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风本无泪寒水依痕

第006章 心仪之人

风本无泪寒水依痕 唱支歌给你听 1201 2020-04-19 11:07:36

  “不记得了。”寒依痕回答。

  风无泪轻轻把头凑到寒依痕肩边,“我记得就好。”

  寒依痕有些无语。

  “王爷您可知,这世上有一句话。”寒依痕悄悄后退。

  “什么话?”风无泪跟上去。

  “人要脸,树要皮。”寒依痕看着风无泪。

  哪知风无泪直接来了句,“可本王要的不是脸,是你啊!”

  寒依痕嘴角一抽,“王爷,我们从见面到现在,都不超过两个时辰。”

  “那也不妨碍本王喜欢你啊!”寒依痕不后退了,风无泪倒是向前走去。

  寒依痕有些无奈,“王爷,实不相瞒,巧儿已经有了心仪之人。”

  风无泪凤眸眯起,“那人,可是云相?”

  寒依痕有些愣,这和爹爹有什么关系?

  见到寒依痕的呆滞,风无泪无由的生出些恼火。

  放着他这么个翩翩美少男不喜欢,非得去喜欢个老头子?

  “是不是因为他认你作义女的缘故?”风无泪盯着寒依痕。

  “啊?”寒依痕面露困惑。

  “我让你当三王妃,你也心仪我好不好?”风无泪说着说着竟在寒依痕面前哭了起来。

  寒依痕想离开,可又不忍风无泪这个样子,便轻轻拍打风无泪背部。

  “乖。”寒依痕轻声说着。

  她记得小时候她哭泣的时候,姨娘就会这样安慰她。

  其实她很想母亲,可她感觉对不起姨娘。

  那个时候她总会趴到姨娘胸口哭一场。

  姨娘总会轻柔地拍打着她,“乖。”

  姨娘的声音就像是柔柔的月光。

  措不及防的,风无泪抬头吻上了寒依痕。

  寒依痕不想现在就暴露会武功的事实,况且她身边也没带短剑匕首之类的东西。

  寒依痕敛了内力,但是却反抗着。

  她可不想和一个不清不楚而且还是将来要死在她的手下的人扯上什么令人不明所以的关系。

  风无泪被迫结束了那个吻。

  他狡黠地笑笑,“现在,我该对你负责了。”

  寒依痕怒视着风无泪。

  “你混蛋!玷污我清白!”寒依痕骂道。

  “那你还和云相时不时眉来眼去?!”风无泪看着寒依痕。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和云相眉来眼去了?!”寒依痕吼道。

  蓦的,寒依痕落下一滴泪。

  她恨,恨娘亲不在身边。

  她怨,怨自己能力不足。

  她悔,悔答应这桩任务。

  自己尊敬的爹爹竟被人说和舞姬眉来眼去?

  寒依痕嘴角竟扯出了一丝笑。

  风无泪看到寒依痕的笑,感觉隐隐有些心痛。

  寒依痕的泪珠落的越来越快,就像是风过。

  风无泪手足无措,“对,对不起啊。”

  寒依痕反应过来,用手擦擦眼泪,“让王爷见笑了。”

  说完,转身离开。

  风无泪伸手,只挽住了她的舞衣。

  那舞衣的布料是极好的,落在风无泪的手上,就像光阴般无法抓住。

  黑暗中走出两个人来。

  “爷,你今天是怎么了?”希澈问道。

  爷平时虽然在外表现确实是风流纨绔,可他这是第一次见爷亲了一个姑娘啊!

  风无泪揉揉眉头,到底是怎么了呢?

  “你们,需不需要个女主子啊?”风无泪问道。

  “爷的年纪也不小了。”希柳说。

  “是啊,年纪不小了呢!”风无泪点点头。

  “爷,您看中那姑娘了?”希澈试探性的问。

  风无泪摇摇头,又点点头。

  “爷,就算是云相认她为义女,她的身份也配不上您啊!”希澈说。

  您是西绪的王爷,而她就是个北冰的舞姬啊!

  “希柳,帮我查查云玄之。”沉默半晌的风无泪突然开口。

  “是。”

  夜是寂静的。

  就像有时的寒依痕哭泣的无声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