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后我和杀我凶手在一起了

第20章 你打不过我

  丞相府终于平静下来,芳芷和任率等人甩掉尾巴后,拐进了小巷,各自去寻找自家主子。

  只是当他们找到人后,一起愣在了那里,眼前这是个什么情况。

  明明是统一战线的两人,此刻怎么正大打出手。

  离烬天无奈叹息了一声,他已经放水了,可辛孟似乎没有停手的打算,她的武功招数很特别,让他一时间也摸不清是哪门哪派,只是明白她没有丝毫内力。

  没有内力都跟他死扛了这么久,的确是……努力了!

  “我说了,你打不过我。”

  离烬天收手退后几步,辛孟暗恨咬牙。

  在丞相府他们有统一的目标,可以并肩作战,可到了外面就不同了,私仇怎么也要算一算的。

  辛孟瞟了一眼已经过来的芳芷,心里重新燃气了斗志,冲着芳芷道:“过来帮忙!”

  芳芷看着离烬天,握紧了手中的剑。

  离烬天虽然没有排在高手榜上,但这不代表他不是个高手,不然玄冰阁也不会立足多年了。

  面多这种强上更强的对手,芳芷也想要比试一下,这样才能知道他们之间的差距。

  眼见着芳芷加入,任率突然开始紧张了,他想拦截却收到了阁主阻止他的意思。

  芳芷能排在高手榜上可见她的不俗,有了她的加入,离烬天显然有些难以应付,不得不动用手段逼退她们。

  “屠魔宫的人?”

  离烬天看着芳芷,暗暗惊奇,屠魔宫的地盘可不在东楚,她听从辛孟的话,难不成辛孟也是屠魔宫的人?

  就在离烬天惊讶时,辛孟也好不到哪儿去,她只知道她们是母亲派的人,私下也没打听来历,她觉得没那么重要,现在却被离烬天识破,而且一听“屠魔宫”这三个字,就很硬气!

  这应该是个流弊的地方!

  “离阁主好眼里,不过阁主的战斗力……是我高估了!”芳芷只有在武学上特别较劲,本来想要讨教一番,那知离烬天展现出来的战斗力似乎匹配不了他的威望及名气。

  听了芳芷的话,辛孟突然“噗”的笑了下,打趣道:“离阁主,连我这丫头都打不过,怪不得见着秦霄就跑呢!”

  离烬天头一次被人嫌弃,他看着辛孟幸灾乐祸的样,也不气恼,只是道:“屠魔宫的人是有点本事,不过还差着远呢!”

  话落,重新和芳芷拼在一起,这一次,一招胜负揭晓,芳芷重重的摔到在地,口中喷出一股鲜血,让她心惊的是,她都没看清离烬天的招数就倒下了。

  离烬天收手,冲着辛孟莞尔一笑,颇为洒脱,“青鸾,你始终打不过我,想要报一剑之仇,提升一下内力修为吧!下次战,告辞!”

  离烬天离开的很迅速,任率让玄冰阁的其他人散去,自己紧跟在了后面。

  直到看他安全地进入自己的府邸,才放心离开。

  面具下的双眸原本黝黑深邃,此刻却发生了变化,一片猩红慢慢浮现,变成了诡异的红色。

  府内他的随身侍卫出现,站在了身边,惊讶道:“王爷,您又冲击封印了?”

  他们家王爷不会受伤,能成这个样子,那就一定是他自己动的手。

  楚晋宁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左毅跟在后面,忙道:“属下去找宸王妃过来。”

  “太晚了,明天我亲自去一趟宸王府。”

  “王爷遇到了谁?怎么都冲击封印了,任率办事也太不靠谱了,改天属下一定好好教训他!”

  楚晋宁淡然一笑,对自己受了伤也不在意,而是想起缘由后,立马道:“明日你传话给任率,让他尽快去查一下屠魔宫有没有一位叫青鸾的女子。”

  “属下明白。”

  辛孟有些急了,她催促着芳汀,直到听她说芳芷没事时,才松了口气。

  芳汀解释:“小姐,芳芷是真没事,她休息一晚,明日就活蹦乱跳了,别看她好像伤的很重,其实就是表象。”

  向来话少的芳芷也跟着开口:“小姐不用担心,离阁主手下留情,不然属下活不了!”

  “你幸好没死,要真有事儿,我肯定这辈子都不放过他!”

  “能怎么不放过,芳芷都碰不到人分毫,小姐您去就是送死!”芳汀不客气的打击着。

  辛孟瞪了她一眼,她怎么这么好说话,无忧对着她横也就罢了,现在身边两个小丫头也净是怼她!

  气死她了,离烬天,我们的仇再加一笔!

  翌日,如同芳汀说的一样,芳芷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而辛孟却开始忙了起来。

  再有两日就是乞巧节了,宸王府和孟国公府都邀请了她,对于这一点,她根本不用犹豫,直接选择了孟国公府,于是回了帖子给宸王妃,感谢她的盛邀。

  正因为她要去孟国公府,所以要做足准备,给外祖父、外祖母的礼品不能少,给三位舅舅的心意也不能少,还有几个表兄妹这些都要考虑到。

  直到此刻,辛孟才知道社交的重要性,她也不得不埋怨一句原主,这也太不会来事了,不然能活的这么辛苦吗?

