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一曲相思为谁

一曲相思为谁

箫一公子

  • 短篇

    类型
  • 2020-04-18上架
  • 3282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思Ⅰ凌白篇

一曲相思为谁 箫一公子 1229 2020-04-16 17:10:17

  凌夜初见白沁是在将军府。

  当时将军府里桃花那时开得正旺,她一袭白衣站在那桃树下翩然起舞,凌夜是与父亲来拜访凯旋归来的大将军,怎料一入庭院便看到如此情景,他看呆了,站在原地,就连父亲叫他,他都没有听见。

  那正在舞蹈的女孩儿听到这动静,回眸一看,似受惊的小鹿,飞速逃离,后来,凌夜从父亲口中知道了她的身份,将军府二小姐白沁。那年他13,之后虽再没怎么见过这二小姐,但当时的情景却一直在他脑海里浮现。

  再见她是在练武场,当时她一身戎装,策马奔腾,再无当年那副胆怯的模样。而凌夜当时18岁,被父亲送到将军手下当副将,两人的交集自然也多了起来,时不时便聚在一起切磋武艺。

  虽说这白沁出身将军府,功夫也是自幼由将军教导,但她一女儿身比起凌夜来还是要差点,好几次不是被挑飞了剑,就是被锁了喉。

  每次白沁输了后就总喜欢找军营里的士兵再切磋一次,说是切磋,其实是把人家给揍一顿,于是久而久之,军营中的士兵都知道这将军府二小姐啊脾气爆,如果看到她在和凌夜副将比试,一定得躲得远远的。

  “脾气这么爆,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切,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谁稀罕呢?”

  “你这脾气啊,估计也没人受得了你。”

  “哼。”

  “既然别人受不了你的脾气,那不如你嫁给我为妻可好?”

  “想得美。”

  “那你是不愿嫁给我了,那好吧,我只能叫我父亲别准备聘礼啦。”

  “诶,我,我又没说不嫁……”

  但好景不长,将军被奸臣陷害入狱,五日后,将军府二小姐出嫁,她要嫁的,是当朝太子,但并非正室,而是……妾。在她出嫁前一天晚上,凌夜趁着夜色闯入将军府,想要带她走。

  “你非嫁不可吗?”

  “只有这样,才能救父亲。”

  “我们另想办法好不好,一定会有办法的,你别嫁给太子做妾,我娶你做我的妻,跟我走,好吗?”他死死拽着她的手,红了眼眶。

  白沁冲他一笑,掰开他的手,转过身,说:“凌夜,你不明白吗?陷害我父亲的人就是太子,为的就是逼我嫁给他。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

  原来不久前,宫中举办晚宴,白沁与父亲同去,却被太子玄羽一眼看中,但白沁打心底不喜这个整天饮酒作乐沉迷美色的太子,拒绝多次,怎料太子恼羞成怒,伪造了她父亲克扣粮草的字据,为的就是逼她嫁人。

  那晚凌夜回到家中,喝得酩酊大醉,一夜白头,他恨自己没用,连自己心爱的女子都护不了。

  凌夜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将军出狱的五个月后,太子生辰,而她在晚宴中提出献舞一曲,太子应了。

  她换上了一身白衣,在大殿上翩翩起舞,跳的,是当时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她在桃树下跳的那支,他坐在一旁,拿着酒杯的手微微颤抖着。

  他曾问过这支舞的名字……

  “你当时在桃树下跳的那支舞可有名字?”

  “没有,那是我自己编的,还没想好叫什么。”

  “舞姿似恋人间的缠绵,不妨叫……”

  “相思。”凌夜喃喃自语,猛的抬头望向她,舞蹈结束了,她转身匆匆离开,但他分明看见她眼中的泪花。

  次日,太子侧妃在昨晚跳河自尽了,但并未有人打捞到她的尸首。

  几个月后,凌夜娶了名舞姬做正室,与她恩爱有加,但无人知晓那名舞姬的名字与模样,只知道那名舞姬靠一支名叫“相思”的舞,虏获了他得芳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