。”

  王老板淡淡地点了点头,“来一段。”

  阿莲愣了愣,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蓦地游春转,小试宜春面。春吓春!得和你两留连,春去如何遣?恁般天气,好困人也!”

  王老板听着她的开口,一站而起,俞玫也停下了哭喊,惊讶地看向她。

  阿莲注意到了他们的目光,停了下来,白皙的手指依旧摩挲着衣角,“班主,我唱的不好吗?”

  王老板大笑,拍了拍手,“好极了!就你上台了!”

  “班主!这不妥!她才刚来!”

  “对啊,班主,她还从未上过台,要是怯场了怎么办?”

  阿莲抬起头,看向王老板,眼里似有万千星光。

  “我说行就行,你们帮她上妆,动作麻利点!”王老板笑着开口。

  阿莲坐在铜镜前,月娘给她上着妆,“阿莲,这几日,俞玫师姐要是给你送什么喝的,你记得不要喝。”

  她趴在她耳边,压低了声音开口。

  阿莲看着镜子里上了妆的自己,微微一笑,“多谢月师姐提醒。”

  月娘看着镜子里的她,也笑了笑,眼里却有化不开的惆怅,“真美。”

  “阿莲,上场吧!”

  戏台上,柔和的灯光下,座儿们的目光都落在戏台上。

  阿莲轻移着莲步上台,举步如和风拂柳,启齿似燕语呢喃。一汪清眸如水,一抹黛眉如烟,眉间锁一丝浅浅哀怨。那份清纯,那是哀婉,恰似春风碧于天的湖面上,有落花点点。

  “这不是俞老板吧?”一个座儿开口问。

  “当然不是,俞老板哪有她俊,瞧瞧她这扮相,太俊了!”另一个人回答着。

  江夜白一站而起,他的目光锁在戏台上,目光灼灼。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她薄唇轻启,开口唱着,水袖一抛,眸光流转。

  声音的悠扬,越调的婉转,入耳妙不可言,好似细雨淋漓,又似杏花扑面。

  江夜白站着,目光从未从她身上离开半分。

  他手里还拿着一个小茶壶,茶壶歪着,里面的水倒到他的手上,他毫无察觉,只是看着台上的阿莲,目光如茶壶里面的水一般灼灼滚烫。

  座下的叫好声一片接连一片。

  俞玫瘫坐在冰冷的地上,听着前面传来的叫好声,泪水从憔悴的脸上滑落......

  “到头了,一切都到头了……”她自言自语低声喃喃着,“不行......我不能就这样让出戏台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