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魂穿之成了女驸马

第三十六章 就要和你分手

魂穿之成了女驸马 九色卦 2062 2020-05-11 14:31:35

  谢元诚搂住我的腰:“盈儿,你别生气,上次纪妃突然来了,我为了日后着想,才假意答应她。”

  还好她来了,不然我就要被蒙在鼓里一辈子。

  我冷冷地推开他:“侯爷,还请自重,我可是当朝驸马,身份有别,拉拉扯扯的,不成体统。”

  谢元诚还想靠过来,我退到一边,他扑了个空:“盈儿,你有气对着我来,趁着上元节临近,我明日就上书,带你离开。”

  我退后与他保持距离:“侯爷,我与公主感情深厚,怎能在这种时候离开京城,与礼不合。今日就当我们没有见过面,就此别过。”

  谢元诚拦住我的去路,继续笑着说:“盈儿,别生气了,我这几个月一直公务缠身,还有一些事情要办,才来这么晚。”

  我扯开他的手,“侯爷言重。”

  谢元诚堵住出口,我打开窗,这里是二楼,跳下去也不会断腿。

  “纪盈,你敢跳下去,我就让纪府不得安宁。”他总算露出本来面目了,对纪盈的喜欢,不过是觉得她可以做一个好的替身。

  “侯爷想太多,纪府可没这么弱。”我直接飞身跳下去,还没有着地,就被谢元诚抱了起来,慢慢站到地上。他的手在抖,肯定是折到手腕或者关节了。

  正好是逃走的机会,我挣脱开来,往最亮的地方跑去。

  他一双长腿,很快就追了上来,把我按在墙壁上:“我连夜赶路来京城,就是来见你,你和陆逢君逛着青楼,喝着花酒,两个人还在那里眉来眼去,如果我今天没有赶到,你是不是要和他一起回府。”

  真可笑,他有什么好质问的,比力气大不过他,我侧过脸不理就是。

  谢元诚靠过来,小心翼翼的说:“别闹了,现在外面雪下大了,和我回屋去。几个月不见,怎么就变得这么瘦了,是不是不好好吃饭。”

  受不了他,以前不知道的时候,听到这些话会感动到哭,现在只觉得好笑:“侯爷,你放手,我要回宫了。”

  谢元诚嘴角动了下:“回宫去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你别忘了,你是我八抬大轿娶进门的,现在想和我撇清关系。”

  他手摸到我腰间的荷包,眼睛里全是怒气:“这是谁给你的,里面都是麝香和一些对女子有害的东西,谁准你戴了。”

  我想把荷包抢回来,他直接丢了,雪下得越来越大,都不知道丢在哪个角落里。这是婉儿今早上才给我系上去的,她绣了好几个晚上,我看着她熬红的眼睛,都觉得心疼。

  我在雪地里找着,翻了好多地方,什么都没有找到。

  谢元诚蹲了下来:“盈儿,盈儿你怎么了?看看我,我是你的元诚啊?”

  我推开他,站起来冒着大雪往前走。

  谢元诚追了上来,环抱住我:“别生气了,我给你一个更好的。”

  我把腰间的手指掰开:“侯爷,我要回宫了,你放手。”

  谢元诚靠着我的肩膀:“再过几个月就长一岁了,还是和小孩一样。”他口鼻间的气息好闻极了,可是我只觉得像毒气一样,只想逃得越远越好。

  谢元诚死不放手,我大吼一句“放开”,大不了今天就把窗户纸捅破,从此路归路桥归桥。

  “你是大昭的安乐侯,要怎么样的女人没有,不要再来找我了。我讨厌你,从此我们就分开走,谁都不认识谁。”

  我气急败坏地往前走,脚下的积雪越来越大。

  谢元诚拉住我的手,他脸上的表情比死人还要可怕,在雪地里映着,就像地狱来的修罗一样:“你刚才说什么?”

  我推不开他,生气的说:“我要和你分道扬镳,以后岔开路走。再说了,你心里有喜欢的人大可放心的去追,不用拉着我做点垫背。我们就当在临阳不认识,以后也不要有交集。”

  谢元诚面无表情,但是他的眼睛红了一片:“盈儿这是有喜欢的人了,看上谁了?”

  “是,我有喜欢的人了,不过绝对不是你。男人女人都有,我回来才知道可以男女通吃,只要我愿意,以后身边的人绝对不会缺。”

  我手腕上一阵痛楚传来,谢元诚点了我的穴道,硬是把我抱了回去。

  他把我放在床上,解开穴道,欺身上来:“是不是陆逢君,安石说你们从回京的路上就一直聚在一起。他还经常带你出宫,逛遍京城多有哦文雅的地方。今天也是,你为了他骗李昭乐出宫,本来我想几月未见你难免心里有怨气,就当不知道好了。现在你敢和我提分手,我现在就让安石去把他请过来看看他眼里的驸马是怎么在我身下的。”

  我踹了他一脚,被钳制住:“你混蛋。”

  谢元诚抓着我的手青筋暴起,他有什么好气的:“你管得着吗,从临阳分开后,我们早就是路人了。”

  谢元诚闻言抬起头:“纪妃和你说什么了?”

  我直对他的眼睛:“没有,只是我听到了安乐侯为了太子妃怒发冲冠,一时好奇去打听了下。后面就真相大白了,你有手段,心机深重,想要她你就去抢啊,别来招惹我。”

  看他愣住了,我急忙趁他晃神的时候推开他,还没有走出几步就被他抓了回去:“盈儿吃醋了,为了一个绿研,你要和我一刀两断,我才不会同意。”

  我躲开他的吻,破罐子破摔:“我才不会吃醋,回京师后我就已经不喜欢你了,后面还爱上了别人,我们不能再做这种事情。”

  谢元诚眼睛里带着狠辣:“盈儿不担心将军府的安危?还有时间找别人谈情说爱,抛弃原配。”

  “我才不怕,反正既然不能在一起,不如死了一了百了。”如果一直受他要挟,大不了就找个没人的地方,一把火烧了,死了干净。

  谢元诚吻着我的眼角:“盈儿别哭了,是我说话重了,我就当今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

  我再次推开他:“你放我走吧,以后就别见面了。”

  谢元诚看着我,“如果是为了绿研,我说什么都是百口莫辩,现在带你去见她,当面说清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