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后我和杀我凶手在一起了

第39章 你还真二

  直到重新坐在位置上,辛孟还是有点难以相信,忍不住多瞟了几眼楚晋宁的方向。

  这也太奇怪了,不是听说他最喜欢西周的这位公主了吗?

  可看刚才他的反应,言语平淡,申请冷漠,一点都不像是喜欢那位公主的。

  周姝要回去,他也没说跟着回去,反而只是派人送她回去。

  包括周姝的一系列作为,辛孟实在难以脑补她是因为太过喜欢楚晋宁,所以选择留在东楚的。

  芳汀在后面轻咳了一声,辛孟才回神,回头看着她,用眼神询问她怎么了?

  “别看了,宁王边上的侍卫都察觉到小姐了,您再看,我怕他以为小姐看上宁王殿下了。”

  “噗。”辛孟正往嘴里送酒水,那知道芳汀这个小妮子突然来这么一句。

  “你给我闭嘴。”辛孟白了她一眼,慌乱的擦了擦洒在身上的酒水。

  不一会儿,贵妃娘娘身边的侍女过来,在辛孟耳边说了几句,要带她到后面换件干净的衣服。

  “多谢贵妃娘娘好意,不用了吧!”辛孟低头看了一眼,衣服上的水渍都快要干了,换不换的都没影响。

  侍女见辛孟如此的大意,当即叹道:“大小姐还是随奴婢来吧,这是陛下特意准备的宴会,您的衣服脏了,反而显得不尊敬。”

  辛孟想了想,没办法只好跟着她离开。

  侍女带他们到后宫的一座宫殿,也不知是谁住的地方。辛孟只是观察了几眼就确定这一定不是贵妃的宫殿。

  “大小姐跟奴婢进来吧!”她推开一间房门,先辛孟一步迈进去。

  看着架势,辛孟微微挑眉,对着芳汀、芳芷使眼色。

  三人保持警惕之心的走进去,正面的桌子上刚好放了一件准备好的衣裳,倒像是早有准备一般。

  侍女拿起来还对着辛孟比划了一下,轻笑道:“大小姐,刚好适合呢,奴婢陪您到里间换衣服。”

  辛孟看了看这间屋子,一边跟着她往里间走,一边道:“真是让姑姑费心了,刚刚还在大殿上训斥我,还以为姑姑不喜欢我呢!”

  “大小姐说的哪里话,贵妃娘娘是怕您出了岔子惹祸上身,好在您真的懂调香,贵妃娘娘可高兴了呢!”

  辛孟面上不显,心里却颇为不屑。虽然贵妃一直没有刁难过她,可她却并不认为她就会对她好。

  大殿上呵斥的那几句,那里是担心她惹祸上身,是担心她不懂的调香,惹怒了陛下,陛下再把火撒在她身上才是真。

  辛孟把外衣脱下,从侍女的手中拿过新的衣裳,还没等穿上,突然感觉一阵眩晕,她扶着桌子,努力想要保持清醒却无能无力,只能透过模糊的双眼看到这位侍女嘴角挂着得逞的笑。

  辛孟想要说话,可头昏的厉害,只能靠着柜子昏了过去。

  侍女先是到外间看了看,见芳汀、芳芷同样昏倒在地,才淡淡开口,道:“二公子出来吧,这一次你不能失手了吧!”

  “你也敢瞧不起本公子,滚出去吧!”柳司远咬牙切齿的开口,心里头火气正盛,上一次让他来和辛孟做戏,怎么这一次还是让他来。

  看到辛孟那张脸就让他气的牙痒痒的,尤其是断指只恨!

  柳司远看着昏迷不醒的辛孟,冷哼一声:“要怪就怪你得罪的人太多了,本公子可不稀罕你,要不是为了得道爹爹欢心,我今儿非弄死你不可。”

  “哦,柳二公子准备怎么弄死我?”冷不丁在昏暗的房间里响起辛孟略带戏谑的笑声。

  柳司远大惊,看着一点事儿都没有的辛孟从地上站起来,瞬间有些慌了,他知道辛孟有点不好对付,现在清醒的她更是棘手。

  为了不让他逃脱,柳司远就只有一个念头,要快速的控制住辛孟。

  只是他还来不及挪动一步,一把冰凉带着寒气的匕首已经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辛孟双手环胸,微微一笑,道:“我说柳二,你怎么那么二,上一次的招数还准备来一次,当真我傻呢,还是说你们就是不折不扣的大傻B。”

  “你身边这丫头吓唬人了吧,难不成还真敢动刀子?”柳司远不信辛孟身边还有这种婢女,不然她之前就不会被欺负的那么惨了。

  辛孟不怕他不相信,对着芳汀点了点头,就见她从自己的药包里拿出一粒药丸,直接塞进了柳司远的嘴里。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辛孟很有功夫的拉开一张椅子,坐下笑看着柳司远,“我还没玩儿够,你不能死,给你吃的是好东西,你如果求我,说不准我会放了你,如果你告诉我今晚是谁让你设的局,我也可以放了你,如果这两个条件你都不答应,那你完了。”

  “自个得罪睡了不知道吗?还要问我。”

  “当然,你说了我得罪的人多,难不成是你指使的?”

  柳司远不屑的哼了一声:“像你这种女人,我才懒得搭理你。”

  “所以呢!”

  柳司远越来越觉得身体不舒服了,辛孟一定是给他喂了什么毒药,看着她气定神闲的样子,心里一阵憋闷,谁能想到他被自己看不起的女人逼到这种地步。

  有些不甘心的磨了磨牙,这才道:“是你两个妹妹干的。”

  “你傻逼吗?听她们的话!”

  “谁听他们的话,我是为了我爹,我爹和你爹早就互相看不顺眼了,你母亲……”柳司远猛然看到辛孟眼中的杀意,僵了僵话到嘴边咽了下去。

  然后才接着道:“我的用意和上次一样,是为了羞辱你们镇南侯府。”

  辛孟总算是明白了,柳司远是家里的次子,比起嫡长子来说,他并没有得柳丞相看重,于是只能干些歪门邪道的事情引起柳丞相的关注,第一次可能是柳丞相授意的,那这一次就是这个蠢货自己的决定。

  辛孟心中有了想法,对着芳芷道:“动手吧!”

  芳芷领会辛孟的意思,抬起手刀瞬间就把柳司远给砍晕了过去,直接扔到了床上。

  “这姐妹两还真是不省心,你们去把辛念初打过来,该怎么做不用我教吧!”

  “我一个人去就行,芳汀你护着小姐离开。”芳芷行动利索,瞬间就离开了这间房。

  辛孟无奈摇头笑了笑,赞叹一句:“最近芳芷是越来越上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