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硬汉邻居蠢蠢欲动

第十五章:关你什么事

硬汉邻居蠢蠢欲动 江秋秋 3028 2020-05-11 01:00:00

  第二天方明特意早起,想陪她补上昨天的逛街,把小宇送走之后火速赶回来,谁知丘杉根本没有要出门的样子,穿的宽宽松松的家居服,也没有化妆。

  进去才察觉到保姆没有来,方明以为保姆迟到,正要打电话投诉,丘杉直接说不用了,“我们以后就别找保姆了吧。”

  “为什么?”没有保姆的话丘杉就完全被束缚在家了啊。

  丘杉还是选择隐瞒青姨的事,找了个可信点的理由,“太贵了,一个月八千还只是带孩子。”

  她还想过完年找工作呢,可是没有保姆她根本走不开,身边又没有老人可以帮忙带,丘杉有点惆怅,心想妈妈要是在的话就不会这么麻烦了。

  方明只当她想待在家当全职主妇,也没说什么,他表面上支持她所谓的经济独立,实际上巴不得她完全依附自己,好万事掌控。她随便在网上下单了两件差不多点的正装,连带着给未来婆婆买了件,就开始做家务了。

  吸地晒被浇花擦窗,做一个待业在家依附于人的女人应该做的事。

  安排好春节期间的工作,二十九晚上,四人搭最后一班飞机回了临江,方明的朋友开车来接的,送到之后方明免不了要更朋友叙叙,门口小宇奶奶出来接了,方明就没上楼,直接跟朋友出去了。

  奶奶见着丘杉,准确说是看到丘季,明显与方明的态度不同,方明是典型的事不关己的态度,奶奶倒是像亲生奶奶一样,虽说之前见过,但这基本上算最正式的一次,大老远看到丘杉怀里抱着一个长条包袱,忍不住加快脚步想抱过来。

  外人看起来,像是儿媳妇刚生完孩子从医院出来婆婆来接一样。

  “快给我看看,呦,几天没见就这么大了啊。”她挤眉弄眼的逗着兴致尚高的丘季,丘杉突然觉得关系这种东西很神奇,老人会对一个和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孩子表现出疼爱,连带着对自己这几年的冰冷态度解冻。

  怎么说呢,她不愿意接受丘杉的时候纵使丘杉卑躬屈膝像对祖宗一般的伺候,她也照样拒之门外。她想接受的时候,就算丘杉什么都不做,她也能自己找到台阶,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下去。

  只能用神奇来描述了。

  当晚,这个未来的婆婆慈眉善目起来,她拉着丘杉的手,问她这次确定了是吗。

  丘杉郑重的点点头,也是对自己等候多年的反馈。

  紧接着老人掏出张卡给她,“这是我这些年的积蓄和退休金,本来是早就存下给方明结婚买房用的,谁知道他自己做生意买了房子,这钱就没用上,贬值了不少,他最近工作不顺心,不知道手头上的钱够不够在京海买套房,那死贵的,你们拿着这钱,挑个好点的地段,让方明套点,应该够首付了。”

  “伯母,这钱你自己留着吧,我们还没买房的打算,现在他公司给他掏着租金,我们也图清闲。”

  “诶呀,没房子怎么行呢,迟早要买的呀。”

  丘杉拗不过她,想着先收下等方明决定。

  谁知道事还没完,丘杉刚收下卡就听她又说了句老房子卖了之类的。

  丘杉眼神询问,小宇奶奶便一五一十说了:“本来说好的我们都搬到京海去,我想着一下全过去也是添麻烦,就跟方明商量着先把我那老房子卖掉,反正也不打算回来了,谁知道这么久才卖出去,这套房子等明年你们结了婚也租出去,我趁着胳膊腿还在赶紧出去走走......”

