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硬汉邻居蠢蠢欲动

第十四章:女老师

硬汉邻居蠢蠢欲动 江秋秋 3030 2020-05-10 01:00:00

  不过最后种种猜测都为一个结论指明了方向,那就是丘杉图钱。

  青姨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个别人一眼就认定的情况,觉得自己掏心窝子的想法简直蠢出了天际。

  “青姨,能帮忙吸一下地毯吗?”

  青姨没理丘杉,隔着那扇门,做了一个呸的动作,她们这辈人被人讽刺成没素质的大妈,整天骂街的泼妇,纵使她们种种斤斤计较的狭隘面孔臭名在外,但心底一定有一个地方无比清高,就是一不偷二不抢,靠自己获得的才有底气。

  而丘杉这种她眼中不上班不生孩子,单纯靠着年轻貌美就轻而易举分去男人钱财的人正是她们所鄙视的。

  青姨似乎在埋怨自己脑子愚笨,昨天没意识到女主人是这样的人,嘀咕着什么,头也不回的走了。

  人一旦从心底认定什么,就只顾着如何说服自己更加肯定,会全然忽略是非对错的存在。

  丘杉换了衣服出来看到丘季正趴在地毯上挣扎,走过去一看原来是压住了自己的胳膊起不来了,丘杉赶紧把她抱起来去换衣服,还没主意到青姨没在。

  衣服换完了丘杉出来没看到青姨,以为她去厨房了,结果厨房没有,她叫了她两声,没回应,去玄关看,她的鞋已经不在了。

  她想到自己刚说过的诈骗,有点心慌,单手抱丘季回婴儿床,赶紧打了青姨的电话。

  电话被挂断,接着打,还是挂断。打给中介,说是没收到她的电话,说是会帮忙联系一下家属。

  没想到刚到京海就出这样的事,打给方明,那边占线,顾不上等他空下来,丘杉给丘季裹着条毛毯,抱着赶往警卫室。

  小区警卫一听她描述的人,挠头面面相觑,说没注意,一听要查监控如临大敌一样防备着丘杉,报了业主名字后人家一查是租户,态度上立刻降下去了,明显百般推脱,还劝她说肯定不会出事的,小区安全的很。

  丘杉抱着孩子,无助的跟一群大老爷们周旋,孩子被捂着不舒服,又哭又闹。

  几人轮番对抗丘杉,那规章制度说事,拿之前的例子推拒,丘杉又急又气,恨不得把素质和礼貌当场扒掉和他们一较高下。

  就在丘杉要被气哭的时候,家政公司的电话结束了这场闹剧。

  年轻的美术老师刚开始还一口一个你“您”称呼方明,用“咱们机构”称呼自己,在成功邀请到方明留下听一堂课后变得自信起来,双手在背后绞着,偶尔抚一下小鹿乱撞的胸口,微笑在这堂课上一秒都没消失。

  成功在课堂间隙跟方明说上几句话后称呼就随意起来了。

  “到午餐时间了,你要留下吗?”

  正好方明也想看看儿子在这的伙食,就同意了。

  走廊尽头是他们的餐厅,是工作人员把饭分好发给小朋友,老师在前面监督着吃饭。

  小朋友们一个个活跃的不行,在餐厅砰砰跳跳玩玩闹闹的,因为他们发现今天老师不会训斥他们,顶多温柔的叫自己别闹了。

  方明盯着一群小个里的小宇,发现他比平时活跃,和小伙伴们打成了一片,心里也就放心了。

  吃完饭有午睡,再看完孩子们的宿舍后方明本来就打算赶回去陪丘杉逛街了。

  谁知女老师揉着肚子,说好饿。

  见方明没什么反应,女老师可怜巴巴的自说自话:“那你先回去吧,我去看看还有没有员工餐。”

  方明觉得奇怪,“怎么你们都不管饭的吗?”

  “别的老师都是和小朋友一起吃的,我怕我不盯着他们不好好吃,可我又不能跟他们一样一心二用边吃边看孩子......”

  方明一听,觉得这老师还挺负责的,想着让她多顾着点自家小宇,便开口:“那我请你吃吧。”

  正中下怀,女老师心花怒放。

  一顿饭直接吃到了小宇放学。

  方明在车上跟小宇商量对策,该怎么跟丘杉说今天爽约的原因。

  小宇吃着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汉堡薯条,小心的把番茄酱挤到薯条上,一滴都不浪费,流程走完后才分出心来搭理方明,“阿姨又不会怪你。”

  “但她会生气啊。”

  “我好像没讲过阿姨生气诶,倒是爸爸你老欺负她,上次在我家她的手破了你还把她骂走了......”话音被投入的进食声吞没,隐约能听清他安慰方明说放心,阿姨是我见过脾气最好的阿姨。

  方明想到临走前女老师朝他挥手机的场景,问了句:比你们老师的脾气还好吗?

