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魂穿之成了女驸马

第十五章 无奈现身份

魂穿之成了女驸马 九色卦 2028 2020-04-30 14:47:36

  我闭着眼睛祈祷,就当我在复古的风景区迷路了几天好了,可是,一睁开眼,就看到对面坐着的谢元诚,打散了我最后的期望。

  谢元诚慢条斯理地倒着茶,和刚才简直判若两人。

  我把扇子放在腿上,准备给他下套:“谢元诚,你喜欢男人?”

  谢元诚嘴角含笑:“是啊,而且一点都不介意告知天下,与我相近的人都知道我有盈弟了。”

  我冷笑:“那你喜欢女人吗?”

  谢元诚愣了下:“我以前未曾与女子交往,也没有动心,或许,我是不喜欢吧。”

  我继续套话:“那要是有一个女人要嫁给你,你肯定是不要的了。”

  谢元诚继续笑:“不要。”

  我接着问:“口说无凭,你要立一个字据。”

  谢元诚拿过一旁书桌上的纸笔,开始磨墨,然后写了一份承若书,我看来了一眼,上面承诺了不与女人交往,不与女人亲近,不与女人结婚,太好了,就差这份了。

  我把承诺书收好,幸好今天系的发带,很快长发就散了开来。然后,我解开带子,只露出一部分束胸带出来,得意得对谢元诚说:“侯爷看清楚了,我是女人,要记得您刚才的承诺啊。”看他在发呆,心里七上八下的,还是要强装镇定,急忙系好带子,连头发都不束了,起身往门边走去。

  手刚碰上门框,谢元诚就移到我旁边,我提醒他:“侯爷,您刚才承诺了,不与女人交往,不与女人亲近,不与女人结婚。”

  谢元诚脸上带着邪笑,一把把我扯到旁边的软垫上,他求证似的看了一眼我的束带,突然开始狂笑。

  我理好上衣,本来要起来的,但是被他牵制住,不能动。

  谢元诚带着兴奋的声音:“我的盈儿,我还在想用什么理由把你娶进门,是留在身边做隐士还是直接立一个男夫人的妻位。现在都解决了,我可是直接光明正大昭告天下,你是我的夫人就可以了。”

  我看他眼睛都开始散光了,强制反驳:“你刚才说了不与女人亲近的,要信守承诺。”谢元诚笑出声,他单手握住我的双手,从我内衬里拿出刚才的承诺书。

  他打开在我面前:“我是写过,但是后面加了一条,此生只与纪盈,我的盈儿在一起。”他松开手后,我拿着看了一眼,又被他摆了一道,但是我不是纪盈!

  我把纸揉成一团,丢在一边:“谢元诚,我可不是纪盈,所以你还是去找你的纪盈,和她在一起吧。”

  谢元诚刮着我的鼻子:“盈儿,我知道你一时很难接受,但是我是真心的。从见到你第一眼我就心动了,当时碍于身份,我总是想忘记,但是越想就越难受,今天才出此下策。想不到,你居然是女儿身,那所有的困难都迎刃而解了。”

  我坐在一旁冷冷的说:“你别忘记我可是当朝驸马。”

  谢元诚:“嗯,不过李昭乐要是知道,估计要闹翻天了,你也会因为欺君之罪满门受到牵连。”

  我争辩:“你别吓唬我,当时为了保全将军府我才答应爹娘做驸马的,后面一直在找机会脱身,只是还没一找到。”

  谢元诚握住我的手:“所以你遇到了我,我会帮你保全将军,让你全身而退的。”

  我才不相信你,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你说得好听。”

  谢元诚:“盈儿,以后你就是我的夫人,你要相信我。”我一听到夫人就炸毛,于是全都和盘托出,把我在现代的光荣事件,虽然经常出糗,但是也算我的人生历程吧,再到睡一觉就到了将军府,一直到被迫娶了李昭乐的事情都告诉了他,希望他看在我这个不知道从哪个奇怪地方来的人,心生恐惧,然后知难而退。

  谢元诚摸了下我的额头:“盈儿,你没发烧吧,刚才风也不大啊。”

  我扯开他的手:“我说真的,你看我是不是对大昭国一点都不了解,行事作风都和常人有异。”

  谢元诚认真的回想:“确实,不过是因为你长年在府里不见外人,难免与常人有异。”

  我:“哎呀,你不是说要我相信你吗,那你也要相信我才是啊。”

  谢元诚又露出笑脸:“盈儿是同意作为夫人了,好吧,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你放心,不会因为你行动怪异就不要你的。”

  我擦汗:“小哥哥,我跟你说了半天你当我在胡说吗,你想啊,我现在是暂时住在纪盈身体里,万一哪天消失了不见了,你不是······”我居然被他强吻了,这种俗气的事情,放在一个大帅哥身上,真是,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谢元诚放开我:“盈儿,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将军府我也会为你守好。你现在处境很危险,还好我带你来了临阳城,路上埋伏了皇后派来的杀手,最近他们又在蠢蠢欲动,所以,我才请老师出世,帮忙对付。”

  我眼睛一亮:“那你就说我遇刺身亡,这样不就可以全部保全了,然后我绝对消失得无影无踪,让大家都找不到。”

  手腕被他捏了一下:“盈儿,你真的和我想的一样,太简单了,所以不要去趟浑水,都交给我处理。”

  门被推开,我急忙躲到谢元诚背后,孟安石的声音传来:“侯爷。”听着和平常的声音有点不一样。

  谢元诚冷淡的声音响起:“出去等候。”等孟安石出去了,我才露出头来。

  我扯开谢元诚的手,开始束发,他手放在我头上帮忙,被我打开:“别乱动。”

  谢元诚坐在一旁看我束发:“我回去给你置办女装,以后你就不用穿男装了。还有,这个香袋丢了,我给你一个更好的”他不经过我同意,就把带了很久的香袋扯掉了,扔出窗外。

  我放下束发的手,“谢元诚,你离我远点。”

  他倒好,又对我头发动手动脚:“好了,发带给我。”我只好把发带递给他,他绑好后开始自夸:“我的盈儿长得真好,连头发都这么秀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