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今天的娱乐圈也如此风平浪静

番外 访谈

  杨慧菲趁竹梅来接自己前的间隙给自己稍稍做了个造型。虽然节目组说过是节目组包揽,但是那个节目组如果确实想搞你很可能会在各种方面坐各种小动作,毕竟那个节目组也算是靠整艺人的黑料赚钱的。

  竹梅不到十一点便已经驾车来到杨慧菲楼下,拨打电话通知杨慧菲下楼。杨慧菲很快来到车上,跟竹梅寒暄两句后,车子便发动了。

  到达录制现场后,杨慧菲便拿到台本,浏览起节目组准备的问题。大体浏览后发现跟自己和竹梅猜的问题差不了太多,无非就是问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什么富家千金的标签怎么看,什么对于歌手的工作和自家公司之间的取舍……这些杨慧菲都没放在眼里,就好比有人问小孩子更喜欢爸爸妈妈一样既坏又无聊,让她棘手的就是节目组没有亮出的牌,她押在了节目组询问她的私生活上。

  节目组的化妆师没有给她使绊子,很负责的化了个精致得体的妆,造型方面也很合适,让杨慧菲心里开始打鼓。

  这是个很短的小访谈,主持人甚至都不露脸,杨慧菲坐在沙发上,跟录像机打招呼。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杨慧菲,很高兴这次能来到《一问到底》的节目现场,我们准备了好多朋友想问的问题,想知道答案吗?那就——往下看吧!”

  录好节目开头的问好后,主持人便开始往外抛问题了:“怎么看待自己身上富家千金的标签?”

  杨慧菲不紧不慢地回答:“我认为这是上天给我的恩惠,我不觉得这个标签会对我有什么影响,反而因为这个标签我得到了更多的关注,我还是很满意这个标签的。”

  “成为歌手的契机是什么?”

  “喜欢啊!做歌手哪有坐自家公司办公室舒服,要不是喜欢我干这行干嘛。”

  竹梅在后台听见杨慧菲这么回答恨不得上去堵住她的嘴,她给她看的稿子上面明明写着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被哪个老师发现有这个天赋才做的,竹梅怎么也没想到杨慧菲会擅自改掉回答,立刻用眼神去质问杨慧菲,结果得到的是杨慧菲根本没有看她的结果。

  回去后必须好好教育这个小妮子了。

  主持人问完了那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亮出了第一张隐藏牌:“对于前段时间某公益控诉你诈捐的事情你怎么看?”

  杨慧菲没想到节目组会问这么直白,愣了一秒后看到节目组递来的平板上有诈捐新闻的页面。

  新闻上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益项目放出了几张杨慧菲与一些小孩子的合照,还放出了几张假的聊天记录指责杨慧菲只在第一次去见孩子们的时候捐了几千块钱,说好的每个月的捐款却从未到过帐。杨慧菲看到好笑,这件事的后续是直接交给公关处理了,公关只是亮出了她捐款的明细,杨慧菲心软,没有让公关起诉那个碰瓷的公益,毕竟做公益的初衷都是好的,如果可以蹭上自己的热度让更多的人去帮助那些可怜的孩子,自己也值了。这件事虽然也有自家老爹帮忙,但只是让热度降了下来,并没有完全解释清楚。

  杨慧菲嗤笑一声,道:“只能说该公益以后做假照片的时候记得把别的公益的logo去掉,我做你家公益为什么还要带着别家公益的胸章?”

  节目组一见有爆点,便接着问了下去:“那您确实有在做公益吗?”

  杨慧菲并没有把做公益当作自己的宣传,从来不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发布任何公益相关的消息。所以很多人对她是否真的在做公益持有怀疑态度。

  “我确实在做公益,叫禾苗基金会。是一个专门帮助贫困儿童教育问题的公益项目。”杨慧菲回答道,“我有在自己的账号上亮出过每月和节日时给负责人汇款的明细,诈捐对我而言没有什么好处我也不会去做。”

  “为什么会想到要做公益?”节目组又问。

  杨慧菲听到这个问题,想起往事,没忍住笑出了声:“这个事情要从我初中的时候说起,有一次我放学回家看见我爸妈在家里吵架,是因为我妈发现我爸每个月都会给另一个账户打钱,我妈就以为我爸在外面养家了,跟我爸吵,后来我妈打通了那个账户的电话才知道对方是个公益项目的负责人,那时间我就知道我爸在做公益,后来我爸告诉我,我们现在的地位也离不开别人的帮助,我们已经没办法回报最开始帮助我们的人类,但我们可以用我们多出来的资源去帮助那些没有资源可用的人。从那以后我就下定决心要像我爸一样,去帮助那些需要我帮助的人。”

  节目组见这个话题挖不出东西来了,便又拿出了另一张隐藏牌。

  “对于你与某男星的恋情曝光,你有什么想说的?”

  杨慧菲听完这个问题当场愣在了那里,杏眼圆睁,满脸不可思议。

  “我跟他谈恋爱了?”杨慧菲反问主持人,而后感觉只问主持人还不够,转头又问向竹梅,“我跟他谈恋爱了?我怎么不知道?”

  竹梅白了杨慧菲一眼,她谈没谈恋爱问她她就能知道?

