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后我和杀我凶手在一起了

第44章 不起眼的小人物

  有些昏暗的牢房里,辛孟让人多点了几盏灯,把牢房照的亮了些,虽然没有达到亮如白昼的效果,但长期在这里待着也会让人不舒服。

  辛孟特意问了任率,他们是今早开始审问画心的,直到现在他们基本都没休息过。

  现在是深夜,正是犯困的时候,辛孟却把牢房点的这么亮,是根本不打算让画心有休息的机会。

  和别人的严刑拷打不同,辛孟的方式就相对温柔了许多。

  站在画心身边陪他唠嗑,只要他出现一丁点劳累或者想要坐下的时候,辛孟这才会上去踢他一脚,强迫他清醒过来。

  甚至威胁他,他要是敢坐下休息,她保不齐就会踢碎他的命根子。

  此话一处,画心整个人都不好了,瞬间一个激灵,站的板正板正的。

  倒是一旁的任率等人尴尬的脸都红了一圈,青鸾姑娘不亏是江湖侠女,这话也说的出来。

  感受到有一股视线盯着自己,辛孟强忍着自己不去看他,继续和画心死磕。

  一个人长时间的站立,不喝水不休息,辛孟只知道她的同事能办到,至于像画心这种浪子,根本就不会有那么好的定力。

  长时间下去,他不是肉体受不了,而是精神崩溃。

  只要他的神经一松动,一切就好办了。到时候想问什么,他都会说。

  画心站在那里,看着在他眼前来回走动的辛孟,而自己却只能一动不动,浑身上下都憋着不舒服。

  他冷笑着开口:“你这算什么把戏,想知道什么,你有本事问啊!”

  “我问你会说吗?”

  “不会!”画心斩钉截铁的开口。

  辛孟摊了摊手,“这不就得了,我们耗着吧,看谁耗得过谁!”

  画心冷哼一声,刚闭眼眼睛准备眼不见心不烦,就见辛孟直接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给我把眼睛睁开!”

  “你……”

  “我什么我,都没对你用刑,你就知足吧你。”辛孟对着他,一面想催眠他,一面又必须让他清醒着。

  反反复复的折腾,任谁都能看的出画心的情绪有点不对了。

  就连离烬天的几个手下都开始撑不住,接连倒下三四个人。

  任率看着,脸上挂不住,刚想去叫醒他们,离烬天却是对他摆了摆手,摸着下巴,有些怀疑的看着辛孟。

  “阁主,有什么问题吗?”任率在他耳边轻声开口问道。

  离烬天凝眉,眼眸微微一眯,小声呢喃了一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催眠术!”

  任率听后,同样有些震惊,可又觉得不可思议,毕竟催眠术已经消失好几百年了,怎么可能还有人会使用。

  辛孟见画心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甚至已经达到了疲惫的极点,估摸了下时间,再有一个时辰天就要亮了。

  于是她也等不及了,轻轻打了一个响指,就见画心整个人猛地精神了一下,满眼红血丝的盯着辛孟。

  “你到底要干什么,你给我滚开,我要睡觉。”

  辛孟轻轻一笑,“想睡觉啊,那就把你知道的告诉我们。”

  “我什么都不知道。”画心撑着一丝力气,眼皮重的很,他感觉自己再多说一句话就能睡着。

  可辛孟不给他机会,直接拿着烛火怼到他的眼前,强迫他睁开眼睛,正常情况下,一日一夜的不睡,大部分人都能做得到,可对于被严刑逼供了一整天,晚上又被辛孟用特殊方法对待的画心来说,无疑是一种折磨。

  频临崩溃的画心,在热气刺眼烛光下,在辛孟浅笑嫣然的刺激下,彻底扛不住了,他用力推开辛孟,大吼了一句:“在城外寺庙。”

  而辛孟没个准备,突然被推开,手中的烛台没抓稳,直接扔了出去。自己的身体也偏离了重心,不断往后退着。

  这时候,她脑子里想着摔倒了就直接碰瓷离烬天,然后好好讹上他一笔钱。

  脑子里想着赚钱的主意,奈何她根本没摔倒,直接掉进了肉盾里。

  离烬天直接扶着她的腰站稳,然后冲着任率道:“马上带人去找。”

  任率带着人马鱼贯而出,画心整个人倒在地上,看样子是已经睡死了。

  辛孟指了指地上的人:“他现在更好逼问了,不乘热打铁?他就说了个城外寺庙,你就知道哪儿了……哎,离阁主我这是在帮你,你要带我去哪儿?”

  辛孟话说了一半,离烬天直接拽着她的胳膊离开。

  力气大的她都挣脱不开,离开地牢后,离烬天直接把她逼在墙角,长时间未开口,声音略有些沙哑的问道:“你会催眠术?”

  辛孟隔着面具眨了眨眼,有些搞不明白的点了点头:“会点,不精,但对付画心是足够了,你问我……”

  “跟谁学的?你师父叫什么名字。”

  “我说了你能认识嘛你。”辛孟被他这种逼问的语气给问恼火了,直接伸手推开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袖,“东西我给你问到了,你是不是也该践行承诺了。”

  离烬天还是盯着她看,不放弃的继续问道:“你知道暗语阁吗?或者你知道‘血魔’吗?”

  辛孟一个头两个大,折腾了一夜,她也耗费了不少精力,现在正困着呢,被离烬天一阵阵的逼问,整个人的心情都不好了。

  她长呼了一口气,忍着怒火认认真真的开口:“离阁主,虽然我算是个混江湖的,但我就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您说的这些江湖门派我真不认识,也不知道,更不是他们门派当中的人。”

  离烬天从辛孟身上收回目光,道了声“抱歉”后,就让辛孟等着,然后他一个人去了密室。

  辛孟看着他的背影,总觉得他有些失落?会催眠术有什么了不起吗?

  还有暗语阁和血魔又是什么?

  该死的,看来回去还要继续补功课了。

  过了一会儿,离烬天才从密室出来,手中拿了基本书,都是修炼内力功夫最基础的秘籍。

  他道:“你资质不差,相信很快就会有所顿悟,回去慢慢研究吧,有什么不懂的再来问我。”

  “那行吧,不过每次来找你都要等,你给我个准信,你什么时候会在。”

  “不确定,随缘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