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后我和杀我凶手在一起了

第21章 脸上笑嘻嘻

  “你这是作甚?”率先反应过来并且要阻止的不是别人,正是孟老夫人。她带过辛孟,再怎么气也舍不得看她受伤。

  屋内几位舅舅、舅母也想开口劝,只是孟国公已经打定了主意,他一拍桌子谁都不敢再说什么。

  辛孟杵在屋内,心里叹了口气,这都什么事儿啊,只求孟国公手下留情,为了以后的庇护,这点伤就受了。

  芳芷站在辛孟的身后,似乎想要说话,只不过辛孟回头看了她一眼,让她退下候在一旁。

  家法被呈了上来,和镇南侯府人高般的木板不一样,这更像是一跟戒尺,孟国公拿在手里看着辛孟。

  “知道我为什么要动用家法吗?”

  辛孟这才抬头看向孟国公,国公爷两鬓头发花白,人虽精神抖擞,可脸上还是爬了不少疲老的皱纹,岁月从不曾优待任何人。

  她摇摇头,开口道:“不知!”

  孟国公也没多话,抬起戒尺在辛孟的背上用力抽打了两下。孟国公是习武之人,又是常年上战场杀敌的将军,这两戒尺下去,够辛孟疼个十来八天。

  就这瞬间,辛孟的额头上冒出一层细密的汗水,她紧咬着唇瓣,没有吭声,直到两戒尺挨过之后,才粗重的呼吸了几下。

  孟国公收回家法,按了按辛孟的肩膀,这才道:“十几年前,孟国公府早已与你母亲断了关系,如今,既然你挨了我孟国公府的家法,以后就还是孟国公府的孩子,谁敢欺负你,我孟国公府第一个饶不得他!”

  辛孟如释重负,幸好孟国公不是和她算账,一直提着的心落下,对孟国公也充满了感激。

  她道:“让外祖父操心了,以后我不会让人欺负了去,也不会让孟国公府蒙羞。”

  她说的坚定有力,孟国公有些惊讶的看了她一眼。

  就如孟意欢姐妹所说,辛孟的性子是变了许多,不过这才像他们孟家的人。

  “你看看你,好好说话不行非得动手,把孟儿打出个好歹来,我看你心不心疼。”孟老夫人瞪了国公爷一眼,连忙招手让辛孟到她身边。

  这一场景辛孟突然就有点想笑,想起了名著中林黛玉见贾母的场景。

  “怎么样疼吧!”孟老夫人拉着辛孟的手,也不敢去碰她的后背,只是急着让人去找府医过来。

  辛孟轻笑一声,安抚着没事,也的确是没事,辛孟之前受过的伤比这严重的多了,而原主也是个耐打的人,这两下根本就伤不到。

  趁着拉家常的空隙,孟老夫人给辛孟介绍了两位舅舅,二舅孟琰,三舅孟曜,大舅孟弘带军镇守边关,将近两年没回建安城了。

  三位舅母脸带笑容,也把各自的儿女介绍给辛孟认识,除了已经见过面的孟意欢、孟思乐,她还有三位表哥,大表哥孟忱奕没在建安城,他和大舅一样,常年不回来,四处跑。

  二表哥孟忱儒是太学院的夫子,年纪轻轻饱读诗书,是个有学识的人,不过辛孟从唐棠那里听过几句他的坏话,说他为人呆板严苛,说一不二,太学院里的学生都不大喜欢他。

  三表哥孟忱恪在城外的军营里磨练,听说辛孟要到府上来,今儿一大早就赶了回来,他又是个好动的性子,见辛孟看他,立刻露出满口大白眼笑了笑。

  辛孟没忍住也跟着弯了弯嘴角,心想三表哥可别是个铁憨憨。

  认过人之后,辛孟也不浪费时间,直接送上了自己准备的礼物,有些是自己搜刮来的,有些也是出了钱买的,还有一些就是自己亲自做的,

  送给孟老夫人的见面礼是芳汀做的大补丸,对身体好;给孟国公的是辛孟自己调的酒,听说孟国公好这口,她也就不吝啬自己的手艺了。

  她调的酒是根据现成的酒提纯然后再加了一些料,浓度有的偏高有的偏低,味道口感也不一样。

  孟国公有些惊讶,没想到辛孟还会这些,刚尝了两口就对着她竖起拇指,紧绷的脸也渐渐缓和了些。

  “孟儿还有酿酒的手艺?”

  “瞎琢磨的,您要是喜欢,我以后让人再送些过来。”辛孟笑着开口,哄老人家开心当真是不容易啊!

