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今天的娱乐圈也如此风平浪静

第四章 难得闲暇

  次日清晨将欧澜亚唤醒的是阵阵饭香,他刚刚坐起,大软就从屋外飞奔而来扑到他身上,全然没有昨天的别扭。

  “你小子今天怎么又过来缠我了?”欧澜亚捏着大软的脸,嗔骂道,“哥要起床了,你可真沉。”

  欧澜亚收拾好自己后来到客厅,舒虹霓已经做好早餐去浇花了。桌上冒着热气的面告诉欧澜亚他们才刚刚来到餐桌不久。

  从客厅的落地窗可以看到舒虹霓在花园里忙碌,大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屋里跑出去黏在舒虹霓身边。难得悠闲的早晨,二人一直忙于工作,总是匆匆忙忙,有时候二人想念都只是找家酒店享受片刻春宵。

  每天都这样该多好。

  欧澜亚心中感慨,不免有些怀念高中时的时光,虽然艰难忙碌,但所幸彼此相守相依,总是安稳静好。

  舒虹霓转头便看到了站在落地窗边的丈夫,莞尔一笑,带着大软回到屋内。

  “你什么时候出发?”舒虹霓换上室内鞋,问道。

  “下午一点的飞机,不着急。”欧澜亚走到舒虹霓面前,轻轻环住舒虹霓。

  欧澜亚揉了揉舒虹霓的头发,柔软的触感让他舍不得放开。

  “确实不着急,快吃饭吧,凉了就不好吃了。”舒虹霓点点欧澜亚的鼻尖,离开欧澜亚怀抱走向餐桌。

  “你以后急着回公司的话就不用等我,先吃就行。”欧澜亚也跟着坐下,有些歉意地开口。

  想到自家夫人因为等他吃不到热呼呼的早饭,欧澜亚心里就有些愧疚。

  舒虹霓吃饭的动作顿了顿,仰仰脸骄傲地说道:“昨天为了你我可是两个小时把工作都做完了,今天倒没什么重要事情了。”

  “原来我还有这么大魅力,能让你工作效率变那么快。”欧澜亚捏了捏舒虹霓的鼻尖,笑道。

  “你自己魅力有多大你自己还不知道吗……自从那次卫研说你差点被一个婆娘潜规则了我就特害怕自己失守阵地。”舒虹霓拍开欧澜亚的手,没好气的说道。

  欧澜亚实在是不愿意去回想那次的事,那是之前拍电影外景,晚上收工后所有人都回到酒店休息,一个有几分姿色的十八线小演员想靠身体上位,安排人去拍她进欧澜亚房间的照片。当时欧澜亚和卫研睡一间屋,卫研借口为新剧本取材溜出去吃宵夜,留欧澜亚一个人在房间。他整理好当天拍的视频脱衣服准备睡觉,门被人敲响了。欧澜亚以为是卫研回来了,打开门还骂了句还知道回来,结果是一个女的站在门口。一开门女人就扑了上来。欧澜亚虽然是个新人导演,但是家世背景还是有不少人知道的,故而他也清楚会有人想用这招,但看似老司机的欧澜亚从来没遇到这种事,脑子一下子就当机了,立马推开那女的跑出了房间,也不知道往哪跑就一头跑进酒店楼层的公共厕所。想给打电话求救却发现自己就穿着内裤跑出来了,所幸智能手表还能打电话,便打给了不知身在何处的卫研。

  卫研当时正跟街边小吃店的米线唇齿相交,一副相逢恨晚的陶醉模样,感慨人与食物之间爱情的美好,就接到了欧澜亚的电话,春宵一刻被打断他心里正烦着呢,一接就听见电话那头在嚎。

  “卫研——你在哪——你快来救我——”

  “……你咋了?”卫研呼之欲出的芬芳硬是卡在了嘴边,他没想到会接到这样的电话。

  “有、有人敲门,我以为是你就开了,结果是个女的,我害怕就跑楼层厕所来了……”欧澜亚瘪着嘴说道,说着还小心地看着隔间的四周环境,担心会有人追上来拍下他现在的窘迫模样来威胁他。

  “……门你关了吗?”卫研略微消化一下接收到的信息,得出一个房间内的资料没有人看守的结论。

  “不、不知道……”他确实不知道,因为当时他的大脑已经停止运行了。

  “你个傻逼门不关资料没了怎么办!你等我把夜宵吃完就回去!”虽然他很不放心房间内的资料,但是他更无法现在舍下桌上的美娇娘奔赴沙场。

  “……你来的时候再给我拿件衣服……我、我现在就一条内裤……”欧澜亚几乎是从喉间挤出了这句话。

  下一秒从手表里传来了剧烈的咳嗽声,卫研刚扒了一大口米线就被呛到了。

  “咳咳、咳——你衣服还被那女的扒了?”幸灾乐祸的语气没有完全掩盖住。

  “你问那么多干嘛你赶紧回来!!”

  最后欧澜亚被姗姗来迟的卫研从厕所里救出来,卫研看见在隔间里抱着赤条条的自己的欧澜亚笑到直不起腰,欧澜亚又恼又羞,一把抓过卫研拿来的衣服把自己的头包住溜回了房间,赌气把卫研关在了门外。

  欧澜亚裸奔到厕所的事没几个人知道,但是整个剧组都知道卫研在楼道求欧澜亚开门求了一个多小时,一边求一边笑。最后在卫研经历了众多剧组人员的关心后,欧澜亚骂骂咧咧地把他拎了进去。二人检查了资料,发现没有丢失,便知道那个女人只是想自荐枕席,对资料没有什么非分之想。经过头晚这么一闹,业界内就开始悄悄流传欧卫二人似有不正当关系,至于为什么是悄悄的…谁也不想因为八卦丢了自己的饭碗嘛。

  本来这件事就够丢脸了,欧澜亚打算让这个事烂在心里,可没想到卫研这个崽种是啥好吃的都堵住他的嘴,第二天就把这事添油加醋的报告给了舒虹霓。

  至于那个拍照的人到底都拍到了些什么,没有人知道,只知道这个拍照的人被举报偷拍蹲了几天局子。

  陈年往事再次被提起,欧澜亚抓狂窝火,卫研那厮如果是好好说倒还好,非得说什么他力不敌人,被摁在床上好一阵揩油,不甘被辱的他趁那女人宽衣之际挣脱禁锢,宁愿裸奔到厕所也不愿失身在石榴裙下。

  “总之……这次只是个学习交流会而已,男的比女的多,不会再出现那种事情了。”欧澜亚拍胸脯保证。

  ‘他不会还不知道业界里怎么议论他的形象的吗……什么翘屁嫩男什么阳光奶受的……’舒虹霓边喝水边看着自信满满的欧澜亚,心里一阵嘀咕:‘男的多才更危险吧……’

八屁过江来

有车,但是没驾照,不敢上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