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唯愿余生不相忘

第六十九章 一败涂地

唯愿余生不相忘 晶晶HX 3345 2020-05-25 00:06:00

  蓝精精没想到,李菲儿被她修理一顿后,竟然跑到凌家告状。

  阿桂不放心阿苗一个人在家里做怕,收拾好店里的活计,就先乘公交车回凌家。

  精精难得放松,在海边欣赏夕阳,吹着小风,悠闲地散着步。

  长长的海岸线,白色的浪花富有节奏感的拍打着金色的沙滩。

  灰色的水泥路基,被海风吹打了几十年,补过的黑色路面透出苍桑和厚重。

  阿桂在电话里急促而紧张的声音,打破了一切的美好和平静。

  “太太,李菲儿在老太太面前又哭又闹,说你欺负她呢。”

  微微皱眉,她有点意外,一时之间,她没应话。

  阿桂压低了声音,好心的提醒她:“太太,您可千万别过来,免得被她给害了。”

  “阿桂,你好像很怕她?”精精问。

  照常理,她一个正经娶过门的孙媳妇,再怎么不占理,也比李菲儿这样一个隔了几辈的亲戚,要有分量。

  阿桂怎么会认为老太太一定会偏信李菲儿,而责难于她。

  阿桂被问住了,支支吾吾半天不敢说出来。

  “阿桂,我要挂电话,告诉奶奶,我和先生晚上回来吃饭。”

  说完,不等阿桂说话,挂断了电话。

  凌仲轩去外市出差,晚上五点的飞机,精精驾车亲自去机场接机。

  安雅接管了蓝玫瑰之后,就辞退了凌氏的工作。

  陪在凌仲轩身边的是新请的秘书万庆。

  万庆见到精精,很是亲热的叫了一声:“姐,你来接凌总啊。”

  精精一怔,定晴把他上下再看了个遍,也没记起来。

  仲轩介绍道:“这是万喜婶的侄儿。万庆。婚礼上我们见过他的。”

  精精有几分尴尬的冲万庆笑了笑。

  她真的是一点印像也没有。

  凌仲轩上了她的车子,她冲万庆摆了摆手,一踩油门,车子冲出了停车场。

  凌仲轩这会觉察出她情绪的不对,不时侧目看她专注开车的样子,冷静内敛,浑身上下却透着一拒人于千里这外的淡漠。

  车子稳稳的停在了凌家老宅子的前院里。

  凌仲轩一下子就看见李菲儿的车子已经停在了最前面。

  他不由得吸了一口气,顿时明白太太的情绪不良,是缘何而来。

  精精下了车,迈开步子就要往屋里去。

  凌仲轩快走几步,到她身边,一把攥住她的细手。

  “精精,我们有什么事,先在外面商量好,再进去,好不好?”他问她,用几乎是恳求的语气。

  精精一脸的莫名其妙,转脸看见他的视线停在一边的红色车子上,顿时明白了。

  她挣脱了他,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说:“你已经猜到是什么事了吗?还是,她提前向你也倾诉过?

  她的话,带着明显的质问口吻,显然,她已经不耐烦了。

  仲轩皱了眉,对她这种态度,简直有点手足无措。

  他确实接到了李菲儿的电话,但一听到她哭哭啼啼的,他就果断的挂断了电话。

  可此时,如果他再解释,只会让事情火上浇油,更难解决。

  他选择了沉默。

  蓝精精被激怒了。

  她笃定凌仲轩听了李菲儿的哭诉,认为他的沉默是在表示立场,他要站在李菲儿那边。

  她弯着眉毛,加深了脸上的笑意,她将脸凑到凌的眼前,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坚定口吻,告诉他。

  “沉默是金,凌先生,我希望你将它保持到底。”

  说完,头一拧,腰板挺的笔直,凛凛然的就踏进客厅。

  凌家二老和李菲儿都坐在餐桌边等着,阿桂和阿苗一前一后的在摆着菜。

  阿桂抬头看见是她进来了,脸色一暗,一双黑晴就扑闪闪的亮着忧虑。

  紧接着凌仲轩也跟着进来了。

  阿桂脸色又一变,赶紧扯着阿苗退到厨房去了。

  “爷爷奶奶,我们回来了。”一进门,精精就乖巧地喊着

  “你们回来了,快来坐下吃饭。”凌爷爷乐呵呵地招呼着。

  凌奶奶瞧见他们,也是一脸笑容,只有李菲儿,充满怨恨的瞪了她一眼,愤愤地转过头去。

  精精视若无睹,靠近奶奶旁边坐下,亲热地说:“奶奶,我们好多天没来陪您和爷爷,你们还好吧。”

  奶奶可心地应着:“好,好,你们一来,奶奶就更好了。”

  说着,给她夹了一筷子菜在碗里。

  凌仲轩没了位置,只能挑靠在李菲儿旁边的位置坐下。

  李菲儿一脸委屈,见精精状若无事,还其乐融融地吃饭,就滴滴嗒嗒流起泪来。

  爷爷神情不变地继续夹菜吃饭。

  奶奶意味深长的瞅了李菲儿一发,又咳嗽一声,提醒着。

  李菲儿泪眼婆娑的望着旁边的凌仲轩,一副可怜相。

  凌仲轩不得不看着她,心慌意乱的又别开了眼神。

  这一别,就撞见了精精投向她的目光。

  锐利如刀,尖冷如冰,充满了警告意味。

  他不禁头一缩,埋低下头,专心致专地吃起饭来。

  一顿饭吃得这样惊心动魄,李菲儿憋着气,却始终找不到借口发泄。

  阿桂收拾了餐桌,捧上一碟子水果。

  精精看有喜欢吃的蓝莓,就先拿了一把。

  “你怎么这么不懂规矩,老人没先吃,你就拿!”李菲儿突然的尖声一叫。

  精精一下子没防备,吓得整个人一哆嗦,手里的果子咕噜噜,全滚落到地上。

  凌爷爷神情一肃,长吁一声气,没有发话。

  “菲儿,说话不要尖声历气的。”凌奶奶责备着。

  说着把果盘往精精面前一推,冲她笑笑,柔声道:“精精,喜欢就多吃点。”