  “你说哪一个?”

  “上午那个。”

  “素描老师啊,她脾气没有阿姨好啊,阿姨以前也是我的老师噢。”

  某一瞬间方明突然明白丘杉的无可替代,同样是以老师的身份结识,她规规矩矩的从不会提和小宇无关的要求,这么多年依然是当初的模样。

  从小宇那得知“全家福”照片交给老师了,方明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叮嘱小宇记得要回来。然后在等红灯的空挡删了老师微信。

  “明天最后一天了,过完年咱们去别处学吧。”

  “嗯。”

  “还有,别跟阿姨说我今天给你吃了这么多垃圾食品。”

  “知道啦,爸爸你真话多!”

  父子俩到家丘杉正在切菜,听到开门声擦了擦手给他们拿拖鞋。

  “咦,为什么是新的?”

  丘杉胳膊往脸上蹭了下,说洗了。

  阳台上晾了一排的鞋。小宇穿上新鞋乐乐呵呵进去了,只有方明知道这是心情不好了,心里又开始盘算着怎么跟她解释。

  他跟进厨房,在门口看她洗手,擦干,继续切菜。

  她垂着头闷声切完了葱姜蒜,土豆和瘦肉。

  方明才找到切入点,“今天去逛街了吗?”说完都想怼自己一下子,走之前还说等自己回来一起去呢,怎么可能去逛街了啊。

  丘杉语气没什么反常的,叫他去外面等着,说油烟大。

  方明怕她真气厉害了故意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想过去抱抱她,没想到被她给挡开了,把他往外轰,一面往锅里放油。

  “给我看看?”方明终于意识到她哪不正常了,不是语气,而是眼睛。

  她很少哭,但每次哭完都很明显,眼白微红,眼周又红又肿。“怎么哭过了?”

  油温已经很高了,锅上方冒出白烟,丘杉躲开他的手,把一盘的香辛料放进去,没被抽走的油烟瞬间袭击鼻腔,方明被呛得不行,这下不用赶自己逃出去了。

  放酱料炒香。

  味道更浓,丘杉直接拉上了厨房的门。

  抽油烟机的声音停了好一会,丘杉才拉开门,端着菜出来。

  方明帮着叫小宇吃饭,桌上摆了好几道小宇平时爱吃的,只是今天吃了汉堡薯条胃填满了,抱着米饭碗迟迟不下筷。

  丘杉和他坐在一边,避开脸问他怎么不吃,方明在对面疯狂使眼色,小宇说诚实的说吃饱了,方明的脸上瞬间刻上朽木不可雕也。

  丘杉想也知道怎么回事了,叫他可以去玩了。

  饭桌上丘杉专心吃饭,问什么答什么,就是不说为什么哭,扒拉了几口放下了碗,回屋喂丘季。

  方明吃饭收拾了餐桌,叫小宇把电视声音放小一点,推丘杉的房门进去,看到丘杉对着睡着的发呆,手还在继续给丘季按腿。

  方明过去把婴儿床推远一点,搂住她的肩膀,低头问她怎么了。

  丘杉突然掉起眼泪来,她兴许不想让方明看到她梨花带雨的一面,赶紧擦掉,可是碰上方明的安慰,她就怎么都擦不干了,干脆埋进他怀里,说自己没有别的目的。

  “什么别的目的?”方明循循善诱。

  丘杉吭哧吭哧的抽泣,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呼吸都被阻塞了,一抽一抽的问他:“是不是......是不是我们这种年纪轻轻的女人......越是伏低做小割舍很多......你们就......就越是觉得我们别有所图......”

  方明一听明白了,他没立刻回答她,也明白她并非要是想要他的答案。

  的确,他也曾被这个问题困扰,作为被“别有所图”的人。他谨慎惯了,明明心被她的一举一动牵动着,还一次又一次的试探着她的心思,明明她盯着的是他足以依靠的肩膀,他却时时刻刻小心着自己的钱包。他曾和世人一样带着虚伪的目光打量她,尤其是当她情愿放弃更多的时候,尤其是她越来越温柔,看起来毫无破绽的时候。

  直至今日,他都给不了她正确的回答,因为他没有停止过打量她。在她对小宇如亲生一般时,在她婉拒借他的关系找工作时,在她弟弟出事收养丘季时,在得知她母亲出走父亲混账时。

  他也试图用她的实际行动说服自己相信她是因为爱,却又不得不将她的处境和环境与她捆在一起,质疑她多少为了安逸和省力的生活。

  其实谁不想要轻松的生活,只是方明当局者迷,分不清基本需求和本质追求罢了。

  方明最终也只是无关痛痒安慰几句,直接绕开了那个问题,他心里觉得有苦衷,也期望丘杉能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