  丘杉后面没听清,晕晕乎乎回了句想不到您还有颗年轻的心。

  这事方明压根没跟自己提过,当初他妈没跟过去,方明跟她说是老人家一个地方呆惯了不愿过去,今天老人的说法完全不一样啊。

  他们都睡了之后丘杉在沙发上等方明回来,电视开着放温柔的肥皂剧,没坚持多久丘杉就被催眠了,睡着前脑子里还回荡着女主人公向男二喋喋不休的倾诉失恋的痛苦。

  一睡就到了天亮,丘杉身上只盖着昨晚自己拿的毛毯,关节处又酸又疼,电视也还开着,在放早间新闻。

  以为方明一夜未归,结果去他房间碰运气时却看到他穿着舒服的睡衣好好的睡着,昨晚似乎喝醉了,面色糟糕没有要醒过来的趋势。

  小宇和他奶奶都还没起。

  丘季早早的醒了,在床上蹬腿玩,不知道昨晚自己睡着后她有没有哭,觉得她长成了自己眼中乖宝宝的样子。

  “我们丘季真是越长越美了呢。”双手放在胳膊下将她抱起,手掌给她理理睡乱的头发,扶着她在床上走了几步,又想到一家人的早饭。

  放她在小床里,丘杉抓紧时间去熬粥。

  就这么点功夫,丘杉进来查看的时候丘季已经快要从床上翻下来了,这下床沿也挡不住她了。

  “丘季。”丘杉喝止她。

  这时候丘季已经能听出自己的名字了,听到声音回去找,看到丘杉凶凶的看着她,她立刻不敢动了。丘杉冲她摇了摇头,过去抱起她。

  洗黄瓜,凉拌。丘季对在上边观看这些过程很感兴趣,不断地想增加“乐趣”,勾着身子要摸水,要啃黄瓜。

  丘杉胳膊酸的要命,又不能换左手拿刀。

  偏偏那三人没一个起来帮忙的。

  今天是除夕,家里人明明不少,却还是觉得冷清。

  晚上的年夜饭就近订了酒店,订的太晚了只剩下大厅,丘季本来还好好的,进去没一会就哭闹不止,额头因为哭的太厉害不停地冒汗。

  估计是大厅人多太吵。丘杉怎么哄都哄不好,也不敢贸然给她脱衣服,这个时候大厅里很多人已经往这么看了,怕她继续哭下去弄得大家都不愉快,丘杉就让他们先吃,自己带她出去走走。

  临江城市不大,所以过年的时候还是有点人气,酒店外到处都是车和出来看自己人吐酒的亲朋好友。

  路上风大,丘杉就抱着丘季在停车场的院子里溜达,出来了果然就不哭了,眼睛湿漉漉的,撅着嘴巴还没缓过委屈劲呢。

  按说四周有好些人,丘杉不应该感觉不对劲的,可是这么多眼睛里她能感觉到一双一直在紧盯着自己,丘杉刻意走远了点,仔细听周围的动静。

  接近角落里方明的车时她明显听到刻意放轻的脚步声加快了,丘杉故作冷静,心脏狂跳。

  就在丘杉准备开门躲到车里时,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丘杉!”

  这个声音?丘杉呼了一口气,原来虚惊一场。

  魏寻欢走过来,调侃道:“怎么,这才几天不见听不出前老板的声音了?”

  在这种情况下偶遇魏寻欢,丘杉简直惊喜,连丘季都看出她高兴,看了她又看看魏寻欢的。

  魏寻欢伸手抱孩子,“小丘季啊,还认识阿姨不?”

  丘季一点都不抗拒,也向魏寻欢伸了胳膊。

  “呦呵,比你姑姑有良心啊。”

  “快上车聊,外面怪冷的。”丘杉给她们打开门,自己从另一侧进去。

  一上后座魏寻欢就开始给丘季找安全座椅,“我看了一圈,没安全座椅吗?”

  丘杉摇摇头,“她还小呢,应该用不上吧,出门都是我抱着。”

  魏寻欢叹了口气,不知道说方明什么好,什么也不为丘杉和孩子着想,大过年的放任她们出来冻着,自己一家人乐呵吃团圆饭了。可这些话只能心里想想,真说出来会让丘杉为难。

  趁丘杉还没仔细思量座椅的事,赶紧岔开话题,“明天就订婚了,紧张吗?”

  丘杉把魏寻欢的头发从丘季手里解救出来,摇摇头,“没什么感觉,倒是魏姐你,你怎么会在这啊?”

  “我们也在这吃年夜饭啊,听见孩子哭就注意到你们了,本来想过去哄哄的,谁知道你居然出来了。”

  “你出来你老公他们没关系的吗?”

  魏寻欢耿直地说:“我今天不出现都没关系。”

  丘杉努力回想魏寻欢老公的样子,可怎么也拼凑不出来,靠着仅有的一点记忆问她:“你老公是......”她指了指眼睛,“戴个银框眼镜的吗?”

  丘杉印象中只有戴眼镜这个中性词汇特征,她还记得眼睛,总不能问是不是眼睛小小的。

  “对,眼睛眯成一条缝的,大肚子矮个子。”

  丘杉汗颜,只当他长得平常。

  两人聊得正起劲,突然有人敲车窗,吓了丘杉一跳。

  方明打开门,先看到对面的魏寻欢,表情瞬间变得微妙起来,瞥了一眼,告诉丘杉菜上齐了。

  “再回去孩子再闹怎么办?”魏寻欢插话。

  丘杉也点点头,“你们吃吧,我也不怎么饿。”

  方明不乐意了,“年夜饭年夜饭,有吃的有不吃的算怎么回事?”

  丘杉觉得莫名其妙,刚要回应,魏寻欢忍不住了,“方明你冲她吼什么吼,这还没结婚呢就摆起大男子的谱了?!”

  方明的视线缓慢挪向魏寻欢,把不爽挂在嘴角高高扬起,不顾丘杉的在下面拉扯,悠悠吐出几个字:“关你什么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