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一曲相思为谁

相思Ⅱ太子玄羽篇

一曲相思为谁 箫一公子 2053 2020-04-16 17:15:32

  偌大的太子府里,空无一人,今日是二月初八,所有的下人都被太子赶回了家,那些下人早已经习惯了,毕竟五年来,每一年的二月初八,他们都会被太子赶出府,只因为那位姑娘死在了五年前的今日。

  “鸢儿,我又来了,你可莫嫌我烦,你这一走便是五年,独留我一人好生孤单的。”太子府的后院立着一块儿墓碑,上面没有刻字,而此时,平常那个饮酒作乐,沉迷美色的太子,正穿着一身素衣跪在那块墓碑前。

  世人只知他弑兄,饮酒作乐,沉迷美色,不理朝政,他们说他将来定是个昏君,但没有人知道他五年前失去了挚爱,那个明明一身妖艳红衣却一尘不染的女孩儿死了!死在了他的怀里!他亲眼看着她如此痛苦的死去,却什么都做不了……

  “鸢儿你知道吗,我前几日在父皇的晚宴上看到了一名女子,她虽没有穿着你喜欢的红衣,但她真的好像你,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像极了你。”玄羽红着眼眶用手小心翼翼的擦去墓碑上的灰,“是你回来了吗?一定是你回来了,不然怎么会如此相似。鸢儿,我好想你……”

  次日,太子府又热闹起来,玄易也依旧花天酒地,仿佛昨日的跪在墓碑前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他。

  书房中,他怀里抱着一美人儿,陷入了沉思,那将军府二小姐白沁竟将他送的东西算给扔了出来,这倒是有些棘手,既然她不肯就范,那就逼她就范。他立即吩咐下人将从前将军寄给他的书信拿来,临摹着上面的字迹伪造了几张将军克扣粮草的字据,命人送入皇宫。

  果然,圣上看了后龙颜大怒,直接下旨将将军押入大牢,严加审讯。而太子便趁机到将军府提亲,说只要将军府二小姐嫁给他,他便能帮将军渡过难关,否则再无人能保将军。所有人都看得这分明就是太子下的套,就等着二小姐往里钻呢,但二小姐救父心切还真的应了。

  三日后大婚,太子掀开了那红盖头,自言自语着:“像,太像了。鸢儿,你回来了。”

  那二小姐一听这名字,浑身一颤,惊愕的看着他,立刻拔出藏于枕下的短刀,架在了太子的脖子上,说:“劳烦太子殿下看清楚,我可不是你的鸢儿,鸢儿的耳后有枚胎记,我可没有。你的鸢儿早在七年前就死了,不是吗?”

  太子颤抖着,退了一步,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这些就连他最亲近之人都不知道,她又是如何得知的?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太子殿下口中的鸢儿可是叫白鸢?”

  “你……”

  “她是我阿姊!”

  “白鸢……白沁……我怎么没想到呢……哈……哈哈哈……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七年前,太子玄羽遭人追杀仓惶逃至郊外的一间茅草屋内,当时身负重伤的他遇到了进来避雨的白鸢。白鸢见到他浑身是血,不但没有感到害怕,还取出随身携带的小布包里的金疮药与布带为他包扎,他当时就疑惑,为何一个女孩子家会随身携带这些物品。白鸢说她家有个妹妹正在学习骑马时常从马上摔下来,她便时常备着这些东西,以防不时之需。

  雨停了之后白鸢也要离去,玄羽问起她的名字,她说若是想找她,每月初八到郊外河边找她便是,却未告诉玄羽她是哪户人家的小姐。

  后来每月初八,玄羽都会早早的到郊外河边等待白鸢,而白鸢总会穿着一身红衣,抱着古琴坐在一旁,奏出一首又一首的曲子。他就这么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再也移不开眼。

  “我看过很多穿着红衣的女子,像鸢儿这般看起来不妖艳,又让人觉着一尘不染,倒是从来都没有。”

  “玄羽公子说笑了。”白鸢抬头望着他淡淡一笑,玄羽脸红了。

  当时他便想,如果能一直这么下去就好了,但他是太子啊,太子这个位置有多少人盯着啊。

  五年前的二月初八,玄羽和往常一样到了河边,但河边还多了个身影,他的皇兄,大皇子玄易。玄易觊觎太子之位已久,早就想除掉玄羽,于是派了不下十批人去太子府附近蹲守了一年多,没想到竟蹲出个大美人。

  “弟弟啊,皇兄跟你商量个事儿吧,皇兄知道,你非常在乎这个女子,但她现在在我手上,皇兄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之人,不妨,一命换一命?怎么样?”说着,吩咐侍卫递上毒酒

  白鸢也是那时候才知道与自己来往这么多年的人竟是太子。

  “我答……”太子边说边将手伸向那壶毒酒,没有一丝犹豫。

  话还未说完,被侍卫扣着的白鸢突然挣扎起来,她挣脱侍卫的束缚朝太子奔去。

  “别喝!”

  还未等白鸢跑到太子跟前,大皇子的侍卫便挡在她的面前,一剑刺向她的腹部。血蔓延开来,与红色的衣裳融为一体。

  世人只知二月初八,郊外河旁,太子杀了自己的手足兄弟,自那日后,太子便日日饮酒作乐。

  “原来是这样……那日我见阿姊迟迟不归,便赶去郊外,却只见到了她的尸首。整整五年了,我们一家子都以为她是遇到了歹人,所以才……我阿姊的墓你从河边搬到哪儿去了?”

  “后院……”

  “我要把我阿姊的墓搬回将军府。”

  “不……”

  “你霸占了我阿姊五年还不够吗!”

  玄羽愣住了,是啊,他们是鸢儿的家人啊。

  “你能否……答应我,再让鸢儿待几个月,几个月后,我放你走,也放鸢儿离开。”

  “凭……”白沁还想说什么,却看见太子从怀中拿出一支被锦帕包裹的木簪,小心翼翼地擦拭几下,在上面落下一吻,最后将木簪递给了她。

  “这是鸢儿的遗物,今后就交给你了。再让鸢儿陪我过个生辰吧,到时候我一定遵守承诺。”

  说完这些太子便转身离去。

  五个月后,太子生辰宴结束,白沁假装自尽,离开太子府,而太子将白鸢的墓移到将军府三个月后,病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