  精精温顺的笑笑,伸手又抓了一把,递了一颗最大的到奶奶嘴边:“奶奶,你先吃,这个最大,肯定最甜。”

  “哦,好,好。”奶奶布满皱纹的脸上笑开了花。

  张口吃了蓝莓,满足地赞道:“嗯,好甜,真的好甜。”

  爷爷也跟着笑起来,伸手也学着精精的样子抓了把,吃了一颗,道:“嗯是好甜。”

  凌仲轩从爷爷手里拿一颗,往嘴里一送,顿时面如死灰。

  不可置信的扯环顾左右,心里暗暗嘀咕:这几个人是串通好了在演戏么。

  果子,又酸又涩,哪里来的甜味?

  等下要问问阿桂,这果子哪里买来的,这么难吃。

  李菲儿气不可止,眉毛挑得高高的,腾地站起身来,一跺脚,脱口而出:“奶奶,你们不能这么偏心!由着她这样欺负我。”

  长长的指甲,往精精面前一戳,差点戳瞎她的眼晴。

  精精往后一缩,虚拍着胸口,大惊失色地白了脸。

  “把你的手收回去,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这样的没教养!”奶奶怒声呵斥。

  “奶奶。”李菲儿一脸不满的喊叫着。

  不得不收回了手,接着又愤愤不平地说:“奶奶,你不知道,她在您面前装乖,可她把仲轩哥投资了几千万的新公司,一转眼就卖给了白家。”

  二老的眼神齐刷刷的转投向精精。

  面对着置疑,精精把手里的果子放回盘子里,扬起脸,柔柔一笑,轻声说:“爷爷奶奶,我的理想就是嫁个好男人,生儿育女,有一个幸福的小家庭。事业嘛,有海边那家小店让我打发时间,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奶奶理解的点头,转念又劝她:“可投了几千万,还没盈利就卖给白家,咱们的生意,不就亏了吗?”

  爷爷也一脸不解地点着头,语重心长道:“精精,咱们凌家不同蓝家,有几辈人的资产在那摆着,你们爸爸那一辈拼搏半生,才有了个家底,现在凌氏,全是仲轩一个人辛苦工作换来的呀。”

  凌仲轩面色沉重,眼神焦灼的望着精精,却又不敢开口。

  精精信服地点着头,眼神坦诚看着二老,语气恳切地说:“爷爷奶奶,我心疼仲轩,更心疼钱啊。所以,我哥投了三千万的公司,我六千万卖给白家,赚的三千万,我全部拿来投资凌氏的新工程了。

  爷爷奶奶相视一笑,看向精精的目光露出了赞许和惊叹。

  “菲儿,你该向精精学习,看看人家,这一转手,就替咱们凌家赚了几千万。”奶奶教训着李菲儿。

  爷爷也附和着:“是呀,我看啊,咱们家生意,都该交给精精,她的头脑,比仲轩的还好用。”

  凌仲轩这一回是心服口服,俊俏的脸上全都是对太太充满了钦佩之色。

  李菲儿彻底的傻愣在原地。

  她以为没料到,就这样几个回合下来,自已就落了个一败涂地收场。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蓝精精接下来的话。

  精精握住奶奶的手,局促不安的坦白着:“奶奶,菲儿来找您,就是因为我卖了蓝玫瑰,她想做花糕的代言人就做不成了。若是自家公司,她想代言,费用多少都好商量。可公司已经是人家白家人的。也不到我说了算啊,看在您的面子上,我本来该替她说话的,可方家那姑娘的代言费,只有她的一半,做生意都讲究互惠互利,这,也不好硬占人白家便宜,您说是不是?”

  奶奶一听,顿时勃然大怒,历声质问李菲儿:“你自已说,精精说的是不是事实?”

  李菲儿小脸一白,吞吞吐吐,含糊不清地应付:“我本来,我……,是方霏霏自降身价,这,这……”

  奶奶一挥手,打断了她的话:“菲儿,这几年李家不景气,我让仲轩里外帮衬着,钱财上从不跟你们计较。你回国,我又让仲轩帮着你,把你签到公司,给你工作,为的是什么,为的是你能争口气,给李家的孩子们都做个榜样。可你都做了什么!”

  “奶奶!”李菲儿低低了呼喊了一声,泪不可止的抽泣着。

  凌爷爷心烦的唤来司机老刘,吩咐他把李菲儿送走。

  李菲儿恨恨的瞪了蓝精精一眼,掩着脸冲出门外。

  阿桂和阿苗目瞪口呆地猫在厨房门口,对眼前发生的一切,震惊地久久不能回神。

  好半晌,阿桂低低地,似自言自语般叹道:“这新太太,和青青不是一个级别。”

  阿苗无限仰慕地叹道:“她简直是我的偶像,手段太高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