  杨慧菲有些不好意思的对镜头笑笑,说道:“不好意思啊,这个问题我真的答不上来,毕竟我跟那位前辈只在活动现场见过一次,如果因为这个传言带走了前辈的流量,我真的很抱歉……也希望大家不要在前辈那边提及我的事情,把更多的目光关注在我们各自的作品上就好了。”

  问题都问完了,访谈接近尾声,便把节目最后的一点时间交给杨慧菲宣传个人新专。工作人员将样品CD送上来,杨慧菲道了声谢接过来。

  “下周五全网发售我的个人新专《new style》,这次的新歌挑战了hip-hop,下周一会出试听版,如果觉得试听版还不错的话,还请多多支持我的新专哦。”杨慧菲有些紧张,这次挑战新的风格让她心里有些没底,虽然老师们对她的表现很满意,但是她还是有些忐忑。

  访谈结束后,杨慧菲将带来的样品CD送给了节目组的工作人员,随后便和竹梅一同离开拍摄现场。导演确认杨慧菲已经离开,悄悄摸进一个偏僻的房间里,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朗姐,没从杨慧菲那里扒出东西来,要不您看看在从别的渠道那里?”

  电话那边没有马上回话,但是传来了簌簌的布料声和脚步声,问道:“后期剪辑呢?钱没少给你们,不能连这点事都办不到。”

  导演一听,有些不悦,说道:“朗姐,咱们最开始说的就只是通过访谈扒消息,没谈过后期剪辑的事,虽然我们拿钱办事,但后期剪辑恶意伤人这种事我们不做。”

  “哎,你怎么这yan……”不等朗辉把话说完,导演就将电话挂断了。

  真是婊子立牌坊。

  朗辉心里窝火,咒骂一声。季诃德听到动静,上前问道:“妈,怎么了?”

  朗辉连忙将手机收起,佯装镇定地说道:“啊,啊没事,工作上的事而已。”

  朗辉也不在意自己儿子到底听没听到自己刚才的电话,只是转移了话题,说道:“你……最近跟杨慧菲怎么样啊?”

  “就平时的样子啊,怎么了?”季诃德淡淡地回答。

  “你们俩打算结婚的事了吗?”朗辉试探道。

  “……还没呢,她现在事业上升期,我也在准备接手公司的事,还不急。”季诃德答道。

  “还不急?你俩都谈了几年了,你不急我还急呢!”朗辉嗔怪道。

  ‘你是急着吞了杨氏吧。’季诃德腹诽,但面上还是和善,道:“妈,您急也没用,结婚这事哪那么随便,稀里糊涂结了婚,什么都没打算好,这不耽误事儿吗。”

  朗辉有些不同意,道:“这是什么话,你俩结婚我们还能短了你们什么?咱两家实力在这,还能耽误什么?”

  季诃德清楚自己母亲的心思,不愿再多做纠缠,看了眼手表,瞎扯道:“我还约了客户谈生意,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说罢便起身匆匆忙忙走了。

  朗辉目送季诃德离开,嘀咕道:“一提这事就跑,有什么好跑的,不结婚我还能吃了你俩不成。”转头便又开始思考怎么把杨慧菲的名声搞臭,让杨氏跟着遭殃。只有杨氏的力量弱了,她才能一点点把杨氏收入囊中,这么多年的好交情了,是时候该贡献点什么了。

  季诃德被母亲搞得心绪纷乱,但是今天杨慧菲还有彩排,只好驱车来到附近的小山,放空一下自己。怎料刚从车上下来便接到了杨慧菲的来电。

  “喂,诃德,朗姨最近身体好吗。”并没有季诃德想象中的鬼马的开场白。

  “嗯,妈身体挺好的,怎么了?”季诃德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了问题。

  “朗姨手术才做了一个月,你跟你妈说声别让她咸吃萝卜淡操心,好好休息。”杨慧菲语气越来越差。

  “……她又做什么了?”季诃德明白是自己母亲又做了什么不好的事。

  “唉……”杨慧菲叹了口气,“诃德,朗姨想帮季氏做大我很理解也很支持,但是难道就只有吞了杨氏这条路可以走吗?我本来还很好奇为什么一个小访谈为什么突然找我,感情是朗姨拜托的。”杨慧菲捏着自家的私人侦探交上来的录音,克制着心里的怒火。

  她和季诃德的感情从来不曾遮遮掩掩,竹梅也知道他们的关系,不管是哪边的杂志必定手里都有他们两个的料,所以她一直好奇为什么节目组会问一个一眼便知真假的恋爱问题,如今一想,定是朗辉想把自己的儿子摘干净才安排了这样的问题。

  “诃德,我也不是在逼你做什么,我只是希望能让朗姨消停点,我也不是小孩子了。”

  听着杨慧菲的训斥,季诃德心里也苦,他母亲表现得很明显,虽然父亲并没有表态,但是也肯定盯着杨氏。他有时候很担心他和杨慧菲的关系会做到哪一步。

  “诃德,现在朗姨的心思除了你们就只有我知道,我还是希望你能劝朗姨早点停手。”对方是自己的爱人,杨慧菲就算在生气也不会把话说的太狠,季诃德能听出杨慧菲话里的挣扎。

  “好,你别太生气了,我会好好劝妈的。”季诃德安慰杨慧菲,“还有……我爱你。”

  “……神经病。”杨慧菲耳根痒痒,“挂了,还要去彩排呢。”

  “嗯,再见。”季诃德听到杨慧菲语气好转,不禁嘴角上扬,心里也轻松了几分。

  杨慧菲从卫生间隔间出来,回想自己刚才跟季诃德的对话,想着自己是不是把话说得太重了。

  “啊啊啊烦死了!不想了!挣钱去!”杨慧菲把所有的事抛到脑后,回到车上,前去电视台。

八屁过江来

我一直觉得孩子做的事父母都知道,只是有些事父母不说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