  孟国公点点头:“孟儿有心了。”

  他又夸赞了几句,因为还有公务在身就提前离开了,跟着离开的还有两位舅舅。

  府里的主事人一离开,屋内瞬间活跃起来,孟忱恪头一个凑过来,非要尝尝辛孟酿酒的手艺。

  “三表哥你们军营不罚偷喝酒的人吗?你这么积极。”辛孟笑着开口,可还是对着芳芷点了点头,很快芳芷和孟国公府的婢女端了几个酒壶进来。

  “你三表哥一个混世大魔王,就算罚他也不怕,家里也没人治的了他。”孟老夫人呵呵一笑。

  话语中也满是宠溺,孟忱恪要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也和他们过分宠爱有关。

  看到不少的酒,孟忱恪眼睛都直了,他还以为辛孟只为祖父准备,其他人根本没有,原来她准备了不少。

  这时听了祖母的嗔怪,他抽空反驳了一句:“那不能,您要罚我我同样也得受着。”

  “是,你受着,受完了再犯,不长记性!”

  “他就这德行,孟儿你以后就晓得了。”三舅母听到他们在挤兑孟忱恪,自己也不敢下风,跟着一起数落。

  辛孟好笑的看着这一家子,一直以来防备的心在此刻突然松动了些。

  有家的孩子像个宝,她活了二十多年,现在终于体会到一些了。

  孟忱恪这样混在军营里的人,大多好这两口,平日里偷摸着喝两口才觉得酸爽。此刻见到辛孟带了这么多过来,垂涎的摸样藏都藏不住。

  “我今儿可是为了表妹你告假回来的,在家里喝两口不成问题。”孟忱恪说着还搓了搓双手。

  辛孟被他逗笑,这才向她们一一介绍了这些酒,每一壶都不同,而且不只是有烈酒,还有适合女子喝的果酒、清酒、米酒等。

  待他们一一品尝后,辛孟还特意问了他们口感、评价,需不需要有什么改进之类的,完全就是一副售后等反馈的模样。

  这也没错,辛孟今儿可是把他们当成免费的品酒师。原先辛孟卧底那会儿,最喜欢的就是喝几口酒,缓解压力,释放压力。最常出入的地方就是酒吧、夜总会之类的娱乐场所,久而久之就熟悉了,自己对调酒这方面特熟。

  她琢磨了很久,也只能对自己调酒的本事出手了。

  孟老夫人惦记着辛孟背后的伤,让他们不要只顾着品酒、唠嗑,非要孟意欢带辛孟下去看伤。

  老夫人放话,谁敢不听,辛孟为了不让外祖母担心,乖乖的和孟意欢去了偏房。

  给她看伤的府医是个老妇人,专门负责给府中的小姐婢女们看病,医术不是很好,但看个小伤小痛的不成问题。

  辛孟的后背已经红肿起来,两道明显的红痕,孟意欢看着都忍不住蹙了蹙眉,一直叮嘱大夫轻点,别弄疼了她。

  “不碍事,您快点。”辛孟笑笑,像孟意欢这样的大家闺秀肯定没受过这些伤。

  一个说慢点,一个让快点,老妇人也是在纠结中帮辛孟敷好了止痛消肿的药。

  孟意欢重新给她拿了一套衣服,淡粉的颜色,裙摆上绣着桃花,穿上身肯定就是最漂亮的小仙女。

  辛孟虽然觉着颜色太嫩,但还是乖乖的换好了衣服,她就是要做小仙女!

  午膳直接在孟国公府用的,孟老夫人看辛孟就像是看自己女儿一般,没有芥蒂,只是可劲儿了疼。

  辛孟知道老夫人是太过思念女儿了,所以会乖乖的陪她聊天喝茶,也不觉得烦,一顿饭吃了挺久,直到孟老夫人有些乏了,他们才散。

  三舅母终于等到了机会,直接来到辛孟的面前,拉着她的手:“孟儿,去三舅母院子里坐坐?”

  孟国公府没有分家,大家都住在国公府里。

  三舅家又只有两个儿子,二表哥和三表哥,没有女儿。

  三舅母见着辛孟也是喜欢的紧,也比另外两位舅母更加热情。

  “叔母也太偏心了,见着表姐就把我们姐妹俩忘了。”孟思乐拉着孟意欢一起凑过来。

  今儿的主角本就是她们这三个未出嫁的姑娘,辛孟又是到府上来,她去哪儿,她们都是要作陪的。

  “你这丫头嘴上真是一点都饶不得人。”三夫人用手指头戳了戳孟思乐的脑门,带着几位小辈回自己院子。

  不走起来不知道,直到现在辛孟才察觉孟国公府是真的大,从老夫人的主院走到三夫人住的院子,将近用了二十分钟。

  屋子里的大丫鬟早就准备好了消暑用的凉茶,屋内各处也放着冰块,让人不觉得燥热。

  孟忱恪一人霸占了两壶辛孟带过来的酒,此刻还觉得不够,缠着辛孟问她还有没有多余的。

  “孟儿的酒是真好喝,我军营里还有不少兄弟,表哥想给他们带点,显摆显摆我表妹的好手艺。”

  辛孟脸上笑嘻嘻,心里mmp,她只是会调酒又不会酿酒,想要从他们这种浓度的酒提炼到高浓度的烈酒,可是要浪费好多。

  这些可都是钱啊,她现在最缺的就是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