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今天的娱乐圈也如此风平浪静

第八章 明简的回复

  后台消息里躺着一条通知,来自明简的新邮件。

  按照明简之前发送邮件的习惯,他的邮件从来不会在当天回复,而且明简的邮件发送时间往往是在半夜。明简写邮件方式很奇怪,他喜欢在邮件正文里打上一串回车,往往收件人要把邮件正文拉到最底下才能知道明简到底写了什么。

  难道是同意合作了……舒虹霓点击新邮件的时候,心里忍不住猜测。

  合同发来

  舒虹霓愣在原地,她盯着邮件里的四个字,这一瞬间她似乎不认识这四个字,也不明白这四个字组合在一起又是什么意义。

  罗凡希在一旁直到跟所有人都安排好工作后依然没有感觉到舒虹霓的走动,他转头看向舒虹霓,只见舒虹霓呆呆得站在原地。

  “霓姐?”罗凡希叫了舒虹霓一声,却见舒虹霓没有任何反应。“霓姐,我们该走了。”罗凡希又唤了一声,舒虹霓才将头抬起,双目微睁,面上的表情和反应都十分迟钝。

  “小罗,你来看看这个邮件,我有些看不懂上面的字。”舒虹霓将手机递过去,她越看越激动,但也越看越不安。她害怕是自己在做梦,害怕自己是因为太激动了而看错了文字。

  “嗯……合同发来。”罗凡希将邮件上的内容念了出来,抬起头看着舒虹霓说道,“是让我们把合作或者别的什么的合同发过去吧,这是哪位?”

  舒虹霓呼吸暂停了几秒,说道:“不是我看错了吧?他真的写着把合同发过去吧?”

  “是的,您没看错。”罗凡希不解,对方到底是谁能让舒虹霓小心成这样。

  “快,小罗,我们快回公司,你去拟一份与明简的签约合同。”舒虹霓拽着罗凡希向地铁站走去,“啊,明简是个舞美设计师,详细的情况等到了地铁站再说。”

  一路上,二人商议如何与明简合作并且给明简一个怎样的职务,舒虹霓虽然很希望直接由明简带领公司的舞美团队,但是如果直接空降一个在业内的名声不是很好的领队,公司的舞美团队里一定会有人不服气,公司里也难保没有万策的人在挖墙脚,而且明简销声匿迹这么久,还有没有以前的能力也是有待观察的。综合考虑后决定让明简担任了《歌者》的舞美组长。

  罗凡希的工作效率很高,回到公司不到两个小时合同便拟了出来。舒虹霓还将舞美总监喊来一同商议,总监很钦佩明简的能力,但是因为明简被曝出之前的种种劣迹,心里难免有些不情愿,但他也有些想知道为什么明简要做那些事,心里虽然有芥蒂,但还是同意了明简的加入。

  商议结束后,舒虹霓便将合同的电子版发到了明简的邮箱。整个工作过程下来,舒虹霓还是有些感觉不真实,她还在怀疑明简是不是真的打算与公司签约,会不会是有人盗了明简的邮箱号给自己发的整蛊邮件,会不会是欧澜亚知道自己要与明简签约去给明简做了工作……

  舒虹霓一直盯着自己的邮箱界面,过一会刷新一下,生怕错过任何消息。不过这次明简好像是忘记了自己的邮箱密码一样,迟迟不回消息。

  “别急啊,合同内容不少,明简肯定得看完啊,而且肯定还要去考虑合同方面的问题,这都需要时间,急不来的。”茶水间里,北修梨见舒虹霓一脸愁容,安慰道。

  “说的也是。”舒虹霓坐下,今天上午过得有些魔幻,直到此时才感到有些真实。“你说……为什么明简会突然给我发邮件要合同呢?”舒虹霓托着腮,小勺在杯中慢慢地搅拌着,“是因为我昨天中午吃的饭和他吃的饭是一样的吗?”

  北修梨看着自问自答的舒虹霓,忍俊不禁,道:“怎么扯到午饭上了?”

  舒虹霓继续搅着杯子里的水,道:“因为他昨天晚上给我发了个邮件,问我午饭吃的什么。”

  “那你昨天中午吃的什么?”这个事情让北修梨也来了兴趣。

  “昨天中午我叫的外卖啊,我们常吃的那家店的亲子丼。”舒虹霓答道。突然舒虹霓似是想到了什么,说道:“啊!不会明简就是那家店的老板吧?”接着又否定了自己,“不对啊,那家店据说都十多年了……”

  见舒虹霓又开始了自问自答,北修梨道:“也许是店家的儿子也说不定啊。”

  “对哦!有可能!”舒虹霓点点头,不过马上又摇了摇头,“也不对啊,老板姓杨不姓明啊……”

  北修梨笑着拍拍舒虹霓的肩,道:“如果真的好奇,我们就去店里问问。刚好我也好久没去老板家吃过了,馋虫被你勾起来了。”

  “好啊,我还想吃他家的拉面了,嘿嘿。”那家小拉面店记载了两个人很多回忆,老板与二人也是熟识,好多创业路上的艰辛除了二人互相扶持还有老板夫妇的鼓励和支持。老板夫妇的热情尤其让北修梨感到温暖,老板夫妇于她如同父母一般。

  夜幕,几声清脆的风铃声打开了一家小店的门,八点多,吃饭的人已经不多了,只有零零散散几个人在与晚餐冒出的热气缠绵。

  “啊呀,老头子看看谁来了呀。”老板娘看到舒虹霓和北修梨走进小店,立马笑着提醒老板。

  “嚯,你们两个可是有些日子没来了啊。”老板转头看到来者,不待二人入座就开始数落二人,“老头子我还以为你俩忘了我们呢。”

  北修梨跟老板夫妇关系甚好,立马跑过去拉着老板夫妇的手撒着娇:“怎么会忘记你们啊,这不是工作忙,一直没空来看你们吗。”老板夫妇也拉着北修梨的手,其乐融融。舒虹霓见状,不忍去打扰。北修梨的身世,舒虹霓是最清楚的,能见到北修梨像这样放松撒娇,她心里自然是最高兴的。

  二人坐在了吧台,可以趁着老板夫妇准备第二天的材料时聊天。

  “昨天又是一两点才吃的午饭吧?”老板娘问道,“你下订单的时候就十二点半了,我看那外卖小哥弯弯绕绕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你家。”

  舒虹霓有点心虚,抿嘴笑着点点头。

  老板娘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跟舒虹霓嘱咐要按时吃饭,不能搞坏了身体之类的。

  “阿姨,我们在您这儿吃了这么多年的面了,怎么不见您孩子来这帮忙啊?”北修梨问道。

八屁过江来

想吃拉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