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要抄我的作业嘛

第三十三章 早困

你要抄我的作业嘛 松鼠的松果 2366 2020-05-05 20:00:00

  星期一早上杨柳早早的就从家里面出发到学校里。

  一路上,她一直抱着手里的这个“天价”水杯,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揣了几万元的钞票呢。

  杨柳确实是有点紧张,但是她并不知道自己紧张什么,只有紧紧的抱着这个水杯,她才觉得好像会安稳一点。

  她做教室,她把水杯放在自己的桌子上,然后坐在位置上傻傻的盯着这个水杯。

  心里面还是在纠结,究竟她的学霸同桌会不会也欢,这个水杯好害怕他嫌弃呀。

  杨柳趴在桌子上一边盯着这个水杯一边盯着教室门口,一边又在想她的学霸同桌怎么还没来呀。

  平时不是见他也来得挺早的吗,怎么今天来的这么慢呀。

  心情好焦虑啊,而且教室里又只有她一个人。

  于是,杨柳果断的决定先眯一下,但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直接睡过去了。

  杨柳归结于是自己起得太早,所以才会发困,所以才会一不小心才睡着的。

  陈旭来的时候就看见杨柳趴在桌子上睡觉。

  像一只嗜睡的小懒猫,就姿势正常也显得慵懒。

  陈旭有点不是很理解,既然来那么早是为了学习,那为什么还要起这么早。

  最最最重要的是,现在越来越冷了,趴着睡会感冒。

  本来他准备要叫醒杨柳的,然后,他看见了放在杨柳桌子上的水杯。

  也不知道怎么的,他就想起了江磊前天晚上发给他的那个消息。

  一个害他一晚上都没睡着,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消息。

  陈旭看着那个水杯心里在想,这就是她专门去买的水杯吗,也不知道他是送给那一个男生。

  极有可能是送给高三的那个学长吧,难道杨柳真的喜欢他。

  陈旭记得,上次她还问他联系方式来着,下雨的时候又碰见他,而且,特别是上个星期课间时间都还特意跑到高三去找那个男生。

  而且她今天把水杯拿来了,估计今天就要送出去吧,陈旭心里越想越觉得有些难受。

  越看这个水杯越有种把它摔碎的冲动。

  晚上的人陆陆续续的都来了,都开始早读了,但是陈旭一直没动,要是平时他一定也在看书背知识点。

  但是,今天莫名的不想动,而且还隐隐的憋着一口气。

  虽然说人是在教室里了,但是脑子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心里倒是沉甸甸的。

  但装的不是秋收的果实,而是一口气,一口拥有原子弹威力的气。

  陈旭很想把人叫醒一问究竟,但是他没有身份,也没有立场,只能自己一个人苦苦煎熬着。

  有时候身份和立场太重要了,想到这里陈旭就在心里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虽然班上同学和他接触的不多,只要他这个人平时也是比较温和的,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

  但是现在他们明显的感觉到了他们班的学霸好像状态不是很好,没有像平时那样看书。

  只是端端正正的坐着,但是又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看着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杨柳动了动,撑起自己的脑袋,不住的揉了揉眼睛,想清醒一下。

  但是揉着揉着,杨柳感觉眼皮更重了,脑子更昏沉了,更想接着睡了。

  于是果断的杨柳决定,再睡一会,眯着眼睛拍了一下她的学霸同桌。

  “同桌,待会儿上课了记得叫我一声啊。”

  说完就继续趴着睡了,根本没看见她的学霸同桌黑着的那一张脸。

  陈旭在杨柳醒来的时候就斜眼盯着她的一举一动,没想到这人,揉揉眼睛就又趴着睡了。

  有这么困没。

  他还准备等杨柳醒过来就问问看,没想到这人竟然一点也不给旁人机会,趴下就又睡着了。

  睡了就睡了,而对方还叫他叫醒她,你说气不气人。

  但是陈旭还是应了声,“好。”

  说完之后,陈旭都觉得自己没骨气,怎么就这么的就顺着她了。

  真的是美色令人昏头。

  接下来,杨柳睡了多久,陈旭就看了杨柳多久。

  后桌的同学看见了,心里不经嘀咕,这学霸这么看着好吓人,那眼神仿佛要把杨柳盯出一个洞来,八成肯定是还没忘记杨柳那天把他推到的事。

  然后又在心里默默的祝杨柳好运。

  “醒醒,”陈旭轻轻推了推杨柳,“快上课了,快醒醒。”

  杨柳迷迷糊糊的说好,然后就又睡了过去,不是她不想醒,实在是太困了,眼睛打不开。

  陈旭看着杨柳这赖着不肯起来的样子,心情莫名好了一下,偷偷笑了一声。

  后桌看见了吓一跳,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学霸笑,但是总觉得笑的有那么点毛骨悚然和莫名其妙。

  “上课了,”陈旭耐心温柔的喊着,“快起来了。”

  “呃,我知道了我再睡两分钟。”杨柳低声嘀咕了一声。键好像是早上想要睡懒觉的人突然犯了拖延症一样不想起来。

  也起不来,于是跟自己说,我再睡两分钟就起来,但是,后面她会跟自己说无数遍这样的话。

  而这样做的结果,要么就是。起晚了迟到,要么就是直接睡到日上三杆。

  陈旭还是耐心地哄着她小声的的说着。

  “真的不能再睡,老师要来了。”

  听到了谁要来了,杨柳。头脑突然清醒了一下,突然一下坐了起来,陈旭吓了一跳。

  这还可真是不给人一丝一毫的准备啊。

  杨柳睡眼惺忪的用手捋了捋是乱了的头发,然后小声的说。

  “反正我就是坐在角落里,而且又靠墙的老师应该不会注意到我嗯,对,就是这样,那我就再睡一会儿。”

  说完,趴下又睡了。

  程序看着这个突然坐起来的女生就在那里嘀嘀咕咕的像是在努力说服自己的样子,觉得她更加的可爱了。

  眼里的笑意更甚了,一双眼睛笑成了月牙的样子。

  陈旭看了看那个睡得正香的女孩,也没再喊她。罢了,随她吧。

  只有他知道杨柳这个不为人知的一面。这大概是他独占的一各方面。

  这种感觉很奇妙,说不清道不明,但是你真真实实的感觉到它的存在。想起来的时候,嘴角会止不住的向阳,眼也止不住地盛满笑意。

  但抬眼看见了桌子上的水杯,陈旭欢喜的双眼以肉眼可见的顺间瞬暗淡下去了,上扬的嘴角也跟着紧紧的抿成一条直线。

  就像夏日镶满星星的夜空中,一颗流星,突然飞逝而过。

  快到来不及捕捉,当然也没有人瞧见这颗转瞬即逝的流星。

  这心情就跟坐过山车一样,一会儿直冲云霄,一会儿跌入谷底,而且心情波动非常大。

  陈旭看着那颗背对着他的后脑勺,眼里盛满了复杂的情绪。

  当事人不查不觉,另一个当事人却在苦苦煎熬。

  而最后所有的情绪,所有的念头,都不过化成了轻轻的一声叹息,风一吹,便不知道被带去哪一个地方去了。

  这种感觉真的是糟糕及了。

  还说有一瞬间的情绪和冲动,只要当事人不提,就知道没有人知道它曾经存在过了。

  就连当事人也无法清楚的说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