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后我和杀我凶手在一起了

第9章 等你追上我

  辛孟端详着手里的地图,想要寻找最为安全的线路和最为稳妥的逃生口。

  丞相府毕竟是丞相府,府中护卫一定不少,说不定暗处还有不少人盯着。辛孟自诩近身搏斗数一数二,翻墙耍抢的技术也是顶尖的。

  可毕竟头一次对上习武之人,内力高深莫测,一个不小心吃亏的还是她。

  “哎呀,你看好了没,再待一会儿,我真的会被蚊子咬死。”无忧忍不住催促。

  辛孟的手指在地图上划了划,点中其中一个位置,这才把地图收进自己的袖袋,对着无忧道:“我要进去了,嫌这里咬的话就去别处等着。”

  说完不等无忧回复,整个人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丞相府外一片安宁,远处传来几声狗吠,更衬的深夜有些诡异。

  而在不远处的阁楼上,同样带着面具的男子有些诧异的看着那道身影没入丞相府,有些费解:“是她?”

  “阁主,我们要动手吗?”任率开口问。这段时间他们一直监视着丞相府的动静,今日阁主过来,难不成他准备下手了?

  离烬天摇头:“我一个人去。”说着从窗口飞出去,追随着那道身影没入丞相府。

  辛孟的速度极快,丞相府内部的路线已经刻在了她脑中,她的目的地是后院仓库。

  可到了地图上标的“仓库”位置时,辛孟傻眼了,这tm那是什么仓库,也不知是那个姨娘小姐的院子。

  无忧这个小屁孩是怎么办事儿的,等她出去了一定专拍他后脑勺。一下子失去了目标,辛孟那个愁,她本来还想今晚赚一笔呢!

  正想着,突然一声厉喝:“什么人!”

  今天也太点背了,辛孟迅速的撤退,不仅银子没得手,怕是都没机会揍柳司远一顿了。

  府中的侍卫被惊动,都朝着一个方向而去,辛孟后退着突然发现,这些人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什么情况?”

  “从现在开始,你只有一盏茶的时间。”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辛孟浑身紧绷,下意识摸到自己的短刀向后刺去,不过这一动作并没有刺到人,手腕就被握住了。

  辛孟扭头,第一眼看去这是个戴面具的男人,第二眼看去这面具怎么有点眼熟,第三眼……卧槽,这tm不就是那个拉她挡枪的人吗?

  “离烬天?”她讶异出声,大概是想不到遇见他会这么容易,所以连愤怒都省了。

  离烬天当然认得她,对于前段时间的莽撞行为,他一直觉得很抱歉,跟着她过来也是想要和她道歉。

  “你要做什么,我说了你只有一盏茶的时间。”侍卫是他引开的,等那些人知道中了调虎离山计,很快就会返回来。

  辛孟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随口反问:“一盏茶是多长时间?”

  离烬天:“……”我要怎么回答?

  “算了,我尽快。”辛孟又重新折回去,就这么空手而回她不甘心,又怕突然出现的离烬天消失,于是想也不想拉着他一起走。

  看着被人拉扯住的衣袖,离烬天露在外面的嘴角抽了抽,暂时压下诡异的感觉,道:“你到底要找什么?”

  “仓库啊,银两呐!”

  离烬天算了算时间,也顾不得什么,当即伸手搂住辛孟的腰,速度不止快了一倍,带着她瞬间来到了丞相府的一个地方。

  等安全落地后,辛孟才反应过来,还来不及说话,又被捂住了嘴。

  “嘘,再等等。”离烬天叮嘱完辛孟后才放开她。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辛孟这才震惊了,好家伙,原来这里才是仓库,外面有不少侍卫守着,就连刚才那么大的动静,都不能让他们离开半步。

  “你这么知道仓库在这里?同行啊!”在钱财面前,辛孟选择暂时放下那点私仇,等钱到手了再找他算账也不迟。

  两人躲在院墙下,前面正好有一排排的大树挡着他们。

  听了辛孟的话,离烬天只是睨了她一眼,淡淡道:“这一次我可以帮你,上次连累你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了。”

  “凭什么?”辛孟想都没想就开口。因为她受的那一剑才让她着了柳司远的道,他倒好不痛不痒的就想一笔勾销,想得美。

  “不用你帮,老娘自己能搞定!”辛孟接了一句,可她并没有冲动,只是默默计算着时间,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她才问道:“几盏茶了?”

  “什么?”离烬天没太明白她的意思。

  “多久啊,一盏茶,两盏茶,还是三盏茶?”

  离烬天嘴角抽搐,古怪的看了她一眼,轻咳一声,才道:“大概一炷香的时间。”

  一炷香,半个小时,辛孟记住了。

  在离烬天还搞不明白她要干什么的时候,辛孟已经溜了出去,只见重重护卫还没开始有所察觉,一个个全都倒在了地上。

  芳汀这丫头还是有点本事的,恐怕也不像她说的只会一些医术。辛孟满意的点点头,也不啰嗦,直接打开仓库满足她的腰包,希望柳丞相明天看到不会气地吐血。

  离烬天就在一旁看着,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他突然出手帮忙只是为了弥补她遭受的无妄之灾,再加上他也看不惯丞相府,就顺手而为了。

  辛孟的动作很快,只拿银票和一些碎银子,那些珍宝字画,看都不看一眼。

  一直从丞相府出来,辛孟还是觉得有些可惜,她都没时间去修理一下柳司远那鳖孙,不过她也不急,大不了明晚再来,反正她快要摸透丞相府了。

  无忧等的有些焦急,之前听到里面的动静,一直在想辛孟是不是倒霉地被人给抓住了。左瞅瞅又瞅瞅,突然憋见有两道身影出来,其中一人正是辛孟,无忧提着的心也跟着落下了。

  “你怎么回事儿,还以为你倒霉了呢!”无忧跑过去,看她安好无恙,这才嘴贱说了一句。

  辛孟瞪着他,刚抬起手就见无忧抱头躲开,她乐呵呵笑着,把一大叠银票递给无忧:“还不是因为你,什么破地图,我差点被发现了,下次让你们办事都仔细点,不然的话,连个包子都没得吃……”

  正教育着无忧,辛孟发现身边有点不对劲,一扭头就见离烬天准备离开,她急着喊了一句:“离烬天,你给我站住!”

  “你想如何?”

  “此仇不报……”

  “你打不过我。”离烬天望着她,平静的开口。

  辛孟头一次被人看不起,心里那个气啊!他奶奶的。

  “打不打得过,打过了才知道。而且那天被追的逃得人是你!”

  “那就等你追上我,再谈报仇一事。”离烬天还是头一次见这么不讲道理的人,他拉她拖住秦霄是无奈之举,并不是他怕了秦霄。

  而且今晚陪她浪费的时间,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凛冬离去

等你追上我,嘿嘿嘿   作者认为一盏茶约十五分钟,一炷香约半个小时,不接受反驳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