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下个路口你不在

第三十二章 又是一个第一次

下个路口你不在 幺幺是猫妖 241 2020-05-07 23:58:27

  一连几天,顾桥都在纠结,要给常路补一个什么样的生日礼物。

  太贵的吧,不合适;太便宜的,没诚意;摆件什么的,不实用;实用的东西,往往又太俗套。

  顾桥感觉这是她十七年来遇到的最棘手的问题,可却又是她甘心情愿的。

  “绿眼睛,你说我该怎么办啊。”烦躁的心情让她手上没轻没重,绿眼睛挣脱她的手,从她怀里跳了下去。

  假期最后一天,顾桥在一家店门前徘徊许久,最终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您好,欢迎光临!”

  店员亲切又轻快的声音倒是把顾桥吓了一跳。她稳了稳心神,平复心情,然后才说道:“你好,我想做一个杯子。”

  “好的,请随我到这边来。”店员很热情地说道。

  “请问,您是第一次做陶艺吗?”见顾桥点头,店员继续说道,“好的,待会儿我们店里的师傅会先为您演示一遍,然后您再上手,您看这样可以吗?”

  “可以,麻烦你们了。”

  “那您现在这等一会儿,我们的师傅马上就到。”店员示意顾桥先坐,并给她倒了杯茶,然后退出了房间。

  顾桥打量着这个房间,装潢朴素淡雅,却不会叫人轻视,整体上给人一种轻松舒适的感觉。

  随后,她的视线扫过房间内的一个架子,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陶器。有的纹路十分精妙,有的上面还绘着图案。

  视线流转,她的目光定格在房间中央的圆盘上。这大概就是陶轮了,顾桥心想。

  接着,她来到陶轮跟前,坐下,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左左右右上上下下观察,还时不时伸手去动一动。

  当她再次伸手去碰陶轮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开门声,顾桥一惊,手上的力道没把握好,上面的圆盘竟让她掀了下来。

  这一幕刚好落在进门的师傅眼里。一时间,空气中弥漫着散不开的尴尬。

  最后还是那师傅先反应过来,看着眼前一脸窘迫的小姑娘,他用十分温柔的语气说道:“没事没事,那个是拉坯底板,会掉下来也很正常。”

  听了这话,顾桥脸上的表情缓和了许多,可是透白的小脸上仍旧残留着些许红晕。

  见状,那师傅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径自走到陶轮旁边。顾桥赶紧让开座位,给师傅坐。

  只见他拿起地上的圆盘,三两下就把它重新固定到陶轮上。之后,他指了指另一边的一个坐垫,“你也坐吧。”

  顾桥坐下之后,那师傅便开始了教学。

  “陶瓷器的制作大概分六步,分别是揉泥、拉坯、利坯、晒坯、施釉和烧窑。我们家的泥都是已经揉好的,所以我们从拉坯这一步开始。”

  一边说着,师傅将一块泥摔到轮盘中央,脚下不断踩着踏板,陶轮转了起来,同时他手上不断屈伸,很快,一个杯子的大致模样就显现出来。

  “接下来是利坯,其实就是对你这个粗坯的精加工,这个步骤是决定成品形状的关键,同时成品表面是否光滑平整,都是看这一步。”

  那师傅拿出一个圆柱状的东西,放在轮盘中央,又将坯覆放在上面,手上还拿着工具,动作也变得十分轻柔。

  原本粗糙的泥坯就这样变得精巧、平整,顾桥觉得十分神器。

  由于只是演示,师傅并没有花太多时间。“接下来是晒坯,其实就是放在木板上晾干。等晾干之后,就可以施釉,然后烧制了。要是你还想画什么图案,那就在施釉之前画上。”

  顾桥点点头,她大致听明白了,只是真正难的是拉坯和利坯。

  见她点头,那师傅也不多说什么,只是让开了座位,坐到了另一边。

  顾桥坐到师傅原来的位置,学着师傅的动作,很快便投入其中。那师傅见她学得有模有样,眼神中流露出些许满意之色,而后蹑手蹑脚地退出了房间。

  顾桥十分紧张地摆弄着手中的泥团,正当她试着将泥巴拉起来,做出杯壁的时候,那泥巴却不留情面地塌了下去。

  再来一次,还是塌了下去……

  又来一次,又塌了下去……

  就这样,在第n次塌方之后,顾桥终于将杯壁扶了起来。可是就当她小心翼翼拿起粗坯的时候,手中一个不注意,再次塌方……

  她感觉自己的耐心正遭受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可她还是沉住气,重新开始。

  好不容易走到利坯这一步,各种各样的事故再一次轮番上演。她手上的力气要么轻了,要么重了。轻了杯壁抹不平整,重了又直接将杯壁穿透了。有的时候力气倒是不轻不重,可是出来的模样却不是她想要的。

  就这样,再次经历过n次失败之后,一个比较像样的筒状物体终于诞生。顾桥本来还想配一个把儿,可是在那个应该成为杯子把儿的条状黏土第n次掉下来的时候,她最终还是放弃了。

  顾桥小心翼翼将杯子放到木板上之后,她才看了一眼墙上的钟,都已经过了三个小时了。

  她摘下围裙,来到一旁的洗手台前,看了眼镜子,才发现自己的脸上都溅上了白白的陶泥。仔细清洗过后,她才走出房间。

  见她走出房间,店员立马上前,“请问您已经做好了吗?”

  顾桥点点头,那店员继续说道:“好的,麻烦您留一下联系方式,等您的作品晾好之后我们会通知您。”

  顾桥接过店员递过来的纸笔,很流利地写下一串数字,然后就离开了。

  她离开的时候,那个师傅恰巧从另一扇门走出来。“咦,她这么快就做好了?”

  “是的,木大师。”那店员恭敬地回答。

  “我记得,她应该是在这个房间吧。”说着,那位店员口中的木大师推开了之前顾桥那个房间的门,那店员也跟着进了那个房间。

  来到晾晒的木板前,一个精致又别致的杯子静静立在那里。这一次,二人脸上不约而同写满了惊讶和赞叹。

  接到电话的时候,顾桥倒是没注意店员的语气。到了店里,店员和那位师傅都在。他们看向她的时候,顾桥有点懵了,谁能告诉她,这两个人眼底的兴奋和狂热又是什么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