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魂穿之成了女驸马

第四十二章 同住合庆殿

魂穿之成了女驸马 九色卦 2021 2020-05-14 18:36:13

  我突然想到李昭乐的贺礼,谢元诚拿着一个小盒子给我:“这个就是,民间的玩意儿很多,这是我让安石准备好的,你拿回去,等上元节给她。”

  要不是在大街上,我都想亲亲他了,有谢元诚在,我什么都不用担心,不用去想。

  “盈儿,你带走女装做什么,以后我会带你回来的,拿进宫里被发现了,可不好解释。”我告诉他这是他给我的,我就带着,睹物思人。

  谢元诚笑起来,眼睛总是很亮。孟安石说他以前很少笑,见到我后经常笑,所以,看着他笑,我心里也高兴。

  马车行在雪地里,走得不快。

  我晃着他的手:“元诚,我们这样子进宫,真的好吗?我可不要你落人话柄,到时候姐姐又要为你烦忧了。”

  “不会,我这是与驸马通行,今天开始我就住合庆殿了,正好看看李昭乐的表情。”他有时候就喜欢看别人难过又教训不了他的样子。

  我叹气:“你啊,抢了她的人,还要故意气她。”

  谢元诚一本正经的说:“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只要你愿意,我能藏你一辈子,等从战场回来,我们就离开京城。”

  我当然想啊,可是谢元诚心里有愿望,他一生都为了九王爷的事情奔波,现在遇到我,怎么能轻而易举就放弃。再说了,我心里的正义感作祟,不仅要为他做事情,还要让那些背后的人都收到应有的惩罚。

  我靠在他怀里:“我当然愿意!可是,我更想和你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不用总是藏着。”

  回到合庆殿后,李昭乐就一脸怒气地站在殿口,我倒是要看看谢元诚怎么过李昭乐那一关。

  “远诚哥哥,你不是身体抱恙吗,怎么来京城了。”看到李昭乐的样子,我就有种幸灾乐祸的想法。

  “驸马,你出宫去了两日,现在才回来,不会是和元诚哥哥去逛京城了吧?”

  这个公主,不高兴就把气撒到别人身上。

  “公主,我与侯爷是昨晚才见面的,原来并不知道他来了京城。早上的时候得知侯爷要进宫,我才同他一起。”

  李昭乐看我说的诚恳,竟然就不找我麻烦了。

  谢元诚一脸轻松,他慢慢走了过去,让孟安石给李昭乐送了一个奇怪的盒子。

  “安乐妹妹,这是我前两个月路过东钦的时候,看到这个盒子与你很相配,就买了下来。趁这次带来京城,就带来给你了。”

  李昭乐手有点抖,她打开盖子,上面躺着一个胭脂盒,样式确实很别致,连我都看着欢喜。

  张嬷嬷把礼物接了过去,看到李昭乐不动,就扯了下她的袖子。

  “元诚哥哥,有劳你挂念了。我已经让暗香给你们收拾好了房间,就在我和驸马旁边的和煦寝宫里。”

  我看着李昭乐有点失魂落魄,在犹豫要不要上前去搀扶她,就看到谢元诚看我似笑非笑的眼睛,这人的脑子是什么做的啊,一个胭脂盒就能让;李昭乐认输。

  “驸马,昭乐妹妹好像有点欠安,你不如你带我过去。”

  行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李昭乐还是很懂礼节的,给谢元诚安排的寝殿不仅华丽异常,还夺人眼球。

  刚进去,孟安石就把门关了站在外面,谢元诚一脸坏笑的坐在红木大理石面的桌旁。

  以后他还是要低调点比较好,我坐在旁边劝他:“元诚,你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哪里不好了,明明是她要挑事的,我只是送了盒胭脂,可什么话都没有说啊。”

  “随便你吧,我下午去东宫见姐姐用公主的名义给她送贺礼,你就好好呆在合庆殿好了。”

  这人太嚣张了,我在宫里总是如履薄冰,他倒是一点都不在乎。

  “我当然是和你一起去啊。”

  我打算拒绝掉,他刚来就这样招摇,皇后那边肯定有防备。而且,纪妃上次撞见我们的事情,她要是知道了,不得跑过来扇我耳光啊。

  “捂着脸干嘛,来我看看。”谢元诚凑了过来,我的手居然手摸在了被纪妃打过的地方,看到谢元诚小心的查看,我担心暗香袭人或者婉儿进来,就把他推到旁边。

  “才没有事,我要回去了。”

  谢元诚扯住我腰上挂着的玉佩:“你相公我都在这里了,你要跑哪儿去。”

  我看他没有收手的打算,这里和外面可不一样,你倒是收敛点啊。

  “我还要去翰林院。”

  “我也要过去。”

  “还吧,那还不快起来。”

  真是拿他没有办法,我担心的事情,他是一点都不在乎。

  刚进翰林院,就见到陆逢君住在角落里审批文书,这两天多亏了他在中间周旋,我才能得以保全,他算是名义上的朋友了。

  谢元诚和大学士去谈事情了,我这边一向是个闲差,就走到了陆逢君的面前。

  “陆大人,这次多亏你帮忙。”

  陆逢君抬头,这哥儿们,笑起来可比谢元诚阳光多了。也是,谢元诚告诉我,他是皇后的外戚,背靠显赫的大家族,难怪能一直自由出入宫门,微服私访的时候也能跟着。

  谢元诚从小就经历了太多东西,要让他笑得不含任何杂质,那对他来说就真的是太残忍了。

  “驸马,你回来了,身体可好了,早知道就应该让你们去我府上商议的。”

  陆逢君心思简单,如果不是因为敌对势力,我还是很愿意和他做朋友的。

  “都好了,就是耽误了一日,以后还要找你多帮忙。”

  “驸马以后有事尽管说,我能做的绝不推辞。”

  我看到谢元诚要过来了,还是闪到旁边去好了,自家的侯爷太喜欢喝醋了,万一惹他不高兴,指不定晚上他能做出什么事情出来。

  陆逢君见到谢元诚,脸上倒是很高兴:“侯爷。”

  谢元诚点头:“陆大人在和驸马聊什么呢。”

  “无非就是些日常需要注意的事情,没有什么大事。”

  “那就好,驸马年轻,没有陆大人稳住,有时候难免有些孩子脾气,以后还有劳陆大人多海涵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