  芳汀和芳芷看她准备礼品,她们想帮忙也搞不懂辛孟在做什么,只好处理一些其他事情。

  比如丞相府和夏王勾结的事儿,要盘下朱雀大街玉石古玩铺要准备的各种事项,再比如夏王和辛忆知狼狈为奸的后续……

  辛孟忙,可她们也没闲着,尤其是七八月的天气,正是一年之中最热的时候,每次出去办事,辛孟都要求她们戴着幂蓠,或者纱巾遮面,反正只要不是以辛大小姐婢女出现的场合,都不能暴露面貌。

  辛孟这样做,也完全是为了保全她们,毕竟有些事她不能顶着辛孟的名头去干,不然就会惹祸上身。

  离烬天绝对算一个,他想找她也只晓得青鸾这个名号,就算找到了,那也绝对不是她本人。

  眼看着两天的时间过去,辛孟一大早就和侯夫人说明了缘由,她要出府去。

  听说她要去孟国公府,侯夫人还震惊了一下,不过也没说什么。

  出府后,她就吩咐芳汀去了别处办事。

  得知她今日到府上,孟国公府门口早早就等了不少的丫鬟婆子,有小厮打探到她的行进路程,赶忙跑回来报信儿。

  管家婆子让人通报给府中的小姐们,等辛孟到达孟国公府门口的时候,见过面的孟意欢和孟思乐已经等着了。

  “表姐,表妹,这么客气,来迎接我?”辛孟下了马车,道。

  孟思乐撅着嘴角,“那可不,孟大小姐常年不来一回,好不容易来了,我们不得客气些,万一以后不敢来了,还说我们孟国公府招待不周。”

  “你少说两句。”孟意欢横了她一眼,让她住嘴,然后拉起辛孟的手,温柔笑着:“思乐就这样,她没恶意,快些进去吧,别让祖父祖母等急了。”

  辛孟也笑,她本来就没生气,孟思乐的性子还挺对她胃口,话里虽不饶的人,可能明白她只是埋怨辛孟这些年的不来往。

  孟国公府不愧是从三百年前世袭下来的爵位,府邸占地面积大,内部楼宇房屋错落有致,景致优美,一看就是用过心装饰的。

  穿过和前院连通的拱门,眼前场景突然开阔,是一片看不到头的人工造湖,湖边种满了荷花,荷叶浮在水面上像姑娘高贵的展开裙摆。

  “这是孟国公府的云昇湖,在建安城也是出了名的,前段时间长公主组织的百花宴本是想要借用我们孟国公府的地盘,祖母嫌麻烦就没答应。要是答应了也好,就不会出现你那儿事,宸王府的管理也太松散了。”

  孟思乐替辛孟介绍,却想起了前阵子的事儿,免不了要埋怨宸王府几句,不像他们孟国公府,丫鬟婆子、小厮护卫全都各司其职,被管教的很好。

  “云昇湖看着就美。”辛孟笑笑,没有再说其他,都过去的事儿,反复提及也没趣。

  “喜欢以后就常来,我们先去见过祖父祖母。”孟意欢催促了一句。

  辛孟收回目光,对孟国公府又有了新的认识。

  东楚开国时称为大楚,地域辽阔,孟家随着开国皇帝打下江山,功不可没。辛孟在史书上看到,最开始孟国公府被赐为楚国公府,冠以“楚”字,可见其尊贵的程度。

  后来,大楚成为东楚,辉煌不在,原先的楚国公府也变成了现在的孟国公府。

  毕竟是存在了几百年的名门贵族,孟国公府依然是建安城中各方势力忌惮的对象,就算是当今皇上,也不得不对其重视。

  孟国公和孟老妇人等在主院屋内,下首坐着孟府的儿子儿媳,对于辛孟的到来,他们即开心又有些别扭。

  外甥女是亲外甥女,只不过当初她母亲做的事儿,的确挺让人难以启齿,尤其是对孟国公府这种贵族来说。

  当初辛孟母亲和男子私通后,孟国公一气之下和她断了父女关系,事情发生没多久后,她母亲就服毒自杀了,留下了刚刚两岁的辛孟。

  后来,孟老妇人不忍心,又怕辛孟吃了亏,还把她接到孟国公府抚养了几年,等她七八岁的时候才送回了镇南侯府。

  对着这些事情,辛孟有所耳闻,却是一点记忆都没有。后来原主被欺负的厉害,什么性子都磨没了,连孟国公府都不敢来。

  现在见到外祖父等人,向来无所畏惧的辛孟也开始紧张了,尤其是屋内很多人,顿时让她有些眼晕。

  和孟意欢、孟思乐一起向着孟国公和孟老夫人行礼,紧张的连头都不敢抬,正犹豫着要不说点什么,就听孟国公苍老的声音道:“给我请家法来!”

凛冬离去

楚晋宁:被媳妇嫌弃那怎么行,认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